放荡的艳妇小说

终于,一桌子的菜肴大多被夏伊洛消灭干净了,她站起来准备收拾碗筷,却被荣景熠抢了先。

不止如此,而且她又被调戏一番:“小媳妇,这么勤快?是想在为夫跟前好好表现……”

荣景熠话还没说完,夏伊洛伸手一本书,直接就砸了过去,她还真是猜不透,这荣景熠为什么这么乐在其中呢?

调戏她,难道就这么好玩?

荣景熠很喜欢看到夏伊洛气急败坏的样子,尤其是喜欢看夏伊洛愤怒的叫着他的名字,那感觉真是很舒服。

因为只有这样的夏伊洛,才能感觉让人很活力,朝气蓬勃,他不喜欢刚刚从机场回来,没有一点生气的夏伊洛。

“荣景熠,死一边去!”夏伊洛狠狠的骂着,小脸娇红气呼呼地,自己坐在沙发上。

荣景熠在一边颠颠的收拾碗筷,一边听着厨房里哗啦啦的水流声,他的梦想就是有一间不大不小的房子,客厅里坐着自己喜欢的女人,他为她下厨。

可是就连这么一点儿小小的愿望,也从来没有实现过。

夏伊洛窝在沙发里,气恼死死抓着遥控打开电视,最后看着竟然就困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突然觉得这一切看起来,似乎,似乎,有家的味道?

家?夏伊洛吓坏了,她一定是疯了才会有这种想法,她的家在蓝苑小区才对,怎么会在这儿?

最后,她发怒的胡乱的揉了揉头发,靠在沙发上,不知不自觉就又想起来这几天发生的事情。

父母现在还生她的气吗?可是,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她真的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她真的不想隐瞒什么。

然而,这一切还是都变了,变得众叛亲离……

夏伊洛越想心里越沮丧,最后干脆拿起一瓶红酒,倒进透明的高脚杯里,整整到了满满一杯子,然后仰头直接灌进喉咙里,喉咙里被扎着,痛的快要死掉……

夏伊洛的眼睛也不由自主的的酸酸的,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个样子。

夏伊洛又到了一大杯酒,她在心里一个劲的质问自己,为什么要跟荣景熠回来,可是却怎么也找不到答案,她有些气愤这样的自己,为什么她会变成这样子?

一定不要是她自己心里所想的,她已经二十五了,而且自己的状况自己很清楚,她只是一个单亲妈妈,什么也不是。

以前,她还有父母的宠爱,在英国的时候,几乎每天都能接到父母的电话,父母的脾气总是极好的,每次都是无微不至的叮嘱她,要早睡早起,好好学习,早点回来……

然后夏伊洛就不耐烦的说知道了,知道了,父母又回骂:“死丫头,好好听话,要是给我出什么幺蛾子,饶不了你。”

可是,现在,现在这些再也不会有了。她一定是太丢脸了,要不然一向儒雅的父亲,怎么会那样对她?

夏伊洛的心像针扎一样,尤其又想起在英国这六年过的日子,夏伊洛满腹的心酸。六年的时间里,夏伊洛经常在想一句话:“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虽然,不管是在辰颜熙面前,还是在朱倩倩面前,亦或是在父母面前,夏伊洛都是装作很高兴,很快乐的样子,可是实际却并不是如此……

她是一个不习惯受谁帮助的人,所以自是过的累一些,可累有什么关系,很充实。

夏伊洛的思绪飞了很远,最后又端起满满一杯红酒,仰头,液体就顺着喉咙流进去。

红酒从来后劲就很大,喝完后会有一种淡淡的香味,夏伊洛像是着了魔一样,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起来。

她也不知道喝了多少,只是眼前浮现出模糊的样子,最后连她自己也分不清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境。

在她自己所铸造的世界里,有每一个人,父母,朱倩倩,孩子,辰颜熙,夏云她亲爱的堂姐,最后,最后,是六年前背叛了她的男人季佑宇。

不过,此时此刻,夏伊洛还没想到季佑宇背叛了她,一切还都很和谐,夏云是亲爱的姐姐,每次她出什么事情,都会陪在她身边,给她无微不至的的关怀。

而季佑宇还是那个腼腆的少年,看到她就会脸红,就会惴惴不安……

会跑两条街累的气喘吁吁,就专门为了给她买豆浆油条。

会大冬天的站在宿舍楼低下,冷的发抖,就为了和她一起去看一场电影。

会在杨柳依依,微风徐徐的季节里,羞涩的牵着她的手,然后脸色绯红的只管闷头朝前走。

会在阳光升起的地方,骑着单车,等着她,等着她一起去压马路……

会轻轻的亲吻她的眉心……然后激动的一个晚上都睡不着觉,半夜打电话问她该怎么办!

其实那时候,夏伊洛也睡不着,心咚咚地跳个不停,只是羞于启齿罢了!

夏伊洛越想,那些遥远的记忆,就像潮水般涌了上来,却突然不知道为什么,天空一道电闪雷鸣,顷刻间一切的一切都全都坍塌。

亲爱的堂姐抢了自己的男朋友,而她自己却被骂的狗血喷头,再到后来……夏伊洛迷迷糊糊的走到了一大杯红酒,又一次直接灌了进去。

这时候,恰好荣景熠刚送厨房里出来吓坏了,这丫头这又是怎么了?竟然把红酒当白开水喝。

荣景熠皱了皱眉头,看着桌子上摆放的几个空瓶子,一脸的不悦,他真的想好好质问,这傻乎乎的女人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

荣景熠大步走到夏伊洛深表,刚蹲下来,夏伊洛身体忽然向前一倾,整个人就倒在了荣景熠的怀里。

荣景熠差点被摔倒,他从来还没有这么悲剧过,竟然连一个女孩子都没办法。

荣景熠好不容易才抱着夏伊洛站起来,走进卧室,就几步路的时间,夏伊洛一直都是哼哼叽叽的,没有人知道她在喊这什么。

卧室里。

荣景熠把夏伊洛轻轻的放在床上,刚准备离开去拿热毛巾的时候,夏伊洛就不悦的起身,伸手就勾住了荣景熠的脖子。

脸红的脸颊,迷离的双眼……荣景熠喉结一动,淹了口唾沫,低骂一声:“该死的。”

然后用力想要拽下夏伊洛的手,可是要命的是夏伊洛根本不松手,好不容易松开手里,却胡乱了碰触到了不该碰的地方,自己还在那儿痴痴的傻笑……

然后趁荣景熠发呆的时候,又送上甜甜的唇,毫无经验的搅拌起来。

荣景熠早就被逗的欲火焚身了,低吼一声,压了下去……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