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人体芝术

第078章

等她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还是在这墓地里,四周漆黑的吓人。

林妹子她感到浑身更是酸疼的厉害,就仿佛是昨夜睡在了磨盘上,全身骨架都在叫嚣着要分家。每每一个轻微的动作,牵扯到了肌肉之后,都让她感到酸的无力且疼。

更让她吃惊的是,眼前是一片无边无尽的漆黑。她竟然看不到了周围的景致,也不知道自己刚才晕过去的时间到底有多长久。她心中很是担忧,当下就喊道:“喂!公主殿下,你这是什么意思,好歹也让我出去啊。”她一点都不想呆在这个阴沉沉的地宫里。

喊话结束后,阴冷潮湿的墓室里除却她一个人之外,连回声也没有。

林丹凤摸了摸自己的额角,靠着墙边站稳。刚才晕过去的时候,貌似是撞到了脑子,现在还有些晕乎乎的。

该怎么出去?这个一个念头在她的脑海里冒出来的时候,忽然之间,整个脑海里就传来了公主殿下留给她的记忆,记忆一些她从来就不知道的事情。她看到了这一份记忆后,惊得是目瞪口呆,回不了神。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刚才那奇怪的风又来了。

那是一股力力道,尤为有劲,林丹凤觉得自己被推的分不清东西,跌跌撞撞地朝着这皇家墓地地宫的出口走去。一路走的七倒八歪的,身体还时不时地碰撞在了那些黑乎乎地墙上浮雕图腾,疼痛传到了脑神经,让她不停的抽冷气。

就这样磕磕碰碰地走到了地宫口的时候,终于见到了头顶透出来的一点微弱的天光。

长着青苔的石板阶梯是明暗不一的光亮中若隐若现,林丹凤见到了离开这一处的阶梯,当下什么也顾不得了,迈开腿就沿着阶梯往上跑去。当走完了最后一阶阶梯,感受到了草原上沁凉的夜风迎面吹来的时候,她兴奋有焦躁地朝着前面跑了几步,随即跌坐在地上,怔怔地抬头仰望着东方已经泛白的天际。映入眼帘里的拂晓光景,让她感觉如获大赦。

噩梦醒了么?她坐在地上喘气不休,尽管风冷的她都感到自己起了鸡皮疙瘩。

那种熟悉久违的感觉,更是让她喜极而泣。

天色越来越凉,泛白的天光终于让她看清楚了此刻的自己:那分明就是她穿越那晚穿的睡衣,以及脚上穿着的人字拖。冷风让她全身鸡皮疙瘩,她不由的伸手摸着自己胳膊,手心里传来的温热感触让她忍不住哭了起来,心脏传来的跳动声告诉她,她真的活着,有心跳有温度。再次低头,见到了脚下淡淡的影子,她又哈哈笑起来。

这是她自己的身体,她终于拿回了她自己的身体。

坑爹的公主殿下,竟然又骗了她一次。

正当她沉浸在活过来的喜悦里之际,身后忽然冒出来一双胳膊,紧紧地从背后抱住了她。熟悉的淡雅香味充盈在鼻端,知道了这双胳膊的主人是谁。她猛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情,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道,立刻挣脱了这双拥抱她的胳膊,转身问道:“花满楼,能看的见么?眼睛看见了么?”

本来该是好好的一个温馨画面,立刻就被林妹子这火急火燎的性子破坏殆尽!

此刻,在她的心底,最重要的就是要知道花满楼的眼睛到底如何了。公主殿下这从来就爱把真话假话混搭着一起说的风格,让她现在的怀疑心成指数等级的增长。

花满楼听到了这话,再次上前揽住她抱在怀里,温和的声音里带着激动与感慨:“我眼前此刻看到的是模模糊糊的景象,就像是面前有一层雾气。眼睛在之前的时候,有一种清流流过的感觉。每一次清流流过,那一层雾气就减淡不少。我想,用不了多久,这层雾气就要消失了。”他说完,便低头望着她。

与他的视线相对,发现那双漆黑的眼眸里不在空茫,林丹凤心中算是松口气,想来与公主留给她脑海里的记忆相差不远。就在她松口气的时候,男神却忽然将她抱起来,继而将头靠在了她胸口上紧紧地贴着。

“喂,花满楼你在干什么?”林丹凤被男神这忽然的举动楞的大喊道,尽管两人是同床共枕过,可是那也是盖着大被单纯聊天。可如此亲密的动作……

“你有心跳了,还有温暖的温度,你活过来了。” 埋首在她胸膛上,男神轻声道,“若非是亲眼所见,我真的无法相信。”

话音落下的这一刻,她明白了男神刚才在做什么。

她轻声说道:“放我下来吧,接我们的人快来了。”公主殿下还真的是好安排,也更是让她领略到了什么叫做考虑全面。

“你的身体是怎么回事?” 男神闻言将她放下来,然后脱下了自己身上的氅衣给她披上,问道了这件在常人眼底算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林丹凤想了想,就把原委说道出来:“在我最初来这里的时候,应该就是落在了这墓地里。公主她担心我不愿意配合帮助她,所以就将我的魂魄送到了你身边。现在我留下来,她就把我身体还给我了。”顿了顿,她低估道,“她真的很狡猾的,不过,我还是很喜欢她。她不仅能医治好你的眼睛,也教给了我很多我学不到的东西。”

原来公主殿下早就料到了她留下来的机会很大,所以早就替她准备好了在这个时代生活下去的条件。在她答应用那唯一的条件交换花满楼眼睛重获光明的机会的时候,公主殿下就已经把她的身体还给了她。那在皇室墓地地宫里全身疼痛的感觉,就是灵魂附着回自己身体的感触。

神鬼之事,总是超出常人的想象与理解。

可更为让林丹凤感到惊讶的是,陆小凤与西门吹雪原来早就在她离开山西前去归仁集的时候,就已经在公主殿下的拜托下,悄悄地与公主殿下培养的那些黑衣人一起收回了霍休留在山洞里的财富,以及霍休青衣楼的所有积蓄。如今只要她回去,见到了西门吹雪与陆小凤,就可以完成了最后的交接手续。

林丹凤的脑海里不仅仅有公主殿下留下的回忆与交代,还有一些关于她下属的信息。这些都是公主殿下对她的补偿,因为不管怎么说,她的人生本来应该是好好运转的,却因为公主殿下的这么横插一脚,让她的生活完全偏离了原有的轨道。不过,如今却也是她自己的选择。

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但愿那个世界里,担心的她的亲人们都安好。因为公主殿下说,她在把她林丹凤带到这个世界里的时候,在她原来的世界里,她早就消亡了。还是那种诡异的连尸体都找不到的死亡。找不到尸体也好,这样至少给亲人们有一个念想,知道她还好好的活着。

花满楼抓住她的手握在掌心里轻轻摩挲:“为什么在叹气?”

“有一些伤感而已。”林妹子深吸了一口气,转过头来望着花满楼道,“现在是真的梦醒了,可是我却有一种还在梦中的感觉。”

花满楼听了之后,没有说话,只是把她揽到怀里紧紧抱住。

“好冷,冻死我了。”关外草原上的很吹来,林丹凤裹紧了身上的衣衫,狠狠地打了一个喷嚏,“我们也准备一下吧,等会儿公主殿下的下属们要来接我们离开这里了。”

说话之际,林妹子莫名的想到了刚才离开的地宫口,于是便忍不住回过头去望了一眼。

这一望,哪里还有墓地的地宫入口。

全数是茫茫的无边无际草原,以及草原上吹来的冷风。寂寥空旷的旷野里,除却越来越亮的天色,似乎这天与草原,都融合在了一起。明媚的阳光越过厚重的云层,靓丽的光泽从天际落下,广袤无垠的草原上沾染的夜色都被这浅金色的光泽洗刷去。

不远处,已经有马车前来了。

林丹凤还是很担心男神的眼睛,又关心道:“现在天亮了,能看的清楚了么?”她不知道那位坑爹的公主殿下到底做了什么,她本来料想的是等她出来的时候,花满楼是能够清清楚楚的看见的,可现实与她预料的有些误差。

“就如之前告诉你的那样,不过我想这一层雾气能很快地就消失的。”男神拉着她的手,耐心地描述着他此刻的感觉,“我没有想到,我竟然有一天能看见了天亮,看见了这世间的一切。它们有很漂亮的色彩,谢谢你,小林姑娘。”

林妹子听到男神还在叫她小林姑娘,顿时就不爽地眯了眯眼,忽地伸手拽住他的衣领,让他有些措手不及地低下了头。随即,她便点起脚尖,吻了上去。假若是在以前,男神一定吓的愣住。可是被林妹子她刷了三观与下限后,男神很是享受。

“我说,以后是不是不要叫我小林姑娘了!”亲吻结束后,林妹子不爽地抱怨。

男神显然还很陶醉在刚才的热情里,听到了她的抱怨,反问笑问道:“那该怎样称呼?夫人还是娘子?”

“那你还是叫我小林好了!”瞅着他唇角那一抹浅笑里的打趣,林妹子眯着眼哼道。

花满楼听了,更是忍不住大笑起来:“好。”顿了顿,他更是道,“只是在称呼之前,我们还要去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啊。”

林妹子一愣,继而回神过来,明白他指的是什么事情。所以,她更是伸手扶额叹道:“我似乎干了一件很不得了的事情,我把花家的七少爷给拐到关外来了。花家的老夫人与夫人,现在肯定是很焦急的在找你吧?!”

男神闻言,笑的更开怀更温柔了:“我想她们现在的不是找我,而是担心我找到了你没有。”因为,男神离家出走的时候,还是留下了一封信。信上说了,他要是找不到人就暂且不会回来的。

林妹子听了,猛然才想起了其实男神还是有腹黑的属性的,她险些把这个都忘记了。

“只是,要让他们接受我,怕还有很长的一条路要走呢!”望着距离这里不远的马车,林妹子喃喃道。

花满楼抬头望着朝阳升起的方向:“谁说的,你已经带着我见到了光明,难道他们还想让我再次回到黑暗里?”

一瞬间,林妹子大悟!

男神这腹黑的属性啊,似乎还很强大呢!

天亮了,金红色的太阳跃出了云层,草原上辽阔美丽的景致让人心醉。

马车已经到来,赶车的黑衣人见到了林丹凤便恭敬地上前示意她与花满楼上车。

“我们回家吧!”男神笑道,牵着她朝马车走去。

“好。”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滚来滚去……~(~o ̄▽ ̄)~o ……滚来滚去……o~(_△_o~) ~……

明天上番外~~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