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师是禽兽

白帝大婚的消息瞬间在整个大陆传开了来,当消息传到贵阳时,已经是许久以后的事了,那时刘辉正偷偷溜出宫去打算找碧月聊聊,这么些年了,他也就和碧月聊天的时候开心点,不管听多少次秀婉的消息,哪怕碧月觉得烦了,他也从不厌倦。

但今日却不太一样,他一出宫便听见街上的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叫了杯茶来听才知道了市井上流传来来的消息,白帝大婚,迎娶皇夫。

他捂着胸口,有些透不过气的疼痛,那时,她曾说过我的皇夫只能是你一个,可如今她要大婚了,消息却是他从这市井上听来了,他浑浑噩噩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走到李家的府邸,只觉得那走过的每一步都像走在刀剑上,将他的心戳得千疮百孔。

秀婉,你当真要让别人做你的皇夫么?你当真不要我和阿黛了么?我守住了约定,没有迎娶别人做皇后,可是你呢,你却要这样对我么?

他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那几日脑子里昏昏沉沉一片,有时醒着有时睡着,光线忽明忽暗,日月颠倒,最后他决定,出兵将人抢回来,那是他的皇妃,也是他女儿的母亲,他不能将她交给别人。

朝堂之上,众人哗然,更有甚者大骂他荒唐,沉溺于色,不务正业。他惨白的笑笑,沉溺于色,这世上长得好看的姑娘不止她一个,他没有那么傻非得在这一棵树上吊死,可她和别的美人不一样,她是唯一的,也是他这一生中,最爱的人。

后来是谁扇了他一巴掌?他不太记得了,只记得秀丽瞪大了眼睛委屈得几乎要落泪的样子,“你就觉得她背叛你了?劳民伤财的要去把人抢来教训一顿?”

难道不是这样么?违背誓言的是他么?他有错么?

“你怎么可以这样想?她千辛万苦的把阿黛送回你身边,是想让你好好照顾她,你却指望着阿黛能把她带回来,放她走了?若你把阿黛保护好,她能落到吴子辰手里么?这么多年,你被逼婚的不少,她是一个姑娘,难道她就少了么?可她死撑这么多年,不就是因为念着你,想着你?你怎么可以这样想她,去伤害她好不容易才建立起了的平和。”

他抱住头往墙上撞去,他情愿头破血流,他情愿忘记,这些他其实都想过,他怨恨过,为什么她就不能留下来,这么多年了,为什么她还不回来,他想要的不止是阿黛,她怎么可以就这么不闻不问。

秀丽捂着嘴几乎嚎啕大哭,“皇上,求求你,救救我妹妹吧,你救救她吧,她一定活不下去了。”她怎么可能让别人做她的皇夫呢。

可是他们远在千里之外,即便赶过去,也救不了她了。

新月城,一派大喜的红色,秀婉任由裁缝在自己身上比划,好不容易等他们离开,她面无表情的看向一旁的吴子辰,“量身我也量了,那你也该让我见阿黛了吧?”

“可以,跟我来吧。”

她安静的跟着他身后,走过他吴家的院子,最后走近他的房间,吴子辰原想戏谑她一下的,但对这她那张毫无生气的脸就没了兴趣,将书画拉开,按动了地下室的开关,秀婉斜眼看着,没有做声,直到地面上凹进去一道门的大小,吴子辰走过来拉住了她的手,拖着她往地下室走去,阴暗潮湿的地下室里,点着几根火把,光线阴暗得让人很是压抑。

最后吴子辰将她带到了石壁的尽头,是一座异常牢固的铁牢,她贴在冰冷的铁柱上,喉咙里发出沙哑的颤抖的语调,“阿黛,你在么?”

那黑暗的铁牢之中,传来了铁链的声响,一双布满污迹的小手伸了过啦,秀婉滑到在地,缓缓伸手握住了她的手,那张脸便缓缓进入了她的视线,吴子辰说得不错,她不像自己,倒更像他父亲,还好她不像自己。

她低头亲了亲她的手,滚烫的热泪便落在了阿黛的手上,烫得她直哆嗦,秀婉小心翼翼的伸手摸了摸她的脸,好冷,她的脸,或是她的手都好冷,她扭头看向身后的吴子辰,“地牢这么凉,她会生病,你快放她出去!”

吴子辰不置可否,“放她也不是不可以,毕竟这是你的女儿,我自然会爱屋及乌,不过,你得先和我大婚,大婚之后我立马把她接进宫去。”

秀婉不想再看他的脸,将头转了回去,“阿黛,冷么?”

她摇了摇头,动作过大带动着手上的铁链,咔嚓作响,秀婉低着头,心里发酸,却又无可奈何,这铁牢甚至比她的冷宫还要坚固,吴子辰筹划了这么多年,哪里会有机会让她轻易把人救走。

“阿黛,你怪娘么?所以不肯跟娘说话?”

阿黛张了张嘴,喉咙里发出干涩的沙哑的声音,她自己又皱了皱眉,很是不喜欢这声音,“我来接你的。而你也答应过父皇,不会嫁给别人的,你要是敢和他结婚,这辈子,我都不会原谅你了!”

秀婉紧紧的握住她的手,“我也不想的,哪怕死我也不想这样的,阿黛,别怪我。”那怨恨会把她伤得体无完肤。

“那你就去死吧!”小姑娘恶狠狠的道。

秀婉终是无能为力,身后的两人急忙来捂住她的嘴,楸瑛冷静的看着她,安慰道:“阿黛年纪小,你别当真。”开玩笑,秀婉是绝对有可能去死的人啊!

赵宋坐在阿黛身旁,神色很平静,“你大婚的话,素素应该可以放出去吧。”

“我知道,你别担心,素素我会照顾好的。”然后她松开阿黛的手,站起身来,阿黛死死的拽着,最后还是赵宋帮忙拉扯开的,阿黛哑着嗓子吼得撕心裂肺,“娘——你不可以结婚,你不可以和别人结婚,娘——”

她突然想起阿黛出生的那个晚上,她跪在地上祈求白琉姝帮忙的时候,她眼里的伤痛,绝望,这一瞬她才明白,那时候她叫她娘,白琉姝心里有多痛就如同她此刻的心有多痛。她多么希望自己可以去抱着阿黛安抚着阿黛,告诉她,娘就陪着你,哪儿也不去。

可她不能。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到了良辰吉日的那天,素月被放出天牢,换了身干净的衣服,一脸煞白,但没有哭,整个人仿佛长大了不少的样子。

按照南邵的习俗,三拜之后当着众人的面掀开盖头,喝一杯交杯酒才算礼成。三拜的地方是神仙祠,破碎掉的神像已经被赵如倾找工匠重塑,他说这是她父亲和母亲初遇的地方,他要在这里让他俩来见证。

多么可笑。

秀婉没有多少一个字,只是麻木的跪拜,再麻木的接过合欢酒,手还是颤抖了一下。她偏头看了眼站在不远处的素月,然后冲她安抚的笑了笑,用口型叫她的名字。

素素,拜托你了。

素月全身一抖,猛的要冲过去,吴子辰挥手让人拦住了她,素月的哭喊回荡在整个神像祠,“娘,别喝!娘——不要!!”

他终于发现了不对劲,再把视线转向秀婉时,却见她手中的酒杯已经空了,他瞪大了双眼看着她吐出一口血来,但嘴角却还挂着一抹如愿以偿的笑容,酒杯落地,瞬间碎了一片,她退了两步,伸手拽住了房柱上的红色绸缎,刺啦一声被撕毁,她跟着跌坐在地,双眼却还死死的盯着他,“为什么!我都答应和你结婚了,你为什么一定要置我于死地!”

“不不……”吴子辰难以置信的退了两步,又猛的上前一把将她抱住,“你为什么要这样?你宁愿死也不肯和我结婚对不对?”

秀婉哈哈大笑,“你永远都得不到我,也永远都不可能成为我的皇夫,这世上,我只有一个夫君!”她说着话,血却源源不断的从她嘴里喷涌出来,仿佛要将她身体里的血全部吐出来一样。

大红的喜服被血染头,仿佛只是打湿了一样,可是她原本素白的一张脸却被血覆满,十分的恐怖。

龙莲闭眼将手落下,身后大批的侍卫上前,吴子辰死死的盯着她,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口中念念叨叨,宁死也不肯和我结婚。

秀婉满意的看着他被人制服,缓缓闭上眼,好累,终于结束了,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刘辉,我没有违背诺言,所以我在奈何等你好不好?

别让我等你太久……好不好?

闭上眼的最后一刻,她看见阿黛泪流满面扑过来的样子,额,还有好多事呢,没看见阿黛长大,没看见她结婚生子,真的好遗憾,可是她都没有时间了。

长宁七年,白帝驾崩。白帝生前留有一女,婚变时随之失踪,朝中分化两派,由月黛公主一派,及前皇子赵宋一派。僵持一月,然,前皇子服毒自尽;后,月黛公主即位,改国号为锦秀,以念先帝,得民之所心,终成一代明君。

锦秀三十二年,锦帝驾崩,终生未婚,养有一女,后承大统。故而南邵,再无世袭。

素素,多时候,我们都身不由己,但我们活着并不是为了自己。素素,为了南邵,为了你的母亲,也为了我,好好的,做一位勤政爱民的女帝。

舅舅,素素来陪你了。

话说回到锦秀二年。贵阳,这日阿黛正换了身男装,又偷偷跑去李家的府邸,碧月将儿子扔给她,“来替我照顾下弟弟,别捣乱。”

“不要,你是个庸医,这都一年多了娘还不醒!”

“啊?怪我啊?我叫你让她服药装死,没叫你兑着酒喝啊!”

阿黛使劲捏了捏怀里的包子脸,小娃娃大哭大闹起来,“你再动我儿子信不信我打你娘了啊!”

绛攸连忙将她拉到一旁,“你同小孩子争什么呢?”

“她捏我儿子啊!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

“好了好了,我错了成不,别闹了,秀婉到底什么时候醒?”

“快了快了,本来早该醒了,大概是被某个臭丫头气的!”说罢不争气的看了眼阿黛。“你父皇呢?还不肯来见秀婉?”

阿黛摇摇头,趴在床沿摸了摸躺着那人的脸,“她没以前好看了。”

“你躺一年试试?”

“也好,长得好看麻烦,我倒希望她以后长得丑点。”

“有你这么当女儿的么?”

阿黛扭头冲着她邪邪一笑,“碧月夫人,我帮你配药吧。”

碧月退了一步,总有一股不太好的预感,这丫头太聪明了。当初,对吴子辰用的反间计让她们这堆大人都汗颜,这哪是一个正常孩子该有的思维,以一句‘那你就去死吧!’暗示秀婉服毒,然后找人将自己配的特制毒药交给她,连自己亲娘都算计的丫头,她怎么就老是不知死活的被她可爱的假象忽略呢。

“啊?我就单纯的配药而已啊。”

“别过来啊!”

阿黛耸耸肩,连碧月都不好玩了,相比之下她宁愿跟单纯好骗的素月玩,可惜太远,而且她现在即位了,也不大方便。想起她质问自己为什么要让她来继承皇位,而不是自己留下的时候,阿黛就觉得她实在太可爱了,可爱得忍不住为她的智商担忧。

所有人都知道,南邵有位月黛公主,却不知道这其实两个人,素月和阿黛。

娘,快点醒过来吧,阿黛很想你。

这晚的月色特别好,像是很多年前,某人带他飞上屋顶的那晚,只是那曾经能飞檐走壁的人此刻却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阿黛埋怨他,说他不肯来见她,可是见了又如何,她始终没有醒来,虽然碧月说命是保住了,但她不愿醒来,他们都无可奈何。

他紧紧的拽着那人消瘦的手腕,想着以后得嘱咐阿黛多送些补药来,都瘦成这样了,等她醒来后,觉得自己不好看,又得闹了。

可是秀婉,你什么时候肯醒呢?

那被握的手指动了动,他一惊急忙将脸凑了过去,那人缓缓将眼睛睁开来,很是茫然的看着他,“你也死了么?怎么这么年轻?”

他哽咽着说不出话来,模模糊糊的叫着她的名字,“秀……婉……”

“恩。”她艰难的伸手过来抚过他脸上的水渍,是温热的,“我听说鬼是没有泪的,我……还活着么?”

“你傻啊……”

“我反正也不聪明。”她眨了眨眼睛,脑子还是不太灵光的样子,“刘辉……”他点点头,等着她接下来的话,他太久没听过她的声音了,情愿她永远喋喋不休下去。

“我回来了。”

“恩。”

作者有话要说:_(:з」∠)_

啊终于完结了喜大普本

其实后面的部分完全可以超过80章,但这情节紧凑到缩成了72章。

我会告诉你们最后三章是我一口气从8点码到12点的吗。

两个月写完了23w字

最后的几万字几乎累成狗 感谢那些能看到最后妹子们~

因为同人的改版,所以最后我的确拉剧情了。

还好我有先见之明的将新文定位为安全的西游,不过到现在为止依然没什么存稿,估计是不会太长的了。

准备把存稿的现言一起开了,再不想写20万字的长篇了。

好困,好累,好想报社啊,嘤嘤~~~~(>_<)~~~~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