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村的女人

“那为什么忽然电梯停了,然后你跪下求婚的时候又突然好了,有谁会随身带着这么大颗钻石随身走,别告诉我一切都是巧合”,夏思羽满脸绯红的指着外面的人,“还有这群人是怎么回事,也是你安排的”?

“美女,你搞错了吧,我们是在这等电梯,谁知道你们在里面求婚啊”,站在最前面的一名西装笔挺的英俊男子笑道。爱睍莼璩

“就是啊”,另一位美女也羡慕的附和,“答应了吧,这么大钻戒,要换成我们早答应了,只是我们可没你们好的福气,叶总可是c城出了名的好男人,不拈花惹草,也不抽烟喝酒,你要不答应,我们台里可是有很多美女对他虎视眈眈噢”。

……。

叶京源甚为满意的看了眼替自己说话的这些电视台主持人,改明儿他得给台长说说赞助他们的节目,“你以为这是我公司,想叫电梯停就能让它停,戒指我确实是随身带着的,给你求婚的重要东西,好几千万的钻戒当然得随身带着我才放心,再说,我是真的不知道你今天会来,你忘了,是你自己找了施帆让台里的人瞒着我的,刚才我们从节目棚里出来后一直困在里面,你觉得我有机会去找人安排吗”於。

他说的条条是道,夏思羽一下子挑不出理来,她确实是好像没有理由怀疑他,不过在和老天爷也太帮助他了吧,天时地利人和…。

“那你答不答应嫁给我啊,我腿都跪酸了”,叶京源一直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苦笑的提醒。

“不嫁”,夏思羽在众人期待的视线中,冷不丁的重重一哼,“今天我心情不好”祝。

众人晕厥汗颜,这人也太公主脾气了吧。

那是不是以后求婚还得看她心情。

不过也只能暗自为叶京源鞠一把怜悯的汗水了。

“那可以告诉我你怎么心情不好了”?叶京源算是自认倒霉了,谁让他喜欢这样一个女人呢,不过这也是她的可爱之处,他并不生气,反而好脾气的温柔问道。

“因为这个破电梯突然坏了,害我被关在里面,总之我现在心情很不好”,夏思羽像只孔雀一样,高傲的一抬头,推开众人走出了电梯。

“回头我找人来拆了这架电梯”,叶京源冷冷的丢下一句话,起身,大步追上去直接把她扛上身。

“抢劫啊,绑架啊,救命啊——”,夏思羽扯破嗓门的大叫,一路惹来众人的窃窃私语。

叶京源干脆避开公共场合,从紧急通道直接进入停车场,把她放进去,锁上车门。

“你要干嘛”?夏思羽爬不起来,杏眼瞪着他,叫嚷了一路,喉咙又干又涩。

“绑架啊”,叶京源扯动嘴角,低笑,“不过这次是绑架一辈子”。

“我要打电、话告诉我妈,说你绑架我”,夏思羽做恐吓状。

“那你打吧,顺便告诉你妈,想要救她女儿,得拿一个东西来换”,叶京源眼不动嘴动的道。

夏思羽安静了,好奇的问道:“什么东西”?

“一颗心”,叶京源扬着嘴角低沉的一笑,“她女儿把我的心给偷走了,一直没有还给我”。

夏思羽心开始微微发烫,也不知是空气太过狭隘还是其它的,呼吸越来越不顺畅,又开始胡编乱造起来,“是吗,那你的意思是你现在没心了,让我摸摸看”。

她小手朝他胸口摸去,“分明有吗,还在跳”。

叶京源懒得听她在胡言乱语,狠狠朝她唇上亲过去,紧张而急促的吻霸道的扫夺,深入掠夺,缠绕着她舌,熟悉的温度,熟悉的呼吸,她手抵在他胸口,紧绷的肌肉异常的滚烫。

她用手抵触了推了推,叶京源不为所动的挑动座椅慢慢的放下去。

她顿时呈平躺姿势,微微的眯着眼睛,在昏暗中,隐约可见他英挺的鼻梁,缱绻炽热的眼神。

她一只手压不住他,他压下来细碎的吻落在她粉嫩的颈窝里,又断断续续的向上,下巴被他啃了又啃,秀气的鼻尖被他含在嘴里,湿漉漉的舌头打着圈儿。

她闭上眼睛浅浅的吸了口气,那声音如沾了春药的琴声兴奋的传进他耳里,叶京源张嘴,含住她半只小巧的耳朵,手指从下面

探进她裙子里,动情的在她身体里摩挲。

一瞬间,她全身被像霜打了茄子一样蔫了下去,瞬间失去了反抗能力,软的连骨头都酥了,紧闭着双唇,婉转的呻吟从鼻息里溢出来。

压在他胸前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胸口亦是他最敏感的地方,叶京源被她摸得熊熊烈火燃烧。

叶京源忍着熊熊烈火,慢慢的压下身隔着胸前的布料吻着她胸口,白色的布料被他亲吻的湿漉漉的,勾勒出一大半剔透的饱满。

他最后还是没按耐住把她后面的拉链打开,露肩的裙子滑落到腰间,他把乳贴要掉,用自己的唇齿零距离的代替。

夏思羽咬了咬鲜红的唇,双目被他亲的波光粼粼,叶京源空窗期太久,瞧着她那副怜人的模样,呼吸愈发急促,快三十的人了,这种事一向是最难忍受的。

他抬起她双腿盘在腰上,她早瘫软成泥似得,骨酥腿软,整条裙子都狼藉的堆在腰间,这撩人的姿势惹得叶京源如狼一般埋了进去。

她身上一阵窒息的晕眩,双手环绕住他脖子,“我们在车上…”。

“对,我们在车上”,叶京源很满意她这样紧搂着自己,俯身吻住她柔软的唇,手臂撑在她两侧,就这样九浅一深的进出,挑动着她细胞内的每一根神经。

一声声娇弱的呻吟间歇的在他耳边起伏,叶京源血脉喷张的看着下面的小女人,不需他抱着她,她的身体已经像麻花一样缠在他身上,这种感觉让他十分满足。

“羽儿,让我一辈子这样疼你好不好”?叶京源紧紧扣住她腰肢,速度开始激烈,吻,断断续续的落在她发间,颈部,柔软的发丝搭在他肩上。

“嗯,好…”,夏思羽完全腾不出多余的精力去多想,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就只知道不能让他现在离开,不然她肯定会死的那嫁给京源哥好不好”,叶京源忽然撤了出来,顿了顿,一双幽深炽热的黑眸盯着她。

身体突然之间空虚了下来,夏思羽迷茫晕眩的看着他,娇躯下意识的朝他靠过去。

“我问你,好不好”?叶京源把她摁在胸口。

“好,好”,夏思羽声音含着一丝吃不到糖,像猫咪一样的轻吟,挠在他胸口。

叶京源又狠狠的填满了她,并在同一时间,趁机将戒指带入了她手上。

“慢点…受不了…我受不了了”。

“京源哥…”,每一次,都深到进入她肚子里一般,她乌黑的发丝要的乱成了一团海藻。

车里,忽然响起她低哑的叫声,她被他压在身上颤栗,他动了两下,一股温热慢慢的住进她身体里。

夏思羽撑起手臂坐起来时,皮座椅下湿漉漉的,她低头看下去,他的裤子,她的裙子都湿了好一片,顿时,连耳尖都无地自容的泛起了红,“老流氓,每次一见面就只知道对我做这种事”。

叶京源弯着嘴看着她笑,不说话。

她恼不过,羞得去推他。

“别乱动”,叶京源握住她大腿,撑起身抽了几张纸巾慢慢擦拭着她下面,擦到根部时,忽然觉得下身一热,他手里的纸巾湿了一大半。

她更加不好意思的咬着嘴唇,恨不得把自己给埋了。

叶京源又拿了几张面纸,大约的擦了下,她把裙子穿上去,黏黏腻腻的穿在身上一点都不舒服。

叶京源也好不到哪去,他自己穿着白色的休闲裤,也湿了一片,格外的明显,“看来现在只能去我那把衣服换了”?

他看了她眼,她咬着牙没做声。

他微微的一笑,连忙发动车子,车开到一半,她突然“咦”了声,满脸懊恼的瞪着他,“你什么时候把这戒指戴我手上的”。

“刚才”,叶京源专注的看着前方,一副一点也不奇怪的表情,“我向你求了婚,你答应了”。

“我记得我根本没答应你的求婚”?夏思羽满脸怒容。

“你记性真差,才一会儿的事情就忘了,我说的不是在电梯里,是在车上的时候”,叶京源温和的好心提醒。

夏思羽盯着他,使劲盯着他,直到从他眼睛

里捕捉一抹坏笑,才终于恍惚的想起点影子来,气的满脸通红,“你无耻,我那时候是不清醒的时候,不算”。

“你怎么不清醒了”?叶京源嘴角噙着笑反问。

“我就是不清醒了”。

“我是问你好端端的,你为什么不清醒”,叶京源扬眉,一本正经的询问。

她顿时明白过来,耳尖都发红了,“你…你…你无赖,你分明知道的”。

“我确实不知道,我第一次听到有人说我无赖”,叶京源有趣的说,“除非你能有一个说服我的正当理由,不然答应的事是不能反悔的,如果你执意的话,那我只好去找你爸妈评评理了”。

“你敢”,她小眼睛喷出怒火,他这是逼着自己说跟他那个的时候被弄得意乱情迷、神魂颠倒吗,那种话打死她都说不出口,还要去找她父母,那她还有脸见人吗。

“我怎么不敢了”,叶京源一脸的浩然正气,“既然答应了就得兑现,做人不能反对,否则还有什么信用可言”。

“算你狠”,夏思羽瞪了他眼,恨恨的转过身子,面朝着外面。

手上的钻戒沉淀淀的,她低头看了眼,别说,这全美梨型的钻戒还挺漂亮的。

车子穿过市中心的街道,一路往郊区开去,夏思羽也不知道他要去哪儿,弄得她快要睡着的时候,车子进了一栋花园别墅里,白色的别墅,建立在林边,花园里的小湖看起来不像是人工建造,倒像是天然留下来的,花园里栽种着参天大树,阳光穿透繁荫罩下来,在夏天里竟是格外的凉爽。

“这是…”?她能感觉这栋别墅不像她从前见过的那样,她站在这里,便能感觉到大自然的气息。

“我们家是c城本地人,这块地是我爷爷传到我爸这里一直留下来的,我一直舍不得开发,就在原来的地上起了栋别墅,这里的树木还是从前的树木,湖也是以前的湖,我没有开发过,只在原有的地基上弄了一个花园,这里就是以后我们在c城的家”,叶京源笑道:“当然,我已经让我的助理前往美国看房子了,到时候还会在那边买一栋,以后两边都可以住”。

夏思羽听的动容,说实话,这房子,打从她走进来的那一刻,就挺喜欢的,这样原生态的别墅现在着实很少见,“这房子你什么时候建的,该不会是以前你跟你个姓宋的女朋友在一起时建的吧,那我可不稀罕了”。

“去年建得,我跟她连订婚都没有,我也还没想到过结婚上的事,不过原本我是打断让我父母搬过来住的,但是他们住不惯大房子,家里就三个人,我妈觉得太冷清,当然,我还有其它房产,如果你觉得不满意,可以去其它地方看看,不过就我个人而言,这栋别墅确实是最适合居住的”,叶京源实话实说。

夏思羽对于他这个态度还是挺可取的,她也不希望说一些谎言来欺骗自己,“你先带我进去把衣服换了吧,我想洗个澡”。

“好,跟我来”,叶京源牵住她手,往里走时,欧式的装修,盘旋的楼梯往上,打开门,偌大的奢华卧室呈现在眼前。

“更衣室有你的衣服”,叶京源提醒。

她走进去,十来平方的更衣室让她叹为咋舌,左边是一整排的鞋子,春夏秋冬款的都有,另一边是一排排颜色鲜艳明亮的女装都是当季的最新款,至于中间…。

叶京源用遥控一按,抽屉自动打开,里面呈放着各种各样的首饰,有钻石、有水晶、有玫瑰金…。

夏思羽眨了眨眼,她是经常去自己母亲的更衣室,她母亲也是爱打扮的,可再多也没这里这么多吧,她惊叹,“这得多少钱啊”?“不多”,叶京源薄唇轻勾。

“不多是多少啊”?夏思羽坚持追问。

“这些事你就不用知道了,你只要告诉我喜不喜欢就够了”,叶京源盯着她。

她盯着他,“不喜欢”。

“不喜欢”?他皱眉,掏出手机,“那好,我现在立刻叫陈助理过来运走全扔了”。

“扔了”?夏思羽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你疯了”。

“你不喜欢我当然要扔了”,他理所当然的说,“再换一批新的过来”。

“你以为你是比尔盖茨,可以这么挥霍的”,夏思羽大吼,“更

何况人家比尔盖茨也不这么挥霍的”。

“逗你的”,叶京源笑着摸摸她脑袋,“我说的丢了是转身去卖了,原价卖出去是不可能的,可能还是要亏损一点”。

“我骗你的,不要换了,太浪费了”,夏思羽肉痛的说,这么多东西亏损起来可不是几万块那么简单啊。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