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玉势堵着骑马

%d7%cF%d3%c4%B8%F3赫连昭握住黑色玉牌,双目一阖,玉牌表面登时划过一道幽光,随即他又睁开了双眼,神色似有所思,

少顷,赫连昭抬起头往东方的天空扫了一眼,嘴角依稀挂起了微笑,接着就见他转向白寂,忽然动如脱兔,一把提起白寂破空飞去,

昏昏沉沉中,头痛欲裂,喉咙里一阵干,白寂捂着头缓缓睁开眼睛,清晨凉意透衫而入,令他禁不住打了个激灵,意识瞬间清醒过來,

头顶朝阳初升,放目四野树木婆娑,白寂怔了一怔,蓦地觉來到了一片新的地方,远方的像是断崖的边沿,再向前便是云雾缭绕的深渊了,

看起來像高山之上的平原一般,白寂暗自纳闷,不就醉了一场,何至于一夜过去竟已在天涯之外,

正好奇间,耳畔忽然响起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白寂立刻警觉的回头一顾,原來是赫连昭,

只见他已拢起了乱,面相虽谈不上俊朗,但坚毅英气却是不虚,白寂直视着他,目中满是不解与疑惑,

赫连昭毫不露怯,大步走上前來道:“白道友,你可知这里是此地,”

听此一言,白寂顿时翻了个白眼,自己跟你喝个酒就來到了这里,现在你还明知故问,卖弄什么玄虚,

白寂沒好气道:“赫连道友知道的事情,又何必问别人呢,”

赫连昭语气依旧,朗然道:“不知也不怪,这里可是个好地方,西洲知道的人多,但真正履足此地者却是十不足其一,你很有幸,初來西洲就有幸领略此间的风光”,

白寂心头一震,对方直指自己初來西洲,莫非摸透了自己的來历,想到此处,神色不禁凝重了起來,

正当白寂疑神疑鬼的时候,赫连昭继续道:“君不见,古往今來隔世间,三道九流风波里,这里便是无所不能的风波里”,

隔世间白寂知道,而且不久前刚从那里出來,至于这风波里他确实闻所未闻,难道是个极其厉害的宗派不成,

看得出白寂眼中的好奇,赫连昭娓娓道來:“这风波里在整个西洲可是鼎鼎大名,说起來非正非邪,乃是一处鱼龙混杂的地界,行走其中可以见到不少成名的修道者,也可以见到许多罪恶昭彰的魔头,说到底,它是供给西洲正魔两道做生意的地方”,

“做生意的地方,”白寂不禁讶异,他一直认为修道者专心修道,一切身外之物都是浮云,什么时候修道者也变得这么“世俗”了,

“不错,就是做生意的地方,听起來很奇怪吧,修道者境界修炼辟谷神通,餐霞饮露,做生意求得是什么呢,”赫连昭一连串的反问,仿佛洞悉白寂内心一切,

“一踏上修炼之途,修道者并非无欲无求,相反追求的东西更多,实在的如法器法宝、灵丹妙药,虚的如自身的修为实力,一味的苦修有时候效果并不理想,这时候就需借助外力了,修道者之间互易互惠,各取所需,长此以往便有了修道界的生意”,

白寂似懂非懂,喃喃道:“你是说这风波里,便是西洲正魔两道的集市,”

“到如今,其实已非简简单单的集市可以概括了,风波里一开始的时候只是修道者交换些灵材,慢慢到后來,甚至连一些不为人知的秘辛也明码标价,此地作用相当于西洲的耳目,只要你能付出足够的酬劳,哪怕是藏于九地之下的秘密也能给你挖出來”,赫连昭道,

说到这里,白寂猛地想起妖篆,不知这风波里中能不能解开这种上古文字的秘密,如果真的可以,倒是值得一行,

白寂盘算着,蓦然转面道:“赫连道友一再关照,现在又在下引领來到风波里,再下实在是惶恐难当,可否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呢,”

赫连昭面不改色,似乎早就料到白寂这么问,一点也不因为被怀疑而恼怒,口气坦荡:“我赫连昭做事向來随心,想到一出是一出,见你这位兄弟投缘了,便带你來见见世面,就这么简单”,

这样的理由完全是搪塞,偏偏白寂无可辩驳,总不能说你别有居心,虽然白寂知道背后肯定不是这么简单,然而眼下折人面可不好,

疑惑暂且避开不谈,白寂已经对风波里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现在眼前空荡荡的,连个人影都见不到,难道这就是风波里的样,

非也,赫连昭指着远处天边道:“风波里的入口只在天色将瞑未瞑的时候开启,而且只有佩戴黑玉牌之人,才有资格进去其中”,

白寂两手一摊,无奈的道:“你也知道我是初來西洲,哪里有什么黑玉牌”,

赫连昭示意他稍安勿躁,续道:“这个你无需担忧,某家自然带你來,就有进去的把握,你且等着就是”,

既然这样,白寂便放下心來,此刻还是早间时分,离天色伏暗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他找了一处树荫盘腿坐下,

赫连昭说了,风波里乃是一处做生意的地方,沒有点本钱去了也是白搭,白寂现在就为这以物易物的本钱做准备,

经过剑宗一劫之后,白寂就剩魔心鼎与幽明镜了,什么法宝符箓,包括伏邪阵法打了水漂,一去永不回了,

好在幽明镜中囤了不少炼丹灵材,镜中一日,世间一年,他的炼丹修为已初具火候,给他一段时间十粒八粒上品灵丹应该不成问題,

白寂炼丹的时候,神念全部敛于泥丸宫中,因他是无灵窍的怪体,体内的气息波动亦不外露,别人就是贴在他的身上,也看不出什么名堂來,所以无需担心被赫连昭窥出他的秘密,

魔心鼎一开,白寂便进入了物我两忘的境界,服用血玲珑的时候,有祸也有福,他目前已有照元中期的修为,虽然身体有伤,但灵力运转却更加绵长,

这一次,白寂直接选择炼制赤心丹,所以的在药材的择取上也更仔细了一些,幽明镜药圃中,各种灵材奇药都已大熟,散着充沛的灵气,一株株被投入丹鼎中,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