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夫入榻

金毛狮王谢逊二十年前便名满江湖,在极北寒岛一呆就是二十年,虽然日子清苦,但是岛上资源丰富,食物营养充足,谢逊潜修二十年,武功更进一步,已经可以和白眉鹰王、光明左使这些明教顶尖高手并驾齐驱。

如今屠龙刀在手,更是如虎添翼,非同小可。小郭纵然自信满满,也不会掉以轻心,所以他这次没拿什么木剑装什么越南国宝,而是拿出了那把西北道上夺下来的宝剑。

那把宝剑到底有何神秘之处,小郭偶有空闲,也会推敲,可是并无线索,他也未加深究。

不过这把宝剑也是难得的利器,看得出来是一个大宗师级别的铁匠用上好铁料精心打造而成,非同小可。

当然,天下间的任何利器,也很难和倚天剑屠龙刀相比,小郭手中利剑一扬,笑道:“谢狮王双目已盲,我自然不会用那些软绵绵、毫无声息的小动作对付你,待会劲风所至,便是在下攻击所在,还请狮王仔细分辨。”

他说的自信满满,一点便宜都不沾,谢逊听了暗暗心惊,须知若非此子自认为占有绝对优势,断然不会说出这等狂言。而且刚才他的啸声悠远霸气,已然登峰造极,自己万不可掉以轻心。

要知道,小郭刚才已经说得很明白,擒下谢逊之后做诱饵,吸引天下群雄,谢逊心高气傲,怎么会甘心受擒?

当下谢逊拿出屠龙刀,横刀一封,口中说道:“还请出招!”

小郭哈哈一笑,道:“狮王接招!“

说罢身子一转,金花婆婆三人便是一阵眼花,小郭早已转得不知去向。他修炼授时经已经五年,轻功已经登峰造极,这时越奔越快,如风如火,似雷似电,更加令人惊奇的是,他每一步踏出,都有声响,虽然越奔越快,脚步声响也是连绵不绝,但绝无错乱之感。

但见他四下转动,忽然喊道:“狮王,我出招了。”话音落下,迫近身去便是一剑,剑尖微微触到谢逊肩膀,已然避开。再转几下,又是一剑,再次触碰谢逊前胸之后又退出数丈。

这一次攻守之交,谢逊连续两次中招,竟无反击一招之机,而他也看出,对方若是要他命,恐怕第一招便能要他命,自己空有屠龙宝刀,却毫无用处。

金花婆婆暗暗心惊:“原来当日在破庙里,郭奉武和那青海派高手一战,不过是猫戏老鼠而已,没想到数年间,他便有如此出神入化的境界,却不知灭绝师太的武功,达到何等地步?”

谢逊虽然知道自己不是对手,但是也不甘心,自己还未出手一招,便已经是必输之局,这要传出去,自己的老脸往哪里放?

当下一声怒喝,扬刀挥向小郭,屠龙刀所击之处,正是小郭的位置,谢逊眼睛虽盲,耳力却是上佳,方位判断分毫不差。

小郭冷笑一声,身子一侧,轻轻避开神刀一击,手中利剑一点,击在屠龙刀刀身之上,内力所至,便将屠龙刀挡开。小郭笑道:“谢狮王果然宝刀未老,这一刀之威,天底下不超过十个人可以招架!”

他这话实在有点气人,可谢逊也无可奈何,只是简单地几个回合,他便知道自己不是对手,纵然屠龙刀在手,也无法伤及毫毛,可是以金毛狮王的高傲性子,他万不可容忍自己区区几招,便败给一个峨眉派后辈。

当下谢逊一声大喝,手舞屠龙刀,听音辨位,一刀一刀的向小郭劈去。

他挥刀如风,快如闪电,势若奔雷,将自身功力发挥极限,每一招都是搏命方式,一时间刀锋大盛,山岗之上尽是刀影,以及金毛狮王谢逊的呼喝声。

金花婆婆等三人早就避得远远地,却见小郭宛若游鱼,在刀锋之中闪来闪去,屠龙刀半点也不沾身。

令人惊骇的是,小郭每一次腾挪,脚步踏地,声响很大,很明明白白的告诉谢逊他的位置。

众人皆知小郭自负神功,不屑于欺负盲眼狮子,所以发出声音,方便金毛狮王听风辨位,谢逊也是知道,但是他怎能因为这个就认输?

半柱香时间过去,小郭突然向后一纵,一时间身子宛若长虹,一下子越过十几丈开外,昂然而立,笑道:“狮王,你武功高明,只怕已经和成昆不相上下,不过我若出手,一招峨眉派的截手九式中的截掌式,便可夺下你手中的屠龙刀。”

金毛狮王心中一凛,口中却道:“郭少侠武功盖世,老夫甚为佩服,只是阁下一招便可夺下屠龙刀,老夫确实不信,纵然武当张真人在此,恐怕也不能办到。”

“好啊,那就试试。”说罢,小郭一声短啸,飞身前纵,一瞬间便越过十几丈的距离,宛若长虹贯日一般,闪电一般便到了谢逊身边,只见他左手一格,挡住谢逊左臂,身子一个转身,右手一切,迎着屠龙刀身,正中谢逊右手。

谢逊只感到右手一震,屠龙刀便如活了一般,猛然震开五指,飞了出去。

小郭随即身子后纵,于半空中抓住屠龙刀,飞身纵出十几丈之外,稳稳落地。

小郭笑道:“只不过一把绝世宝刀而已,谢狮王得到它又有何用,见不到成昆,你如何能够报仇?”

谢逊深深吸了一口气,暗运内力,发觉并无异处,心里微微放心,虽然屠龙刀被夺,但是他深知对手实在高出他很多,心态倒是平衡,沉吟道:“郭少侠一再提起成昆,可知道他的下落?”

小郭道:“我自然知道他的下落,此人投入少林,法名圆真,在光明顶一战中假死脱身,若我所料不差,此人现在密谋掌控少林和丐帮,意图搞垮明教,可真是矢志不渝啊。”

谢逊沉默片刻,又道:“多谢赐告。”

小郭哈哈一笑,右手一扬,屠龙刀便飞出数十丈开外,准确落到金花婆婆身前,“唰”的一声,刀身插入地面岩石,如穿朽土。

谢逊眼盲,但耳朵却听得清楚,知道对方将屠龙刀扔到金花婆婆身边,心中疑惑:“韩夫人用什么方式让此人将屠龙刀转增给他?“

小郭笑道:“谢狮王,当年你在王盘山岛夺走屠龙刀,这屠龙刀便归你所有,如今我夺得此刀,这把刀便归我所有了,我转赠给金花婆婆,自不需要得到你同意。”

谢逊无语。金花婆婆呵呵一笑,道:“老婆子要多谢郭少侠了。”

小郭道:“前辈曾说,这辈子就与家师交手不敌,原因就是没有趁手的工具,如今有了屠龙刀高,想来失利之后,没了借口吧?”

金花婆婆怒极反笑,心想:“这家伙想请我做客卿,却说这等话,果然尊师重道。“

谢逊道:“郭少侠,你豪情万丈,且尊师重道,一身侠义之风,老夫愿意做囚下之客,只求你一件事。“

小郭道:“谢狮王想让我将成昆弄来,交给你处置?”

谢逊道:“正是。”

小郭道:“成昆罪孽深重,且投奔元廷,对付我六大派的时候也出过力,此人当抓,我答应你便是。”

谢逊道:“如此多谢。”

小郭道:“既然如此,谢狮王那就待上一天,明日一早,在下在船上恭迎狮王大驾。”

谢逊一声长叹,转身慢慢走向自己那座茅屋。

小郭转身对金花婆婆道:“前辈,我以屠龙刀为礼金,聘请前辈做我客卿,还请前辈考虑答应。”

金花婆婆道:“你自信我手持屠龙刀,依旧不是尊师灭绝师太对手?”

小郭道:“那是自然,家师五年来武功大进,想来能和武当张真人并驾齐驱,前辈纵然宝刀在手,恐怕结果一如五年前。”

金花婆婆心道:“郭奉武擒获谢逊,以他为饵吸引天下群雄,明教自然会去;加上还有灭绝师太也会现身,那我在胶东安伏,那些人未必能够找到我。”

想到这里,金花婆婆微微点头,道:“郭少侠如此诚心,老婆子不答应,就不近人情了。”

小郭微微一笑:“多谢前辈成全。”

金花婆婆袖子一摆,抓起屠龙刀飘身而去。小郭走到周芷若和殷离身边,摆出一个邀请的动作,笑道:“在下请二位姑娘畅游灵蛇岛,还请答应。”

两位姑娘都是脸色一红,美目泛出喜悦的色彩,一起点了点头。

三人漫步岛上,此时,天空开始变化,天边开始泛出越来越多的红色,一堆并不浓厚的白云遮住了太阳,折射出耀目的红霞,红霞慢慢布满了蓝色的天空,越来越亮,映照在海面之上,仿佛这海也成了天,天也成了海,绚烂地连成了一片。

片刻之后,那一轮红日冲过了白云遮蔽,重回空中,海面经阳光一射,更是如同被打翻的颜料盒,数不清的各种色彩统统混合到一起,互相融合渗透,形成了一副极其丰富而又绚丽的画面。

周芷若叹道:“真是美如画啊。”

殷离道:“这景色,岛上也是很少见呢。”

小郭点了点头,伸手拉住两位姑娘,二人脸色一红,露出温柔的神色,周芷若还略略的挣了一下,殷离却是任他握住。

小郭叹道:“这说明我华夏便如红日,元廷不过是一朵白云,纵然一时能够遮蔽红日,不需多久,便会成为过眼云烟。”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