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较污的看了会湿的污文段

眼睛没有焦距地望着窗外,消化,分析着这个消息。

目的,我真想不出来。当时爷爷说杨末童成为原家的养子,看爸妈平静的样子,他们显然是早就知道了的,但是婚讯呢?天底下没几个父母是不爱自己的孩子的,如果他们早就知道了此事,为什么不说,就算是被限制住了,多多少少也应该会表露出一些信息,我不可能没发觉。唯一的可能就是,爸妈并不知道当时爷爷说“从今以后,末童就是原家的孩子了”的深层含义。在爸妈出外这件事里边,十有七八是爷爷动了手脚,只要成功支走了他们,这段时间里面,爷爷对我们做什么都可以,等到他们回来,事已定局,就算爸爸有再大的权力也无力回天了。

杨末童说是从小定下的娃娃亲,就是说这是爷爷自己的决定,当事人除了爷爷和杨家的人应该不会有其他的人,爸爸妈妈都不知道的事,应该是爷爷当年秘密定下的,我可以肯定,近年的和原家交好的家族里没有杨姓。那就是十六年前,某一个辉煌的杨家?

脑子被这些复杂的关系扰得一团糟,我努力的回想这出国前见过的人,一想到从前的事,我脑子就一阵绞痛,记忆碎片飞快的闪现,却像刀刃一般刺得我生疼。

可是我却不受控制的想要知道更多,根本顾不上那种眩晕,那总疼痛,尝试着捕捉某一段记忆。

一个寂静的空间,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地面冰冷的触感让我不寒而栗。可我却像被困住的了一般,叫不出声,也不动不了。我感觉一种刺鼻的气味铺天盖的的袭来,我闻不到它,可是有感觉十分真实,有十分模糊,这个空间的一切给了我一种熟悉感,好像是曾经发生过一样,可一切又是那么的未知。我干脆闭上双眼,让自己的精神集中,想想要怎样挣脱。

耳边好像传来了声音,那么渺小,不真切,我迫切的睁开眼,一束尖锐的强光打进了我的眼眸,刺得我睁不开眼!眼前的世界变了明亮,却又模糊,虚晃着的白色人影,余光扫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捕捉到杨末童紧张的目光,心中的那股恐惧感瞬时被压了下来。

看到身处的是医院就明白,自己刚刚是晕倒了,而那个黑暗的空间很有可能是那段我想要捕捉的回忆。因为我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更多,刺激到大脑所以晕倒,之后驾驶位上的杨末童发现之后将我送来了医院。

“。。。。。。来交下药费!”估计是某护士在喊人,杨末童起身,担心的望着我,我摆摆手,让他赶紧去。

心中诧异,这算不算是心有灵犀?

此时身体还是软绵绵的,可是喉咙干得不行,自己好不容易坐了起来,先要下找杯水喝。

“同学以后要注意休息,特别是你别节食啊,小小年纪的,身体最重要。。。。。。”

我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说我节食减肥,根本就没有的事儿!

家里长辈也一样,总觉得我这个年纪的女生把减肥当成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见到我见喜欢说这一类的话,一遍又一遍,我耳朵都快生茧了,但我从来就没有减肥过!不能先了解情况嘛?叽叽喳喳得多烦人!

正想抬头给这医生一记眼刀,眼前就出现了杨末童骨感修长的手,一杯水。

来不及说谢谢了,沁凉的液,体,流,入喉咙,立刻感觉好多。

“你啊,要好好照顾自己女朋友,别让她减肥啦,看看都营养不良昏厥了,你们这个年纪最重要的就是身体。。。。。。”

这个医生怎么这么惹人烦?减肥,减肥,他是不是对脂肪情有独钟啊?

“是是是,回去一定好好管管她。。。。。。”

接连着说了三个是,杨末童你觉得特别好玩是不是?开什么国际玩笑!还回去好好管管我?我眼珠子都快等出来了,如果眼神是把刀,手中的这个杯子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我在底下都不知道翻了多少个白眼了,努力平静自己,额,人家医生好歹也是个为人民服务的职业。

深呼吸,再吐气。

“还有啊,她要是再这样,以后很有可能引起。。。。。。”

我靠!你烦不烦啊!

看来这眼刀子是不能免的了!

抬头,可这眼刀子还没发,我就差点花枝乱颤了!

眼前这个算并不算是个天神,眼镜下完美无瑕的脸庞,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呃呃,好看的根本找不到词来形容了。

额,我承认自己是有一秒钟的失态,但是!我很快就恢复了,哼,长得好看又怎么样?叽叽喳喳地像个大妈。。。。。。

还真把自己当医生了,看着不过二十五六岁的样子,最多就是个出来实习的。。。。。。

“医生”我一脸无语加微冷的望着他,“我感觉好多了。”意思是,你可以闭嘴了。

“额,行,你以后注意啊,别顾着节食,要注意营养。”

呃呃,又来了,我竟无言以对。

我一脸用假到不行微笑的望着他,点点头,装出很乖的样子,眼底满是无语。

“杨,扶我起来。”

或许是对那称呼的诧异,杨末童生生的顿了顿,之后眼中闪过不可置信的神情。

我心底苦笑,像我这样,不反抗,反而安然接受,应该是爷爷没有料到的吧。

然而他并没有扶我起来,而是将我拦腰抱起,额,这人是有多喜欢这样抱人?

今天无语了次数多了些啊。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