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么与儿女息在线阅读

大长老浑身如图散架,却因为夜青冥那一掌太狠,整个人埋在石头里,动弹不得,只期望北长安能来救他了。

而北长安,过去在热带雨林执行任务经常会当‘人猿’玩,现在终于找到了那时的味道,她忍不住一边快速荡,一边大声“嗷呜呜呜~~”的叫喊,心想反正阵法没有人,就这么浪一会没有事的。

而夜青冥有点怪异的看着北长安,他的阵法很好玩吗?

而大长老依旧在人形大洞里动弹不得。

北长安浪是浪,终究是要浪到头的,等北长安一头栽进尽头的雾里的时候,她心里如同有一万只羊驼飞奔而过,最后一根树藤由于自己玩的太起劲没有抓住,还好及时护住了头,没有什么大碍。

北长安站起来,发现自己处于灰蒙蒙的一片,知道这是阵法的中心,也收起玩心,感受了一下这些雾,让北长安奇怪的是,这些雾并没有魂力波动,而是——地狱的气息,而且很浓烈,让人忍不住害怕。

北长安穿越才几天而已,身体还没有缓过来,折腾了这么久,体力早已有些不支,她强行运行玄灵,已经有些头昏眼花,她盘腿而坐,痛苦的表情像是在迎接着什么,不一会,她的表情越来越痛苦,“今天……是月中的……一天,那个……又要来……了……”

“咔呎咔呎……”北长安头发瞬间变成白发,红衣如血,全身开始结冰,从盘着的腿,到腰,北长安抽下头上的木簪,猛地扎进大腿,大腿顿时血流如注,但北长安的脸色虽煞白但神色不那么痛苦了,像是得到什么救赎一般。

她的血流到雾上,那些雾剧烈颤抖了一下,不过因为是气体,所以微不可见。(不是花千骨.)

大概一个小时之后,快蔓延到脸上的冰才慢慢消退,而那些雾,早就在血滴到上面一会之后就消散了。

夜青冥坐了起来,她的血带有仙气,能化解冥域结界,她到底是什么人?

(在这里我解释一下,我之前把魔靥写成血魇了……)

北长安本应喘气的,她硬是把气压在胸口,享受窒息的感觉。

发作的时长越来越长,先适应,也许到时候……自己才不会痛苦吧。

北长安调息了一会,继续往山上走去,这次北长安不敢大意了,飞速狂飙,终于走到类似于四合院的建筑前,这个建筑,外墙有一些精美的祥云壁画,墙头有勾起的琉璃瓦,北长安推开大门,一伸脚,踩上一个软绵绵的东西,刚好那个东西发出一声凄凉的惨叫。

感觉一脚明显的下坠,北长安低头一看,嘴角一抽:门口的地上,一个明显的人形大洞,里面是一个还在抽搐的背影,背上还残留着一只脚印。

小剧场:工棚是石头搭的,很坚固,外面下着暴雨,北玖妖浑身湿透的看着面前三人,咬牙切齿道:“行啊你们,是劳资创造了你们,现在居然这样对我我!”

可惜没有人理她,北长安睡觉,安沫幽化妆,魔靥向她咆哮。

北玖妖一刻钟后缩在墙角画圈圈。

没有弃坑只是在想过几天军训我会不会死……应该可以撑过去……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