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汉玩小嫩苞小说

当天晚上曲赞喝的有点多,回去的时候陈沿把他扶下车的时候他有点意识飘飘然。

一开始他没多在意的靠着陈沿往房子里走,刚迈了两步台阶,酒却突然醒了一样,把陈沿推开,自己慢慢往回走去。

走到刚才坐的那辆车的旁边,那里正停着一辆白色的阿斯顿马丁,曲赞在车头前蹲下来,非常认真地去看车头上的那块车标,他脑子里有一瞬间的空白。

这该死的熟悉感,他不可能会忘记上辈子冲着他的日产车撞上来的跑车就是这个型号。现在这车居然出现在这里,足够让曲赞觉得五雷轰顶了。

“曲先生?怎么了?”

陈沿被曲赞现在的表情吓得不自觉的放低了音量,因为曲赞现在的表情着实称得上惊恐,这还是他和对方接触以来从没看到过的。

曲赞慢慢站起身,抱着脑袋使劲敲了几下,想让自己的脑子更清醒,然后又转头盯着陈沿看了好一会儿,突然觉得一切都变得不怎么真实,觉得有点讽刺。他有点分不清自己究竟是不是在做梦,只是这辆跑车让他在这一刻觉得他还活着这件事有点似真似假。

他方向不明的朝空中挥了几下手臂,想说点什么,但话在嘴边打了几个转,就是说不出来。

陈沿看他这副样子,以为他酒劲上来了,想上前把他带回屋子里去,却被一把推开。

曲赞指着他的鼻子,很明显是警告他离自己远点。然后他就那么在跑车的车头前蹲坐了下来,偏着头盯着车看了十几分钟。

在陈沿想他是不是睡着了的时候他终于踉跄着起身,围着跑着转了一圈,然后迷迷蒙蒙的指着车对陈沿说:“很好,很好……”

然后丢下被弄得莫名其妙的陈沿自己走了。

曲赞进了屋径直朝楼上的卧房走,感觉脑子里很多事情闪现,杂乱无章,一看到床就倒了上去,没几分钟就睡了过去。

他是被邵运文在他脖子上摩挲的手给弄醒的,他半睁开眼看了看有两天没见的人,闭上眼睛准备继续睡得时候突然想起了昨天晚上看到的那辆跑车,仅剩的睡意瞬间没了。

他想他是不是得赶紧离开才行,犯不着重新活一次还要同样的死法。

“听陈沿说你挺喜欢楼下那辆阿斯顿?”

邵运文看他虽然醒了,却有点木呆呆的样子不知道在想什么,他没看到过这样的曲赞,心里面产生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柔软,即便是在连着两个晚上没法休息的现在,居然感到很轻松,而不是疲惫。

曲赞推开他的手起身,一边系睡衣带子一边道:“喝多了脑子不清醒而已。”

“喝多了都喜欢,那是真喜欢了。那是前段时间医生说小唯表现的挺好,当作奖励买给他的。我让人另外给你弄一辆。”

曲赞搭在睡衣带子上的手僵住了:“不是你的?”

邵运文浅笑了两声:“我喜不喜欢这种张扬的车,你当真不知道?你以前不是总说多爱我,多了解我吗?”

曲赞转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床边的邵运文,对方因为最近这段时间邵氏发生的事看上去憔悴了不少,黑眼圈很重,微抬着头看他,嘴角的笑意在曲赞的注视下渐渐消失了,像是突然发现自己说了曲赞不喜欢的话,有点气馁的偏了偏头:“当我没说。”

曲赞没有再理会邵运文,他直接进了浴室泡澡。

躺在浴缸里,他一遍又一遍的回忆上辈子最后那一个小时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却怎么都想不起撞他的车里面究竟是坐的谁。

他和邵运文说了自己要离开的事情之后,那辆车跟着他开出来,他从没想过不是邵运文开的,他也没办法确认当时邵运唯就一定没在银城岛那边的别墅里。

当时他从那里离开的时候是晚上,房子又是在别墅区最远的地方,整条路都被两边高大的梧桐树所遮盖,只是借着依稀的路灯从后视镜看到在后面车是什么样,之后他根本没来得及反应对方是冲着他来的,直接就被撞了。

他活过来之后一直认为是邵运文撞的他,是因为他意识消失之前确实从来人身上闻到了邵运文惯用的香水。

可他认识了邵运文那么久,真正看到邵运文开车的次数五根手指头都数的清,这个人似乎是真的对车不怎么感兴趣。

曲赞觉得真是荒唐,他想说服自己“可能不是邵运文撞死他”的想法是错误的,可他脑子里总想起邵运唯在开车撞他的事情上是有前科的。

曲赞想的头都痛了,脑子里却越来越乱,他得离开这里,他不能让这件事情把自己给搅乱了。更何况邵运唯得车在这里,人即便现在不在这里,早晚得在这里出现,他实在是对和这个像不定时炸弹一样的人见面反感极了,能不见最好不见。

可等他收拾好下楼的时候,却看到邵运唯正笑嘻嘻的和他哥耍赖不想再回英国,他看到曲赞下楼来,脸上的笑容瞬间就没了,立马坐到了里楼梯口最远的位置,面无表情的盯着曲赞,不知道的人以为曲赞杀了他全家。

邵运文看到他拎着前两天给曲良买的东西,就知道他又要回安城去:“小唯只是顺便过来看看我,你……”

曲赞的目光在面前这两个人身上来回打转,脑子里闪过无数的画面和镜头,原本真的打算回安城的他最后鬼使神差的开口回道:“庄铭要去安城,我去趟雅悦让他把东西带回去。”

曲赞在看到邵运文那张有点急于解释的脸和他弟弟那意味不明的神情时,突然异常冷静的透露了自己是要去雅悦。

他就想看看邵运唯是不是真像他哥说的那样,现在很听心理医生的话。

邵运文明显松了口气,笑了笑道:“好,注意安全。”

曲赞半眯了一下眼睛,把目光移到邵运唯的方向,挑了挑一边的眉毛:“应该很安全吧?”

邵运唯双手抱胸的瞪视着他,曲赞仿佛看到了那目光里隐藏的歹毒,他也不确定。

邵运文以为曲赞是在嘲讽他,自动就闭了嘴。

曲赞开了自己的车出门,把速度控制着一直看后视镜的情况,快到市区也没发现邵运唯的车,突然想到邵运唯就是真的要跟来也不会让他哥知道,自己因为突然发现的这件事情成了惊弓之鸟居然吓得有点糊涂了。他暗笑自己一把,加速往雅悦开去。

曲赞突然去找庄铭,还提着新出的“辛普森一家”积木玩具,让庄铭大感意外。

“怎么,你们家邵总麻烦事太多没人陪你折腾,到雅悦来玩积木?”

曲赞没像往常一样不客气的给他翻着白眼损回去,把东西扔到地上,坐下来只是看了他一眼:“有烟吗?”

庄铭看他表情不对,立马就正经了:“干嘛?你不是早戒了吗?”

曲赞支着额头靠在沙发上,闭上双眼,揉着发疼的额头:“给我一支。”

庄铭听出了他语气里的坚定,于是不再多说,起身从外套口袋掏出烟盒扔了过去。

曲赞接住后抽出一根点上,狠狠地吸了一口,然后有点嫌弃的看了看烟头:“这焦油含量是不是太低了?”

庄铭拍了拍办公桌,开玩笑嘲讽道:“要劲儿大的?那要不要来点别的?”

曲赞没接话,连着两口把手上那支吸完,好在他没打算再来一支。

自从曲赞把邵运文当个屁以来他就没见过曲赞这样,还连烟瘾都犯了。

“别跟我说邵运文还有本事让你苦恼。”

曲赞弯下腰揉了一把脸:“这次我也搞不清楚是邵运文还是他弟了?”

庄铭没法理解:“什么?这次他们又搞了什么幺蛾子?说出来听听。老/子弄不死他!”

曲赞抬头盯着庄铭有点凶狠和义愤填膺的脸,确实不知道怎么开口解释那是上辈子的事,怎么给他说自己现在突然搞不清上辈子究竟他/妈的是谁把他给撞的没了命。

他张了张口,最后只好说:“反正有那么一件以前发生的事情,我搞不清楚是他们两个谁干的。”

说完他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看向庄铭的目光带着那么些茫然。

庄铭在心里叹了口气,坐到他旁边,摇了摇他的肩膀:“你不说他们已经对你没什么影响了吗?”

曲赞抿紧了嘴角,摇了摇头:“这件事情不一样。”

“很严重?”

“算是吧!”

庄铭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一拍手:“那你还唧唧歪歪纠结个屁,你管他是那两个王八蛋中哪个做的,总归做的人身上都流着邵家的血。你脑子短路啦?这么简单的事情,苦恼个毛线啊!”

曲赞侧头看着他的脸,一瞬间犹如醍醐灌顶,可不是吗?管他是谁干的,那也都是邵家的人。难不成不是邵运文干的,自己还会心软不成?

他越发觉得自己脑子今天早上是被屎糊了,这根本就不是个该纠结的事情。

他不禁自嘲的笑出了声,想自己一定是最近暗地里太过关注发生在邵氏的事情,才一时间没想透。

他拍了拍庄铭的肩膀:“你说的没错,我是脑子短路了。”

然后就在庄铭不解的目光中起身伸了个懒腰,情绪突然就阴转晴,边往门口走边说:“让人给我开个房间,我就还没醒彻底,先睡一觉。我顺便等个人。”

庄铭看他打算就这么撒手离开,赶紧起身拉住他,突然问到:“邵氏最近被上头紧盯着三天两头找麻烦,你知道原因么?”

曲赞转过身有点疑惑的扁了扁嘴,淡笑一声:“我比你更想知道,要是有机会能给邵运文找点麻烦我是求之不得。不过貌似我还没资格凑这个热闹,要知道我现在钱都被套死了,想干什么也不方便。真的有点可惜啊!这时候给他来个釜底抽薪什么的,一定会让他记忆深刻。”

人在遇到出其不意的问题时很难立刻编好谎言,就算编好,神情也很难掩盖,所以庄铭才突然袭击的问了这个问题。

可是他看得再仔细,也没有在曲赞脸上看到除了惋惜以外的其他情绪。

他收回手,心里松了口气:“你等什么人?”

曲赞瞪了瞪眼睛:“你警察啊?好奇心这么重。”

然后捡起之前扔在地上的积木袋子,关门前不怎么上心的回了句:“你不认识的,人也有可能不来。”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