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她日出了白浆10

第二位提问者是原本准备脱离组织,飞向马尔代夫看沙滩海浪仙人掌老船长的李如(网名是完蛋一次就定了),这货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早已被资本主义的开放**思想所蚕食,笑得暧昧又**.荡,“上过……几个雏的啊?”

这问题问的连我这个看是非之人都不免面红耳赤,心里感叹,啧啧,这问题真是一个比一个重口,一个比一个有深度,一个比一个不堪入耳,真是……太刺激太好玩儿了!

刘昊不禁面色潮红愤恨不已,破口大骂道,“你们这帮孙子,不带这么玩儿的。”

不过,愤恨归愤恨,以三班人民的烈性,是根本不会有人敢选择大冒险的,即便答案再难以启齿,也得老实回答,除非抉择出一个可以信得过的人帮忙,但往往跟你很熟的人除了非常了解你的生活之外,还可能有意间就一刀插下去把你害得更深更要人命,所以这个信得过的候选人是非常的难挑,就像现在的刘昊,他也算是疾病乱投医了,不稍微权衡一下利弊,就把自己的生杀大权全权托付给了他的死党张天。

张天(网名:我的偶像是包大人)向来以包大人马首是瞻,以公务家事为先,却是一十足的闷骚男,回答完问题,“就一个,我现在的老婆。”动作之迅猛,立即召唤刘昊去亲高中的暗恋对象,而且要嘴对嘴的。

大伙儿眼见着刘昊蒙圈了的样子,随即又转为愤怒到吃瘪的模样,心里暗爽不已,面上还毫不掩饰的嘲笑。

这一招不可谓是绝啊!直接把刘昊往死路上逼。

刘昊哭声痛斥,“你口口声声说是我亲兄弟,你就这么害我,你枉为人弟,你这挨千刀的孙子。”

张天毫不留情,笑起来牙缝间还泛出一丝寒光,“我怎么会是你亲兄弟呢,你亲兄弟早就被你爸冲进下水道了。”

大伙儿一听拍桌狂笑,个个笑得东倒西歪,眼泪横飙,纷纷从闪闪的泪光中目送泫然欲泣的刘昊离开,又目送他走到奋力献唱的班花大大邵玉环面前。

只见刘昊站在班花面前,凑到她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大家立即严阵以待憋住了笑,定神静息观察事态。

班花笑着回应了刘昊一声,刘昊便趁其不备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强吻了下去,随即在班花处于震惊状态下还未反应过来之时,快速的逃离了案发现场。

这场高.潮迭起的恶作剧带给人们的视觉冲突实在太过强烈,以至于我们这桌早已料到剧情发展的民众也忍不住屏息观望,周围毫不知情尽情嗨歌的麦霸也跟着一致忘记了唱歌。

刘昊回来的时候,面色还些微喘,神情极度不自然,甚至有点魂魄离体的愣神,幸福来得太突然啊,估计连他自己都跟班花一样,沉浸在甜蜜蒙圈的状态,久久无法自拔。

张天率先起哄,奸笑着凑到刘昊面前,“校花的滋味儿怎么样啊?”

刘昊傻乎乎的笑,笑得特别花痴,“水蜜桃的味道。”

在座的个个忍俊不禁,刘昊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荤话,立刻暴跳起来,给了笑得前俯后仰的张天一记大力“泰森拳”,怒骂,“你大爷的还敢提,你个坑爹的货,老子弄死你个黑心的。”

杨聪忍了笑,见缝插针问:“哎,你刚和邵玉环神神秘秘的说了什么啊?”

刘昊不假思索,“当然是问她有没有男朋友,不然我这种挖墙脚行为简直禽兽不如天理难容。”

此话一出,大伙儿就已经明了了班花此时的感情状态,在场的单身男士不免蠢蠢欲动,观望着班花此时的地理位置,企图趁虚而入,将其收为靡下的一朵自家盆景鲜花。

我心如明镜,对着赵玟轩幽幽出口,“我觉得刘昊很可能会把班花拿下。”

赵玟轩疑惑的看我。

我解释,“按照正规偶像剧的套路,这个结局一定会是必然结果,解释起来其实很符合科学,因为有研究表明,80%的女生都喜欢被强吻的感觉,这是出自荷尔蒙的先天反应,虽然刘昊这个人有点木讷,可以班花大大以往交友的经历来看,她恰恰好就是喜欢刘昊这一款的,所以这个结局很好推论的。”

哎呀!我都开始佩服自己的逻辑能力了,分析得好有道理啊!

我刚要给自己的发言作结论性鼓掌,赵玟轩一脸探寻的看我,“喜欢被强吻?”

我愣怔,这人也太会找重点了!

赵玟轩继续看着我,眼神深邃带着戏谑。

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我赶紧撇过头去,不再理他。

那些专心嗨歌的人看到我们这桌这么热闹,纷纷跑过来加入,包括过刘昊调戏的班花大大,也硬生生的被拉拢到我们的阵营里,一下子整个方桌被围得水泄不通,大家只好就地扩散。

第二轮酒瓶投掷开始,这一次不幸被抽中的是方可儿,我在一旁幸灾乐祸,当事人倒是处事泰然得很,再怎么面不改色,只要摊上三班这么个邪恶的大家庭,一会儿就让她有苦说不出。

万万没想到的是第一个提问者居然又是刚刚坑了自个儿手足的张天,我再次兴高采烈的围观,只见张天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张口就问出一个内涵系数极高、引无数女性深思的问题,“如果你想和梁成俊那啥时,而他刚好在打游戏,你会怎么做?”

众人齐声哄笑,太绝了,实在是绝!

只见方可儿和身旁的梁成俊对视了一眼,脸上表情默契一致,皆是气定神游镇定自若,方可儿轻启红唇,不紧不慢,“他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从来不打游戏,我根本不用为这种事烦恼。”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在场女性唏嘘,暗叹:找男友就该找这样的。

人群中,我依稀见到了方可儿周身光芒万丈的女权主义光辉,她所代表的女性形象也猛然高大威武了许多。

可任你方可儿强权地位根深蒂固又如何?咱三班人民的“求知欲”亦是不容小觑、坚韧不拔、难以击退的,李如抛出第二个重弹问题,“生理期到了,你的另一半是如何解决生理问题的?”

方可儿思想跳跃得飞快,脑回路一转,竟在一刹那间想出了绝佳作战方案,她求助了同盟梁成俊,梁成俊轻而易举的化解了危机,“我没有你口里所谓的生理期,所以根本不用考虑这个问题。”并提出冒险方案,就是让方可儿亲他一下,对于一对长期非法同居的狗男女来说,当众亲吻脸颊是一件跟吃饭一样轻松的事情,所以实行起来根本没什么难度。

就这样,一个“核心理念”,两个“应战对策”,两个“根本不用”,就这么步步避开杀招,轻松的躲过飞刀,利落的完胜三班邪恶力量的代表。

我不由得瞠目结舌,偶像啊!偶不由自主想要对他们狂砸“米田共”的狼狈为奸狗男女的形象!

酒瓶再一次旋转,就在快到达我面前的时候,刚好停了下来,我松了一大口气,看来今天作为寿星公,人品也跟着得到了一次百年难遇的大爆发,我暗暗窃喜,没想到这次被霉运之神抽中的倒霉蛋居然是赵玟轩,我简直笑得合不容嘴,一派翘首以盼看大戏的势头。

哈哈,让你丫玩我,玩人必定被人玩,我说过老天爷迟早得收拾你这妖孽的。

赵玟轩看我幸灾乐祸的笑个没完,挑着眉费解,“我被抽到,你似乎心情特别好?”

我憋住笑意狡辩,“没有啊,我只是庆幸自己没被抽中而已。”

赵玟轩笑得一脸玩味,在我耳边轻语,“你要清楚一件事,现在场上我们俩是属于一个阵营的,一荣俱荣,我被抽中意味着被提问话题中必定会涉及到你,别高兴的太早。”

我一下子笑不出来了,沮丧的邹着五官,这话再明显不过,在场的每一对情侣都是被捆绑提问的,只要当其中一个人被提问,另一半固然也是难以避嫌的,而作为假情侣的我和赵玟轩来说,现在就属于这种捆绑关系。

第一个提问的居然是宋桥,忽然一下子加入太多人,我都注意到他是什么时候加入的,话说从我来到ktv的时候就一直没有看见他的影子,也不知道他干嘛去了,不过提问者既然是宋桥我倒放心了不少,就冲我是他手下一得力助手的情面上,他也该手下留情一点儿是吧。

于是,我疯狂的给他使眼神,以求他在问题中尽可能的少触及到我,结果我眼神使得都快抽成斗鸡眼了,宋顽石这尊大佛竟全然无视我的卖力抛媚眼,不过还好他很给面子,只问了一个简单的问题,“你交过几个女朋友?”

全场期待注视的目光颓然暗淡了下来,除了我,我双目明亮,闪着盈盈泪光感激不已,崇敬膜拜的看着他。

赵玟轩显然也很意外,笑笑回答:“两个。”

我一听答案觉得奇怪,小声询问他,“你不是只交过一个女朋友么?怎么又成了两个了,难道你先前给的相亲简介是假的?”

赵玟轩很无奈的瞥了我一眼,简单的吐了一个字“傻”,然后就没有下文了,根本没有继续解释下去的意思。

我还没研究出他说的是“傻”字还是“啥”字,就听见杨聪贼笑的问到:“你跟现任(温暖)……嗯……”话还没说完,我心里就一个大咯噔,料想到该孙子的狗嘴里也不会吐出什么好牙来。

“……第一次在什么地方?”杨聪**.笑不已。

我微微有点囧,丫有点创意没有?提的还是最初发难刘昊的梗。

赵玟轩淡定的笑了笑,竟堂而皇之的提出现场求助,我都为他着急,小声制止,“求助什么啊你?你就老老实实的澄清咱们是清白的不就行了,冒险可比回答问题更冒险呀。”

此人也非常之倔强,不听好人言,一心一意的非要继续现场求助,他要求现场求助也就算了,可偏偏选择求助的对象竟然还是班长,三班腐朽文化之代表人物啊?!

我汗颜,这人是不是疯了?

还好班长特别不给面子,毫不犹豫的断然拒绝,笑得假装清纯一般的猥琐,“我就想知道答案,你还是从实的满足我的好奇心吧。”

说完还暧昧的对我莞尔一笑,我一个激灵寒战不已。

赵玟轩曲线救国,用更大的利益诱惑劝说班长,“你难道不觉得大冒险比知道答案更好玩一点吗?”

老袁转念一想,觉得此话还颇有道理,点头就答应了,快速笑着回答:“不好意思,没有现任。”

杨聪不满,“我说的现任很明显是指对方有的情况下,你既然没有就不能钻空子,得重新回答一个,就说和前任吧。”

老袁狡诈应敌,“前任什么,你分明问的是现任,我不管,问什么就回答什么。”

杨聪愤怒,“你这是偷换概念耍无赖。”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