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按摩师给我带来的高朝

“今天天气挺冷的,这里又是郊区,染染,我们到二楼的咖啡厅吧,还能坐着,我们几个着样傻站着也不是回事,是吧。”周松若话里是在征求周樱染的意见,但是手已经揽上周樱染的肩膀带着人走了。

“也是呢,小柔,你们也跟上嘛,在二楼看这里的风景很美的。”不知不觉被带着走的周樱染,转身才看见她离林清柔跟战奎岚她们已经有一段距离了。

“喂,你俩兄弟去哪里啊,我家小弟媳妇儿又不是看不见,你让她带她同学去就好啦,你俩赶紧过来跟我练一下手。”原本今天约在赛车场就是因为战奎岚下个星期在国外有比赛,才叫上周家兄弟练手的,至于其他人士凑热闹的。

“手痛。”心灵感应良好的双胞胎同时说出了这个根本不能说是借口的借口。

“你俩混小子,借口也找个好点啊,喂,你俩给我滚出来啊。”战奎岚此时正在大叫着,暂时忘记了她那御姐风范。

而造成这结果的周家兄弟早已经拉着周樱染走到了空地旁边的咖啡厅,并且头也不回的打开门走了进去。

“哥,你们俩这样不好吧,怎么说也是岚姐带我过来的啊,而且……”

“不用说啦,岚姐那技术,不用我们陪她练也可以的了,你又不是不了解岚姐,她只是无聊找我们乐子吧了。”周樱染话话没有说完,就被周松若打断了。

“来,喝杯奶茶。”话间,周松落已经到拿好饮料过来了。

“我的同学还在外面啊。”早年的习惯作用下,周樱染还没来得及招呼林清柔她们,就觉得自己好像已经坐在椅子上了。

“没瞎眼。”言外之意看的见咖啡店。

“没断腿。”言外之意自己会走过来。

“岚姐带她们来的。”言外之意不用担心。

“我说……”

“来了。”周樱染的话再次被她的两个哥哥齐声打断了。

“你俩妹控,忘恩负义啊。”先打开门进来的战奎岚首先对着周家兄弟咆哮。

“小染啊,你见兄忘友啊。”水鑫鑫也模仿着战奎岚对周樱染说着,但是那语气少了几分霸气,倒多几分哀怨。

“鑫鑫,我冤枉的啊。”我也不想的啊,我也是被逼的。

“好吧,原谅你。”水鑫鑫的戏瘾过了。

“你俩兄弟,还真的一点表示都没有啊,好歹是我带染染过来的嘢,要不然,你俩妹控就各自哀怨去啦。”要不是她眼尖在路边看见周樱染,他俩能有现在这机会吗,真是的,一点也不知道感激的臭小子。

“那我帮你打电话,看看阿呆过不过啦陪你咯。”这样够礼尚往来了吧。

“屁啦,你家伙一听见要到这边来,才不会过来呢。”赛车场几乎就是她战奎岚的代名词了,七束阳明那家伙会过来,她才不信呢。

“打赌。”优雅的喝下一口咖啡,周松落挑衅的看着战奎岚,眼神里仿佛在说‘你知道你不敢。’

“赌就赌啊。”以她对那小子的了解,他才不会过来呢。

“你们加入那边啊。”周松若看向静静在一边坐着的三人问着,既然周松落都开了赌了,他也帮忙加点赌资嘛。

“当然是选你们啊。”她水鑫鑫一向喜欢跟帅哥站一队的。

“没骨气。”战奎岚之前还觉得水鑫鑫挺可爱的,现在她否定了她自己之前的看法了,周家兄弟不过是长得好看了点,魂都不见了。

“好了,六比一,赌局成立。”

“哪里六比一啦。”周松若话落,战奎岚立刻反对。

“我们兄妹三,她们三,不就六了。”

“我弟媳妇儿什么时候说站你们俩那边啦,还有她们俩还没有表态呢,你们俩选那边。”最后一句话明显是对着林清柔跟褚茵玫说的。

“那个……”林清柔还没有想明白打赌是怎么回事,她怎么知道要站那边啊,但是战奎岚那眼神分明就是在说‘不选我你就死定了’。

而褚茵玫就冷静的多了,独自喝着咖啡,也不理会战奎岚的眼神示意。

“染染一天没有嫁过去你们战家,怎么说还是我们周家的人,不站在我们这边,难道站你那边啊,还有刚才我问的是‘你们’,而水鑫鑫也作为代表说了站在我们这边了,岚姐你也别在逼人家小女孩的了。”周松若说到‘嫁’的时候,声音就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

“好啊,六对一就六对一,我还怕你们不成,赌局成立。”战奎岚牙痒得只想将这两兄弟揍一顿,奈何他们俩10岁以后,她就没打赢过,这气啊。

“岚姐,还是不要赌啦。”周樱染还想劝一下,毕竟她俩哥哥还没有输过呢。

“赌局成立啦,阿落,打电话。”她战奎岚决定的事情就不可能改变。

“阿落,接着。”周松若从裤袋里拿出手机抛向周松落。

“染染在赛车场,过来。”接过手机的周松落拨打了七束阳明的电话,打开了免提,一阵铃声过后,周松落就说了八个字,电话那头的七束阳明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他就把电话挂了。

在水鑫鑫迷惘的眼珠子乱转的时候,战奎岚就抖着手,指着周松落说“你……你……卑鄙。”

话落的同时,战奎岚也明白这么回事了,他们俩兄弟现在是不能接触周樱染的,这是家规,但是人是她自己带过去的,他们也算是走了家规的边线,但是送周樱染走,他们俩是绝对不能做的,他们俩兄弟不喜欢战家也不是一两天的了,谁让她家小弟将人家妹妹早早的定死了,当然他们也没有明着表现出来,所以他们俩也不会想由她来送,而七束阳明不是周家人,现在还兼任看管周樱染的工作,又是他们俩的表哥,还是半妹控,这接送任务最理想的人选就是他了,他当然会过来啊。

“谢谢。”周松落点了点头,将战奎岚的话当成赞美的话接受了。

“岚姐,六个心愿啊。”言外之意你输了。

至于心愿嘛,那是他们这辈定好了的,他们凡是打赌,赌局成立之后,赢家能让输家完成一个心愿,而不管是怎样的心愿,输家没有说‘不’的权利,说起来这还是战奎岚自己发明的,小时候周家兄弟还小的时候,就因为打赌让战奎岚拍下了不少扮女孩的照片。

现在嘛,战奎岚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千万别小看了‘君子报仇十年未晚’这句话呢。

“我知道了。”这话绝对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听声音,他们跑完一圈了,我们上二楼看吧,哥哥你们俩不准跟过来啊”此地不宜久留啊,交代完,周樱染拉起水鑫鑫跟林清柔往二楼走去,至于褚茵玫嘛,在周樱染拉着她们俩的时候,她就自己站起来走了。

……

“染染,你就留他们三个在楼下真的好吗。”林清柔看当时那一触即发的局面,此时少了她们这些碍事的,能不大打出手吗。

“没事,岚姐打不过我两个哥哥的,至于我哥哥嘛,是不会揍女生的。”当然周樱染说的是现在,小时候周家兄弟第一次打赢战奎岚的时候,揍了可不是一般的狠啊,医院都住几个星期了,而他们俩也一起住进去陪她,可想而知战况之激烈啊。

“小柔,你也别想这么多了,你看这里风景多美啊。”天性乐观的水鑫鑫下一秒就抛下了下方一触即发的现实,享受着外面的美景。

这座咖啡厅的二楼是用钢化玻璃做的外墙,就连天花板都是由钢化玻璃做成的,就如同一个温室花房一般,在屋里就能看尽咖啡厅四周的景色,咖啡厅的后面是浓密的小树林,前面是在一部分在斜坡里建成的跑道,一部分跑道则淹没在远处的小树林里,两边跟咖啡厅的前方空地上则种着不知名的植物,此时正值入冬,大部分的植物都落下了他们碧绿的叶子,显得有些萧条,但也有一种别样的美。

“早一个月来,这里的景色更美呢,这里种有枫树,那漫山的红,再配着落日,就好像要燃烧起来一般。”看着眼前的萧条,周樱染仿佛能回想一个月前的美景一般。

这个赛车场是战奎岚小时候建造的,她喜欢红色,越是鲜艳的红,越是喜欢,而漫山中红的最极致的就是枫叶了,所以这里种了许多枫树。

“真想看看呢。”

“来年,我们一起来看不就可以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