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真做人爱视频在线

2003年8月10日小雨

下雨的日子只适合在家里睡觉。

窗外淅淅沥沥,而窗内则哈欠连天。

我从来不是个能坐下来认认真真学习的人。

但繁重的暑假作业逼得我不得不在这样一个美好的下午坐在房里写作业。

数学?留着去学校抄吧。

物理?电学还能写一些,力学彻底让我崩溃。留着抄吧。

化学?它认识我我不认识它,留着抄吧。

生物太多计算,放弃。地理政治历史一写一大篇,手都酸了,放弃。英语是什么鬼东西?放弃。

结果一下午做下来,只有语文被我几笔画完,其他科目都只写了一点点。

我突然发现,我留给开学那天要抄的作业实在太多了。得想办法现在就抄一些才行。

电话不用打给崇树,那家伙昨天还打电话找我借作业抄来着。

也不能打给思嘉,她会给我讲一堆道理,从各方面论证抄作业的危害,最后也不借我抄。

想来想去,我竟找不到找谁借了。

我发现我的高中已经过去了两个学期,而我的朋友却少得可怜。

我的同学通讯录上只有几个可怜的名字,一个手都数得过来。

孟三?我突然看到他的电话。

想了想还是放弃了,那家伙估计学习差得很,跟崇树是一路的货色。

再往下看,却看到了甄宋妮的名字。

看着这个名字,我有些发呆。

我其实并不想打这个电话借作业来抄,但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那些数字我竟然不自觉地按了下去。

“喂?”

电话通了之后,那边的声音响起。

是一个听起来年纪挺大的老妇人。

我突然想起了我的奶奶。

“奶奶您好,我是甄宋妮的同学,我找她有点事儿。”

我赶紧礼貌地说。

“哦,好。妮妮,有同学找你。”

电话那头老妇人的声音显得有些虚弱,却也在帮我尽力地喊。

“喂?哪位?”甄宋妮的声音响起。

我突然觉得自己好傻,怎么会打电话给她了呢?

但骑虎难下,我硬着头皮说道,“我是李沐阳,我想找你把暑假作业拿来参考参考。”

“李沐阳?!”对面的声音显得惊讶,但随即又镇定道,“哦,好。可是现在我走不开,你自己来拿吧。”

甄宋妮并不反感我的打扰,她将她家地址给了我。

挂掉电话,我突然觉得自己非常对不起思嘉和崇树。为什么偏在这种时候我会鬼使神差的打电话给甄宋妮呢?

我有些懊恼,却又极力在为自己辩护。

没错,我是去找她借作业来抄的,并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说服了自己,我起身出门。

甄宋妮的家意外的离我家超近,只有大约几百米的距离。

打着雨伞走到她给的那家地址门前,我按响了门铃。

开门的是甄宋妮,她穿着t恤牛仔,一副家居的模样。

来了?甄宋妮问道,就好像她一直在等着我一样。

我突然有些脸红。

嗯。

进屋坐吧,甄宋妮说。

我赶紧摇头,不了,把你作业借来抄抄就好了。

正说着,却听见屋内传来一个人的声音。

妮妮,是谁啊?

屋里走出一位老奶奶,面容慈祥带着笑意。

这位年迈的老奶奶,正是甄宋妮的祖母。

原来甄宋妮父母一直在国外,家中只有祖母与她同住。

甄宋妮的奶奶身体不好,眼睛也看不清。

将我迎进屋之后,那位老奶奶就抓着我的手跟我话起了家常。

我家很久没来客人了,小伙子。

老奶奶的眼神虽然不好,却显得慈祥,让我想起了我自己的奶奶。

奶奶,您干嘛啊?甄宋妮笑问。

他不是你的同学吗?我知道是谁,不就是上次来家里给你送酸奶的那个小伙子吗?

我想她说的应该是崇树,这让我有些尴尬。

不是不是,他不是。甄宋妮赶紧解释道。

行啦,我知道。老奶奶笑道,你们这些小年轻的事儿奶奶不管,奶奶就想找个人聊聊天。

一下午,甄宋妮的奶奶就抓着我跟我说起了关于甄宋妮小时候的事。

尽管甄宋妮在一边显得尴尬,但我也没办法打扰老人的兴致,只坐在那里静静地听,偶尔发出一些笑声让她知道我在听。

走的时候,甄宋妮才将她的作业递到我手上。

我奶奶挺烦人的,希望你不要介意,甄宋妮说,然后抬手捋了一下她的头发。

看着眼前的甄宋妮,我突然有些冲动。

正如之前鬼使神差的打了她家电话一样的,我竟脱口而出问了一个一直萦绕在我心头许久的问题。

当初我给你写信,你为什么没有回我?

我问出这句话之后,心里极度的后悔。

甄宋妮是崇树的女朋友,而崇树是我的兄弟。我怎么可以在这种时候问出这种问题?

所以还没等到她回答,我转身冲进了雨里。

任凭雨打湿我的头发,我也不曾回头。

理智在告诉我,我今天简直有些混蛋。思嘉和崇树不停地在我脑中出现,我拼命地跑,告诉自己,不能回头!

2003年8月11日阴今天思嘉又来约我出去玩了。

但我以我家有客人为由推掉了。

我还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

看着手中甄宋妮的作业本,我叹了口气。

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除非我想失去思嘉和崇树,不然就再也不要干这种蠢事了。我提醒着自己。

晚些时候,崇树给我打来电话。

喂,啥时候把作业借我抄抄?

我有些愧疚,赶紧说,额,就这几天,我做完了借给你。

你怎么了?今天居然不吐槽我就答应了?崇树在电话里笑问。

没有,家里有客人挺忙的,我再找时间联系你。我急着想挂电话。

你急个屁!崇树吼道,你家来毛客人。我刚才还在菜市场碰见你妈的,还跟她打了招呼,问了你的情况。她说你这几天一直窝在家里也不知道在干嘛。

你到底在做什么?崇树最后问。

被人当初揭穿的感觉十分尴尬,特别在我心里有事儿的时候。

我支支吾吾地问答,也没什么啦,不是思嘉的生日快到了么,我想给她个惊喜。在家琢磨方案呢。这事儿你可别跟思嘉说啊。

我只能借事儿翻过去。

嘿!你小子哈,这事儿像你的风格。对了,有什么妙招给我留着点,到时候宋妮生日的时候我借来用用。崇树笑道。

好,我回答。

哎,也不知道最近怎么了。宋妮好像对我要理不睬的,连借个作业都不给。崇树突然说。

你什么时候借的?我问。

大前天呗,崇树说,我本来打算借抄作业为由去她家看看的,结果也没得逞。亏得我之前天天给她送酸奶去,也不让我进屋,真是太不拿我当男朋友了。

崇树的话让我感到不可思议。

我想起昨天,她不仅爽快地答应我借作业给我,还让我进了屋。

我突然感到心里一阵悸动,甄宋妮这是什么意思?

但转念一想,也许正因为崇树是她男朋友,她才会有所顾忌。

对于我这样无关紧要的人,才没有那许多的规矩。

我极力在说服自己,我绝不能再跟她有任何关系。

但看着手里她的作业本,却感觉那是一份沉甸甸的东西,压在我心头,让我喘不过气。

我真是自作自受,我在心里想。

[小说网,!]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