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

是,兄弟。”

碧绿箭支脱手而出,带着尖锐的嘶鸣划破虚空朝天道飞去,虽然飞的很慢。但天道知道,它躲不了,除了强硬接下这一箭,别无选择。

这一箭,对我来说,也是对它的最后一击,上面凝聚了从混沌衍生以来积蓄的十之**的力量。

天道愤怒异常,千百种不同腔调的口音响起:“你别嚣张,以为只有你领悟了本源吗”它的巨眼一睁开,忽然间,整个浩大无边的虚空纷纷睁开了无数的眼睛,这些眼睛散发出来的气势与天道一模一样,它大笑道:“我即为天道,天道即使规则,你以为能毁灭我”

我盘坐在龟裂出无数道巨大裂纹的石台上,只是静静的看着它。

无数虚空巨眼的瞳孔中,喷出一道虚无的光,虽然看不见,但我却能感受到。这些光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为眼前这个天道的巨眼本体挡住一支碧绿的小箭。

神界在巨大的力量中撕扯,疯狂的崩塌,神界链接了很多其他平行空间,透过这些虚空裂缝,我看到了很多不一样的异世界大陆。这就是上官飞雪和我说的其他“人间”。也不知道她所在的人间,是哪一个

碧绿箭支顶着亿万的天地宇宙规则,一点一点的逼向天道,天道的眼球充满了血丝,它疯狂到极致,忽然从眼里射出一道影子。这个影子撞上箭支的时候顷刻灰飞烟灭。

我的眼角一跳,这影子不是别的东西,正是当初与天地规则力量融合的三千众神里的其中一个。

难道它

一道接着一道的影子从眼睛里飞出,一个接一个疯狂撞击箭支,即使是神体也无法阻止箭支的前行,最多只是减缓一点点速度。天道疯了,他果然是在做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决定。

那些已经融合的身体,被它重新分离出来做了挡箭牌

一个个神支离破碎,一丁点元神碎片也没留下,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我一直数到三千多个,天道终于不再抛出神体。它的本体浓缩到只有一个正常人的大小,看来这才是最后的主谋了。

巨眼幻化成人形,只是这人形无法固定形状,时而是男人,时而是女人,时而是小孩模样,时而又是老人模样,变化万千,容貌几乎是一秒一个。这些容貌的主人,我都是认识他们就是那三千众神,绑架紫蔓藤,偷袭我的三千众神

碧绿箭支经过三千神体轮流阻挡,前进的脚步被虚空亿万巨眼发出的规则素束缚住,距离天道本体不到一寸。虽然只是一寸,我却知道,要再前行已经是千难万难。

天道看着距离自己眉心不过一寸的箭支,有些疯癫的大笑起来:“这支箭上恐怕是你所有的力量吧,这次终于能彻底将你抹杀干净了。”

“该死的人,是你”

一个声音在天道耳边幽幽响起,天道心惊,但却已经来不及。碧绿箭支犹如戳破一张纸张般简单,直直的刺穿它的眉心从后脑勺贯穿出来。

箭支的末端,有一只血迹斑斑的手紧紧抓着,正是郭易是他拼尽力气,把箭支推了过去。

他嘴里冒着鲜血,呵呵惨笑道:“我就是能压死你的,最后一根鹅毛”

虚空中所有巨眼轰然崩塌碎裂,所有规则之力悄然消失,天道脑袋顶着箭支后退几步,有些茫然的看着自己一点一点破碎消失的双手。他猛然看着郭易冷笑:“你想拯救那藐小的犹如蝼蚁般女孩的命运我告诉你,命运可以改变未来的,但却无法改变已经发生的”天道又看向我:“我湮灭了,你也不能独存”

郭易见状不好,急忙闪身退开。

天道抢先一步,将自己推入湮灭的过程中,他崩溃的地方形成一个巨大的黑色裂缝,这裂缝仿佛会感染般不断的龟裂开来,以神界慢慢向周围的其他世界蔓延过去。只要不到半小时,一切都会回归于混沌,混沌代表着终结,代表着万物寂灭。

郭易站在石台上有些出神,他捧着手心伤痕累累的罗盘,李淑红的魂魄显现出来。

他流泪了,无声的泪水混合着点点血液落在李淑红沉睡的魂魄上,一滴一滴一滴

刚才那一箭已经几乎消耗去我所有力量,但没料到,天道竟然引爆自己想把所有世界拖入混沌中陪葬。事到如今,没有多余的选项让我去选择

我从胸口将紫凝的魂魄碎片取出,一点一点的重新拼凑起来,就像拼凑前世是紫蔓藤的她一样。

一样的情形再次重现,但这次,我恐怕不能重生了

紫凝完整,我分出三分之一的本源给她,使她重生,她看见我的第一眼充满惊喜,和不可思议。我笑了笑,牵着她的手来到郭易旁边,一指头点在李淑红的魂魄上,李淑红魂魄变得清晰而凝实起来,落在地上自动有金木水火土五行笼罩着她,为她重塑了肉身。

郭易有些没反应过来,我说李淑红魂魄的命运印记已经彻底抹去,无论今世还是来世,还是无数轮回,都不会再有命运加身,硬要说有命运的话,那就是掌握在她自己手中。

郭易紧紧咬了咬牙,深深的看我一眼,没有说一句话。

我笑道:“我是混沌第一衍生出来的生命,比天道知道多那么一点点放心吧。”

他紧紧一把将我搂住,半天只挤出两个字:“谢谢。”

虽然恢复了生生世世的记忆,但我依然百感交集,故意打趣道:“好了好了,再抱一会儿,就要世界毁灭啦。”

在石台上打出一条通往地球的通道,通道的尽头正是师父家的正上方。我让郭易、李淑红和紫凝站进去,告诉他们说这是回家的路。郭易感觉不对劲,问我怎么不站进来。

我只是笑笑,没有回答他。

紫凝这小丫头还是一样的感性,她一心要和我一起才要回去。我摘下双手破碎的金箍手镯,从中取出孙悟空的意识在上面又分了三分之一本源进去说:“在师父家的房间里有一座坐着的石头猴子,你将这东西按进它的额头就能使他复活了。”

“你为什么不自己做”紫凝问。

“我一分钟几十万上下,那有空啊,就拜托你帮帮忙,我过阵子就回来。”我一边说着,一边将捧着孙悟空意识的紫凝推进隧道中,在隧道关闭的前一秒:“代我向师傅,还有雯雯,老余那家伙问个好这个,就说我有点舍不得对不起。”

隧道消失,这是我开辟的隧道,凭着郭易的实力,就算他们知道我要做什么,短时间内他也无法马上打通上来。

看着破碎的神界,还有逐渐要崩溃的各种平行神界,我的心异常的平静,双腿一跃跳到空中化作一朵碧绿的莲花,这是我最原始的模样,也是我最后的模样

莲花花瓣缓缓的合拢,回到当初在混沌中刚出生的样子,然后再猛地盛开,所有的本源力量以及本体蕴含的混沌秩序纷纷散开,朝着破碎的裂缝涌去。裂缝有生命似的抵抗着修复,这是天道的残余意识在作怪,但没有用,只是小小的拖延而已。

裂缝修复一分,我就消散一分。

修复越多,消散越多。

天道最后那句话,他既湮灭,我也不能独存。

早就猜到了我会用自身去弥补世界的虚空裂缝

真的很无趣,我竟然真的会按照他说的那样去做,善良的我自己都感动了

一切都沉寂,一切都变得黑了,是谁,把灯关了吗

后记:十年后,白水市的雯雯和紫凝莫名怀孕,十月怀胎,生出来一男一女,肖明父母都在场,两口子老泪众横,说两孩子都像肖明小时候。

护士将孩子放进婴儿篮的时候,一阵风从窗户吹进来,吹起孩子遮身的轻柔小被单,在他们的后颈上各缓缓出现半朵莲花般的胎记

全书完

┏━━━━━━━━━━━━━━━━━━━━┓

┃:┃

┃┃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

┃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