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袜好紧…我要进去了

<i lass="bsharebunbx">

<a href="" nusee="ursr('手机阅读')" nuseu="hieursr()">

<fn lr="#ff0000">手机阅读</fn></a></b>

<i i="rail" syle="isibiliy:hien; brer:#e1e1e1 1px sli; paing:3px;">

君子泊拾起面皮,凑近闻了闻,是她的味道。

她就那么清楚,他为会了她而失魂落魄?君子泊苍白的笑容里,满是悲伤。

“你真的赢了。”君子泊失落说道,“不过,纵然你有翻天覆地的本事,这皇宫你是逃不过的。”

君子泊收起面皮,放入怀中。

御书房内,太监急冲冲地进来。

“皇上,太上皇已经离开了。”太监禀告。

他倒是识趣。君子泊笑笑,“他是几时走的?”

“皇上去那位那里,就在准备离开。”太监不敢说陆怀媃的名字。

都在那个时候,就这么巧合?

“这位新皇可不会认为是巧合?”马车内的人,露出鲜有的淡然表情。

“君子逸你可别得寸进尺,要知道今日这一切,还得亏我呢!”陆怀媃潇洒说道,终于离开了。

君子逸不争辩,陆怀媃说得没错。当初,陆怀媃与君子岚去太子宫看他,她便有了那样的打算。

随后,她便通过君子泊的人联系上了他。让他助君子泊一臂之力。

而他得到的就是,无争的隐士生活。

“没想到,你倒是挺了解他的。”君子逸调侃。

陆怀媃摇摇头,她不了解,她唯一可以赌的就是,君子泊骨子的“正”。他要言正名顺地登基。

她赌对了。

同时,她也要借助君子逸才能离开。

太上皇要去过隐士生活,谁也不会阻拦。只是,没有令君子泊想到的是,君子逸走了最偏僻的那个门离开。

所以,她才可以这么轻松离开。

“秦五,你以前在哪里生活?我们去那吧!”陆怀媃掀起帘子,对着赶马车的秦五说道。

秦五点头。

还好他坚持住了。他才不会相信,陆怀媃是贪恋荣华富贵之人。

于是,自从进去皇城,他就一直跟踪陆怀媃,还好在昨夜知道了她的打算。

“既然,你们要去过二人世界,就把我随处放下吧。”君子逸略带委屈说道。

“那怎么行!”陆怀媃觑着眼,“你的身体可不好,再怎样也要治好了你吧。”

两人不再言语,静静地马车内,荡着秦五的吆喝声。

“谢谢你!”君子逸突然开口,打破两人间的宁静。

陆怀媃笑笑,“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新的生活,正等着我们呢!”

她知道,君子逸接下来会说对不起。可她不觉得,两人之间有相欠的地方。

此时此刻,他们能够淡然看过去才是最重要的。

君子泊反应过来,陆怀媃离开的始末,派人去追,却无果。

几日过去,秦怀宇过来看他。

“跟在秦铣墨身边的那个莽夫呢?”君子泊没好气地问。

“那你信誓旦旦可以握手看天下的女子呢?”秦怀宇反问。

君子泊与秦怀宇相视而笑。

“这里未必适合她。”秦怀宇说道。

“也对,”君子泊说道,“当日,她险些做了别人的皇后,我心急如焚。”

不过,今日看来,他只是为了完成那个未完成的梦。

上一世,闭眼那刻,他就许诺,愿再有一世,必护她周全。

如愿以偿,他又何必贪心。

“来,喝一杯。”君子泊举杯邀请。

对饮花酒。

“居然被那个莽夫抢了去?”君子泊斤斤计较。

“不然呢?”秦怀宇笑问,难道还能被你抢了去!

真是瞎了眼了。陆怀媃,她可千万别后悔。到那时,红颜老去,他可不会要的。君子泊暗想。

“阿嚏!”陆怀媃悠闲躺在椅子上,打了个喷嚏,说道,“你们说,是不是你们在骂我呢?”

秦五和君子逸满脸的烟灰和泥巴,整个人都脏兮兮的。

“没骂。我和他正在努力生火。”秦五笑嘻嘻回复。

君子逸鄙视地看了一眼秦五,暗想:真是没出息。自己的媳妇管不住,还要拖累他,吃什么叫花鸡。

那你去说呀。秦五回瞪君子逸一眼。

陆怀媃见他俩正用表情对话,笑笑,这样的生活真好。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