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老师随便你怎么弄

透过岁月的长河,穿越时间的长廊,时间追溯到距今三年以前。

碧蓝如洗的晴空下,是一片连绵不断的青山绿树,秋风扫过,树叶纷纷落下来了。地上满是落叶,给大地铺上了一层地毯。傍晚的夕阳很美,晚霞就像是着了火一般。

在山间的路上,一个人正在走着。身披袈裟,体态稍肥,手拿着一根金黄色的禅杖,慈眉善目,这不是寂空是谁呢,当然了,他现在仍然是‘黑雾’s级的人物。

一棵粗大的老树静静地伫立在不远处,树皮已经开始开裂脱落了枝丫无力的垂下,清风拂过,枯叶飘零。

在这棵老树上,站着一个曼妙的倩影,乌黑的直发随意地披在肩膀上,清秀的容颜仿佛是天仙下凡一般。

寂空走着走着就看见了站在树上的女孩,很年轻,但是也让人捉摸不透。

寂空没有理那个女孩,而是径直走自己的路,但是双手却不由得握紧了禅杖。

那女孩果然动手了,很快:“冰遁。冰龙。”甜甜的声音伴随着一条巨大的冰龙朝寂空来了。

“敌人吗?果然是呢。”依旧是那样沉稳的声音,好似天塌下来也不会为之所动。“金钟罩。”寂空控制深厚的内力,挡下了这一招。

那女孩没有再次攻击,而是从树上飞跃了下来,跳到了寂空对面,两个人就这样在山上的一大片空地上面对面站着。

“施主是谁,我们似乎无冤无仇,为何要攻击贫僧?”

“你当然不认识我了,但是我可认识你,‘戒律长老’寂空,少林寺戒律院的管理者,s级强者啊。”声音依旧是那样的甜美。“我叫夏冰,今年16岁,人们都叫我‘鬼面客’,我今年来的目的是打败你,自己成为s级。”

寂空嘴角的胡须微动,说道:“‘鬼面客’,如同鬼魅一般的客人,降临到这个世界我也不只一次听过你的名字,几年前横空出世的天才忍者,做事以凶狠残暴出名。见到真容,居然只是个小女孩子,的确在意料之外啊。不过,你为什么非要找贫僧我呢?”

“多谢夸奖,我找你是因为你离我最近。”

“这么说,不管哪个s级在你面前,你都会去战斗。自大的女孩子!”

“那你准备好了吗?我要攻击了哦!”说罢,夏冰便朝寂空冲了过来,手中也逐渐形成一把白色的冰刃。

寂空挥舞起自己的禅杖,‘铛’的一声,两人的武器只是第一次试探性的触碰,可是其冲击力确实很大,方圆几十百米之内的树木都断为了几节。两人以飞快的速度在树林中打斗,行踪飘忽不定,普通人的眼睛是无法跟上那两人的速度的。不过幸好这儿方圆百里都了无人烟,不然两人之间的对决那可是惊天动地啊。

两人战斗了几十个回合,谁也没有占到对方的丝毫便宜。

在两人分开的瞬间,寂空站定,深吸一口气,而夏冰也站在原地,做好了防备的姿态。“狮子吼。”只见寂空站在原地,把周身的法力都集中在胸口,就像一颗定时炸弹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炸。寂空寂空了片刻。片刻,寂空开口了,不过不是说话,却是从嘴里发出了一道冲击波。

狮吼功是顶级的音波功,不过一般的音波功是利用声音把敌人从内至外打败,但是狮吼功却偏偏反其道而行之。即使这样,由于狮吼功的力量蛮横强力,所以也就被称为一种顶级音波功了。

“不愧是s级的,有两下子嘛。冰遁·冰盾。”夏冰的面前结成了一道很厚的冰晶,看起来防御性很强啊!

另一方面,寂空的音波所过之处,无一幸免。

终于,音波撞在了巨型冰盾上,起初时,两股力量相当。可是,一会儿后,冰盾微微颤抖了一下,便开始出现条条裂痕。

夏冰柳眉皱了一下,就快速移动开了,她知道冰盾最终还是不能抵挡寂空的攻击。

“真是恐怖的力量,看来我小看你了啊!”夏冰快速移动着,可是还是被波及到了,脸色有点苍白。“不过,我也没那那弱啊。冰遁。冰莲花。冰棱刺。”

夏冰用冰莲花阻挡了狮吼功剩余的冲击力,然后控制碎了的冰棱向寂空射去。眼看就要打在了寂空的身上,可是寂空却仍然不屑的看着。

“就只有这点程度吗?拈花指!”寂空拿起自己的禅杖,从旁边的树上打下了一丛树叶,以叶为镖,向夏冰打去。

一枚枚树叶飞镖争先向夏冰打去,现在的形势很显然对夏冰是极为不利的,那一片片树叶,就像雨一样繁密,再加上寂空深厚的内力,夏冰如果躲不开的话,就会被打成筛子!

夏冰倒是不怎么慌乱,看来已经想好对策了。只见夏冰把玉手伸向腰前的小包裹里,从其中掏出一个圆球,往地上一扔。

‘彭’的一声,树林里冒出了一片浓密的烟雾,把夏冰包裹在了里面,外面的人根本就不知道烟雾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是?烟雾弹,想要混淆我的视线,这小女孩儿想要耍什么花样?”寂空经过刚才的一番交手,知道了夏冰的底细,也很明白这场战斗并不是那么容易就取胜的。所以他才站在烟雾之外,不敢贸然闯入。

不时,烟雾散去,寂空定睛一看,只见对面的大树上站着许多的‘夏冰’,大约有十四五个左右吧,其中有一半的‘夏冰’挡住了那飞镖似的树叶,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筛子。

“分身术。只有低级忍者才会用这种术,看来你也不过如此吗!”寂空看见夏冰居然用分身来对付他,不由的轻视夏冰,小姑娘终究还是太年轻啊……

接下来,几个‘夏冰’一同拿着用冰做的武士刀向寂空攻击而去。寂空紧握禅杖,运用起了少林寺戒律院

的普门杖法,这原本是戒律院惩戒触犯寺规的弟子的一种杖法,随着少林寺先辈的不断努力完善,这门杖法也成为了少林寺最厉害的杖法之一,而寂空作为戒律院长老,自然运用的炉火纯青了。

寂空以一打六,看起来没有那么输,但是,夏冰的分身之间,无论是攻击还是防守,配合都非常默契,互相之间相互照应,寂空即虽然不会输,但是短时期内也绝对不可能赢。

“想要消耗我的体力吗,可没有那么容易啊!”寂空一边战斗一边仔细观察的周围,却发现在不远方的地上还站着一个夏冰。

“原来真身在那里,既然这样的话,那就好办多了。”寂空看见了还有一个夏冰站在远方,料想她必定就是真身了。“真身现在一边,让分身来耗费我的体力和内力,小姑娘看来也不好对付啊!”

寂空在知道了夏冰真身之后,内力陡然爆发,禅杖在空中画了一个圈,几个分身一齐退避开来。然后寂空把禅杖自上而下向前面的分身砸去,分身赶紧向一边闪开。

殊不知寂空这只是虚晃一招,在分身闪开之后,原本的包围圈就露出了一个口子,寂空却施展轻功向夏冰的真身冲去!

寂空在途中又抓了一把树叶,拈花飞叶。夏冰用冰盾挡住了这些树叶。可是随后,寂空就到了夏冰的面前,寂空一禅杖就朝着夏冰杵了过去,夏冰用手抓住禅杖。

夏冰双手结冰,冰块随着禅杖蔓延上去,很快就会冻结到寂空的手上。

“雕虫小技!”寂空在冰将要冻结到他的时候,从禅杖的末端抽出了一把细剑,居然是‘杖中剑’!

所谓杖中剑,就是一种极其隐秘的暗器。有的武者为了在战斗中出其不意,就在自己的武器中藏上一把更小的武器,如‘剑里剑’是最常见的。

只见寂空抽出来之后,一剑刺向了夏冰,夏冰的双手此时还接着禅杖,无法防御。寂空的细剑一剑就刺穿了夏冰的心脏!……

“这就结束了吗?”寂空看着眼前的夏冰,自言自语道,这场战斗虽然打得很激烈,也未免太简单了吧!

寂空把剑从夏冰的身体里抽了出来,夏冰居然变得虚幻了起来,很快就消失了。

“糟了,这个是分身,被小姑娘摆了一道啊!”寂空发觉到了不妙,连忙又拿起禅杖,寻找刚才那六个夏冰,真身一定就在那里。

当寂空转过身来,却发现那六个夏冰站在离他将近有百米远的地方,而且六个还是分开站着的,呈六边形把寂空包围在了里面。

寂空不知道她们要干什么,但是总是有种不好的预感……

寂空正在仔细观察着,却见不远处的一棵小树开始变换,逐渐变成了夏冰的样子。

“真是大意了啊,原来在刚刚你趁烟雾弹而用了变身术啊,不过,这有什么用呢?”寂空不知道眼前这个看起来天真无邪的小女孩究竟要干什么。

“冰遁·绝对零度。”夏冰露出了真身之后,当即就开始攻击寂空。

只见其他的六个分身把全部的力量都制造了六座极大的冰山,把寂空和夏冰围在了中间,看起来就像一个封闭的角斗场。

夏冰微微一笑:“来吧,高级分身·冰之傀儡!”然后在夏冰的周围出现了五个冰人,这五个冰人身体庞大,看起来并不是普通的分身。就连寂空也感受到了一种恐怖的力量,存在于这些冰之傀儡之上。

战斗的白热化阶段,正式开始!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