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少轻轻宠

sun nov18:00:00 bsp;2015

离袖春楼歌舞大宴那晚已经过去七天,周瑜竟然再也没有出现过。【全文字阅读】 憬集心想,难不成周瑜还被吓跑了吗?

这日里她在街上闲逛,见周瑜从一书屋中走出来,她心头一喜,从人群中穿过去,正要去向他打招呼,却见他身后跟着出来一人,憬集条件反射就转过了身子来。偏偏周瑜这时候已经走到近处,幽幽的一声:“憬集姑娘。”憬集苦笑一声,认命地转过来,露出编若扇贝的牙齿笑着:“好久不见呐。”

“的确是好久不见。”孙策嘴角含笑,笑意犹如三月春风,吹过憬集面庞,竟然觉得微微一冷。这天下也是小得可怜,到哪儿都能遇见孙策,憬集有点担心孙策怀疑她是故意接近周瑜的。

好吧。也的确算是故意接近的······

“好巧啊,又见面了。孙权呢?这次没和你一起?”周瑜观察憬集尴尬的表情,又见孙策眼神中的若有所思,不动声色说:“看来不用我介绍你们俩认识了。”

“旧识了。仲谋在家中。憬集随我去见见他吧,平日里他总挂念你。”孙策不慌不忙又补上一句:“只是看你总是行踪不定,仲谋总是没法得知你的去向。”

憬集看了眼周瑜,窘迫得脸都红了,心想这两个人不会这么快就对上了口供吧?欺瞒别人被拆穿会很尴尬的。

“嗯,一个人嘛。居无定所。我有个远房的姐姐在舒县,所以就过来了。没想到······”

“没想到又遇见我了?”孙策慢下脚步看身侧的憬集,不疾不徐地打断她的话。憬集懊恼地眯了下右眼,摸了摸鼻子假装哭嚎:“你干什么这样说啊。遇见了就是缘分,再说了我们认识也这么久了,你这样揣度我我可是会······”憬集想说自己会不高兴,但是一想这话说出来也尴尬,孙策和自己无亲无故,说这话有些越矩了。她和孙策只能算是见面次数多,天涯何处不相逢,可算不上有交情。

“是吗?”孙策的尾音轻不可闻。憬集登时有些忐忑,总感觉孙策要对她玩儿心机了。

她一个虚长两岁的少女,还斗不过比她小的孩子,她心里都快崩溃了。可乐小说网已更新大结局

几月未见孙权,小孩子的身高又拔高了不少,屈指算来,憬集来这里已经一年有余,心底是知道孙权总是很惦念她的,只不过这份惦念总让她觉得没头没尾的。孙权聪慧过人,但与他相处之间,憬集知他待自己一片赤诚,只可惜自己倒是无以为报的。

在孙宅呆了不久,得知半月后是孙权生辰,他嚷着让要憬集去赴宴,憬集痛快应下,到了时辰备好礼物便过去了。酒意正酣后,席间的人断断续续地离开,一晃竟然只剩下他们死人在场,萧萧秋风在夜里带来冷意,抬眼看天上的璀璨星子,憬集想,凌钰和凤清就是住在这天上宫阙的吗?

四人移步内室,燕舞已经带着袖春楼的姑娘们先走了,是孙权打发走的,只说呆会儿会备马车送憬集回去。憬集本是计划着要与周瑜多接触,便顺势留下了。

热茶的袅袅香气从周瑜斟茶的洁净手指边绕过,溢入憬集的鼻端,孙权盘腿坐在憬集身侧,对她嘀咕:“公瑾哥哥最喜欢喝茶了,每次见他都得喝他的茶,我都要烦死了。”

憬集失笑:“茶乃文人雅士所好,你小小年纪,倒是更喜欢喝酒不成?”

孙权咧出一口白牙对着憬集笑:“自然了。好男儿怎么能不喝酒呢。”憬集早已注意到孙权酒量甚佳,方才晚宴上推杯换盏不下数十次,现在却连半分醉意都不见。

“这次我回来有人托我给你带句话。”憬集挑挑眉,还能有人托孙权给她带话。

“曹操让你等着他,他有话想对你说。”

“他怎么知道我在舒县······”憬集话音越来越低,心想,曹操该不会是一路派人跟踪着她吧······

“啊?看他的样子应该不知道吧。他只说我和大哥能遇见你就把话转告给你,遇不上就罢了。”

“不过,憬集,曹操是不是想纳你做他的小妾啊?”孙权说到后面压低了声音,憬集手腕一抖,筷子啪嗒一声掉在地上,她抿抿嘴唇,竭力保持冷静脸接过侍女手中递来的筷子,玩笑道:“你瞎说什么呢。以我的姿色,怎么也应该是正室啊。”

孙权愣愣地咬了口枣子,半晌才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却又担忧地说:“可是曹操的正室······”憬集拿筷子敲了敲他的脑袋,摇头失笑:“你这小脑袋瓜子里整天在想些什么呢。真是的。”

孙权唇齿翕合,却一字也未说,恨恨地咬了口枣子,老成地叹了声气,他脑袋瓜子里在想什么呢?好像总是在想着憬集哦。

孙策两兄弟一直呆在舒县,直到初平元年的第一场小雪落下。憬集随周瑜从书塾步行至袖春楼,这些日子她倒是认得了不少字,但书塾先生总是吹胡子瞪眼地气她资质愚钝,除了去认那几个字,一上课就总是瞌睡连连。憬集却只当先生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好玩儿,但那些诗书礼制治国谋略她的确是没什么想法的。

初入书塾时候,周瑜问她:“燕舞说你酷爱读书,我看你好像不识字的。”

憬集只说:“以前家里有点小钱,自个儿看书伤眼,都是雇人读书给我听的。”

远远的孙权冒雪前来,到了憬集面前撑开了手中拿着的二十四骨纸伞,遮了憬集头顶细细的雪花。孙权抽枝拔节已经高出憬集不少,看这身量,憬集快没法把他当作小孩子了。憬集拂了伞柄,笑道:“我现在男装打扮还撑着伞可不像样子啊,今个儿都有同窗笑了像个娘们儿。”

憬集不由得想起在长安醒来时候,她在阁楼上,看着凌钰冒雪撑伞离去的背影,漫漫白色雪地间他背影那独一的色彩,如同被淬炼过千百年的孤独。

孙权不理,絮叨叨地问憬集今日过得如何,周瑜抢先回答,笑意遏制不住:“今日先生又叹她资质愚钝,劝她今后切莫自不量力妄图去到庙堂之上,折了他的招牌。”

“哈哈。”憬集这一想也忍不住笑起来,“先生也真是,每天这样说我,可是把我的自尊心伤得不轻。”

“也没见你对先生嘴下留情。”说话间已经走到袖春楼门前,周瑜一边说憬集,一边将肩上的雪花拂去。侍女接过三人的大麾,暖炉同时也递在三人手上。“还说当官多没意思,以后自己娶妻生子后就去买了城外的地,耕田种菜垄断城里卖菜的行当,每天躺在家里数银子,数不过来就修个仓库堆堆起来。”

“把先生气得够呛,直骂憬集不思进取心思污浊,不虑天下大事,只知道惦念身外之物。”孙权听得上瘾,大笑不止,直问憬集如何回应。憬集凑近了火炉一些,说道:“也没说什么。就夸了先生几句。”

“夸先生志向高洁,心思明净,视钱财如粪土。又让他将你入学时候交的粪土还给你?”憬集叫苦不迭地看着周瑜叫唤:“我的周大公子,你可别再说了。先生胡子都气歪了,我看他那样子都要把银子拿出来砸死我了。我还真是怕他让我退学,我那不是赶紧说我错了嘛。”

孙权挤了挤眼睛:“怕什么,先生多得是,我到时候给你找个更好的。”憬集啧啧两声:“好狂妄的小孩子。”

“好了。憬集你去找找你姐姐,我有事想与她讲。”憬集抱了暖炉,站起来出去了。在门外顿住脚步,她明白孙权这样来找周瑜是有事,周瑜也是故意支开她,孙权一遇到雨雪天气就懒得出门不想湿了衣服鞋子,今天冒着落雪来找他们。她脚步轻快地往燕舞的房间走去,她又不是间谍,她对他们的事情可是没什么兴趣的哟。

虽然没什么兴趣,但晚间凌钰来见她的时候她还是知道了,半年多未见的凤清也在。

前方战事已是白热化,过不了多久,孙策两兄弟要离开舒县,周瑜恐怕在他们走后也在舒县呆不了多久了。而憬集这一次,得跟着孙策兄弟一同离开。

去见曹操。去为以曹操为中心的任务画上句点。

凤清会在暗中护着她,毕竟这前路茫茫,世道不稳。

“不过子衿已经过去了吗?曹操发现她是细作了我还能取到他们的爱情?”

风声拍打着紧闭的窗户,凌钰月白的袍子像是一道静止的冷冽的风,他清清冷冷地开口:“这次与以往不同。到时,凤清会告诉你如何做。”

她和凤清也是许久没见,凤清对她挤眉弄眼:“你担心什么,不是还有我这个神仙在吗?我活的年岁比你十八辈祖宗加起来的都多,你只管取曹操的爱情就行了。”

憬集抿抿嘴角,犹疑地点点头。她还没有问出口,她很早以前心里就在猜测,她感受不到曹操多子衿有丝毫的情意,曹操的命定之人真的是子衿吗?子衿究竟还活着吗?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