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深点还不够快点啊到了到了

就在白衣少年抱着诸葛瑾的墓碑兴奋不以的同时,沐浴在温暖阳光里呼呼大睡的面筋,却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在梦里那种落日余晖般的橘黄色光芒,正在驱散着海边入夜前那海风中的冰冷。

燃烧了一天的太阳,在回家的途中似是意犹未尽般,在坠入那天边那薄雾山间的瞬间,突然爆发出耀眼的光芒。那水雾组成的薄雾山间似是被瞬间点燃,橘黄色的柔光透过那形似山峦般的薄雾劲射而出,好似一朵炽热的蘑菇云般腾腾升起,点亮这海天最后的荣光。

天空散乱的云朵幻出炫目的金色光芒,一抹一抹、或浓或淡似是国画大师癫狂醉墨般的随意泼洒。为这暗蓝色的天幕留下灵动绝美的一笔。金黄色的沙滩也在那如火般的夕阳中化为了古铜色,为这寂静的黄昏泛出粼粼幽光,更为这绝美的天地增添了几分神秘的色彩。

海浪退去,在这沙滩上留下来了数不尽的各异海螺,这群游离在浅水细沙上的小东西,大部分是白色或者花色斑斑,无疑不是大海之神最美的赠予……

面筋看着眼前这只有书中才有的绝美海景,不由的心中激荡。他张开双臂迎着咸腥的海风,踏着那犹如少女般令人心醉的柔软沙滩,竟如顽童般肆意奔跑,追逐那那缕渐渐远去的霞光。

就在面筋追赶霞光而去的同时,咸腥的海风中却飘来一阵烧烤的肉香,面筋回头望去就见米虫,正拿着一把肉串冲他不停挥手。面筋吞咽着口水吼道:“靠!你奶奶的,姓米的,你给我留点!靠!别往嘴里填啊!靠,那肉啊!靠!你奶奶的……”似是因为他奔跑的过快,就连他那身为吃货的而隐隐自傲的怒吼,也变得飘渺起来。

就在面筋转身向米虫跑去的同时,他身后原本美丽如画般的海景突然坍塌,化为片片光斑从空中飘落,随意堆砌在那天边的尽头化为一座七彩的山峰。天地也随着海景的崩塌,也渐渐暗去化为永恒的黑夜。就在此时,一道住着拐棍的佝偻身影,突然出现在那座七彩山峰之上。他伸手随意捏住一片飘落的犹如归家落叶般的七彩光斑,似是在喃喃自语又似在对这片天地诉说:“你看着至纯的天地能量多美啊!为什么要跑啊!碍事的小家伙,过一段再去找你好了,要怎么跟他算账好呐!”随即便陷入苦思,片刻过后便化为一道虚影消失不见,天空中就只留下一串诡异渗人的笑声在证明着他曾经来过。

于此同时,就在面筋一把夺过米虫手中肉串的瞬间,一阵极大眩晕感突然袭来,刚才还在嘱咐他慢点吃的米虫,却在下一瞬化为一道淡淡的流光消失不见,随之而来的强烈倦意让面筋再度昏睡了过去。片刻之后,从梦中惊醒的面筋突然做了起来,随之而来的失重感带阵阵强烈的头晕和呕吐感。那种头重脚轻的感觉弄得面筋直接从铁床上栽了下来,砰的一声撞在地上,头上传来的剧痛刚要让他痛呼出声,另一股让人无法忍受的剧痛突然从他的右手传来,瞬间掩盖了头上的疼痛。右手手背上的那种好似在燃烧灵魂般的剧痛,让他痛的几乎望了喊叫。

就在此时,面筋那声近乎绝望的痛呼,再次引起了独眼丧尸的注意。面筋看着突然暴走向他扑来的独眼丧尸,吓得他忙捂住自己的嘴不敢发出半点声音。暴怒的独眼丧尸对着面筋发出声怒吼,吼声带起的气浪让面筋的头发一阵乱舞,整个人险些直接仰面趴在地上。独眼丧尸似是产生了疑惑,凑到面筋的身旁用鼻子闻了下,一股同伴的味道瞬间让他眼中的那丝疑惑消失不见。

面筋看着独眼丧尸那只闪烁着绿芒的眼睛再次恢复平静,心中惊讶的同时也不由的在心底泛起了丝疑惑:“他怎么不吃我啊!难道他知道我太胖了,怕吃完血脂高容易得脑血栓!不至于吧……”说完向站在一旁的独眼巨人靠了靠,见他没有反应索性用力的,掐了下独眼巨人大腿。掐完后便迅速脱身向后快退几步,见他却是没有理他的意思心中暗喜道:“他不会把我当同伴了吧!这下发了..”随即似是想起了什么,忙摸出系在腰间的丧尸脑核。

就在丧尸脑核离开面筋身体的瞬间,独眼丧尸瞬间暴怒出声,抬起的干枯露着锋利骨节的大手便向面筋的头上拍去。面筋情急之下忙将丧尸脑核挡在自己的面前,暴怒的独眼丧尸便犹如泄气的气球般,迅速的冷却下来。他眼中再次泛起疑惑的神色,伸头闻了下那枚丧尸脑核眼中的那种疑惑也瞬间消失,再次犹如门神站回原先的位置不再理早已吓傻的面筋。

面筋小心翼翼的将丧尸脑核系回腰间,这才长出了口气擦去额头上的冷汗。就在面筋为自己的幸运,而感觉到庆幸的同时。独眼丧尸守着的那道房门外,突然传来一阵轻微却又急促的声响。面筋想要凑到门口去听个究竟,可刚到门口就被独眼丧尸踢了回来。

被踢到角落里的面筋这才想起来,自己手上的剧痛的来源,忙伸出右手仔细查看起来,就见自己的右手手背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烫了个犹如图腾般的古怪的梵文图案,手背上的那枚梵文疤痕似是被众星环绕般,被一些极为细小的不知道是不是文字的,古怪图形所围绕。他盯着看了数秒后感觉除了像个抽象的老虎外,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心中想到‘反正也不痛了’索性也就没有再将它放在心上,揉着有些饿得发痛的肚子开始在这间空旷的屋子细细翻找起来。

就在面筋为自己肚子饿发愁的时候,白衣少年终于从巨大的惊喜中恢复了过来,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枚青色的风元素水晶,似是很心痛般在手中搓了又搓,才恋恋不舍的将他放在墓碑前面的地上,随即又掏出六枚稍小些的黄色的雷元素水晶,以六芒星的形状摆在青色风元素水晶的四周,随即划破自己的手指在六芒星法阵的周围画起复杂的符文,每画完一个符文六芒星法阵中的七颗水晶,便会随之闪烁一下放出相应的能量波动。

做好一切后,白衣少年随手一挥一道黄色斗气,直接见趴在门口等死的妖兽小火抓在手里。随即便竖起剑指直接划破妖兽小火的前爪,挤出数滴金色的血液滴进六芒星魔法阵之中。随着金色血液的滴入,六芒星法阵瞬间爆出耀眼的光芒。白衣少年大笑着,提着伤口渐渐愈合的妖兽小火跨步迈进了六芒星法阵之中。

下一刻,白衣少年便出现一个空旷漆黑空间之中,白衣少年并不慌张随即打了个响指,一团微弱的火苗便出现在他的身旁,为他照亮周围的黑暗空间。就在火光出现的瞬间白衣少年的四周,突然响起了数百声嗜血的嘶吼。白衣少年冷哼一声,随即甩手打出一道黄色斗气,直接将扑上来的丧尸化为飞灰。他每踏出一步便会随手弹出,一枚由黄色斗气化为的雷球,将暗处躲藏准备偷袭的丧尸直接电为焦炭。

白衣少年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那道房门,露出了惊喜之色,随即便上前直接拽开房门,一道温暖的阳光直接将白衣少年身后的黑暗点亮,因为激动而未能及时闭上的眼睛此时传来一阵剧痛,白衣少年近乎是出于本能的伸手去揉。可就在此时,独眼丧尸的利爪却已经拍向白衣少年的头顶。此时的面筋经过短暂的错愕后忙要出言提醒,但看到抓在白衣少年手中的妖兽小火,那道几乎让前肢断开的恐怖的伤口和它眼中那近乎疯狂的求救声色,瞬间便点燃了面筋的怒火,他愤怒的挥着拳头冲了上去。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