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开胸衣给你看的

首先请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本人秦紫韵,芳龄二十七,属于即将跨入大龄青年的行列。这大龄青年的标签,是本人的老妈黄美玉女士,给我从今年一过完年,就给我的便利贴。希望我引起重视,以便早日把自己嫁出去,了了他们二老唯一的一桩心事。奈何老天总是不配合我那亲爱的老妈黄美玉女士的要求,总是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其实,说我本人芳龄二十七呢,真的有点勉强,按照我们南方人的习惯,我该虚度二八了。不是二八,十六岁的妙龄少女。而是虚岁二十八,再过两年呢就是满三十了。真的成为一名名副其实的剩女了。若我再不抓紧的话,那么好男人都被其他女人给抢走了。我呢估计就是成为超级的齐天大剩了。

难怪我的老妈会捉急,毕竟女人的青春比较短。在其他女人相夫教子的档口,而我依然是独自一人,连个嘘寒问暖的人儿都没有。毕竟父母的关爱和来自爱人的关爱,还是有比较大的区别的。

于是,在正月十五过后,给我相亲是我老妈今天开始的首要任务。在空闲时候,老妈会拿着我的相片,走亲访友,希望获取最佳人脉和资源。或者是大公园或者桂花公园,参加所谓的万人相信大会。

结果,那天去参加相亲的居然都是父母,带着自己的孩子照片,然后备注一些简介,挂在树枝上,给其他来给孩子相亲的老人,作为选择的参考。

我的老妈拉着我的老爸,会穿梭于各类相亲大会,来获取自己心目中理想的那个佳婿。每次带回来的照片,的确人都是长得不错的。我也被老妈逼着去和人家见面。

结果呢,有的明明是歪瓜裂枣,却把自己ps成明星状;有的明明是伪娘,还说自己是纯爷们;有的明明是gay,在自己父母逼迫下来相亲,我一眼就看出来了,就拉着他一起出去走走,缓解他的尴尬。

若自己能去主动争取自己的情感和爱恋的,没有什么特别或者特殊的意外,都不会被父母逼着相亲的。我很开明,也很接受各类情感的存在。但是我有我的底线,我不会和任何人去分享我的爱人。不管你是谁,我都无法容忍的。

就这样,断断续续的,也快到了中秋节了,被父母经过屡次筛选,我也硬着头皮,去参加了4次被人审视的经历。虽说很恐怖的感觉,但是为了不让老妈难受,我还是去了。我自有我的方式,让对方知难而退。

本以为,这样的日子告一段落了,奈何。

在上周六的下午,我又在我的父母,特别提示,只能该说是我的老妈地再次逼迫之下,进行了第5次的相亲。

又到了周五,我也不会和其他女同事约好逛街或者小聚什么的,就直接下班了。

我刚进入家门,转身拉来门后橱柜的移门,还没有来得及取出老妈帮我购买的卡通拖鞋(本人已经上班4年,还是企业的中层管理人员,虽说在同事眼里我是一个不拘言笑的女强人,但在我的老妈眼里,依旧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在老一辈的心里,未结婚的子女,就是一个大孩子)。我就听见我那亲爱的慈爱的老妈,她那激情高昂的声音,从厨房里传了出来:“小韵啊,明天是周六,你没有其他什么的约会吧?”尾音还是那么的抑扬顿挫,难怪是我们小区里,老年歌舞团的台柱。

话音未落,我还没考虑好如何更好的回答,就看见我那已经有了白发的老妈,将头从厨房门口露出,身体却依然在厨房里。只见她露出一种期待而焦灼的眼光,用眼神来问询,希望获得她想要,却一直没有的答案。

我有点不敢直视老妈的眼光,怕她难过,这种难过却又不曾用语言来体现过。我就借着低身去放皮鞋的档口,偷偷地,快速地瞄了一眼老妈,她还是穿着日常的围裙,围裙里面还是这多年没有换新的、已经被勤洗的有点发白的、黑红镶嵌的灯芯绒拉链外套。据说但未经过证实,这是我爸这些年第一次,在没有让老妈知道,就买了回来。我那执着的老爸还亲自看着老妈试穿后,看着老妈喜欢的神情后,才算告一段落。老妈只要是春秋冬,必穿这件爱心暖意的衣服。刚开始,老妈会穿着去买菜和逛街,后来颜色褪了,就作为做菜专用的衣服了。

这件衣服,据说记忆,也该有五六年了。但却依然被爱美的老妈,穿着和勤洗着。

这就是我们目前无法充分理解的爱吧。如今快餐时代的爱情,来得快去得也快,在没有充分和对方了解,就散场了。也许不久就不记得对方什么模样了,甚至名字都忘却了。

(你是否已经忘记了我?三年了,也许你都不在这个城市了,甚至都不在这个国家了。你我之间的一切,早已经烟消云散了吧。)

老妈再一次的问询,将我一下子拉到了现实。我用温暖的目光,柔柔地看了老妈一眼。

虽然感觉老妈和平时没有什么不同,但却总是有点特别。

我起身回头,正好和老妈的眼光对上,她那依然不减的期盼目光,让我无法用更多的理由,来搪塞爱我的老妈。

当我将激荡的内心稍微平定下来,再次看着老妈,才发觉老妈的头发,烫过了,还是近来老人最流行的大波浪带点微卷的那种。原来头顶情不自禁跳出来的白发,也染成了淡淡的咖啡色,不注意看,依然是黑色一般。

年轻时候,老妈是一位知性美女,据说有不少奶油小生追求过我老妈,尤其是其中有一位高大挺拔的帅哥,和我老妈在当年的大学校园,谱写了一段浪漫爱恋。有时候,还偶尔听到我老妈的同学聚会,提到当年的风花雪月的。不知道为何他们没有成为一对相儒与沫的伴侣。反而,最后我老妈选择了貌不惊人的平凡还话少的老爸。也许,这就是缘分吧。外人眼里的不般配,不协和都是次要的,只要当事人幸福就好。

我对老妈微微一笑,然后轻轻地,装作很随意轻松地:“妈,今天你更加地年轻,你看看这发型,这染色,多适合你。”我转头对着一向沉默寡言的老爸,很夸张地叫着:“老爸,你说今天,你亲爱的夫人,我敬爱的老妈,是不是特别的美?当初你一定是,打败了众多的追求者,才获得美人心的吧!”

老爸在我这般小孩一样的举动感染下,也忍不住地笑了起来,对着我老妈,只是充满柔情地注视了一会,然后继续听着,刘兰芳的评书《杨家将》了。

我的老妈并没有被我给成功转移话题,而这时,她那充满期盼的眼神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种眼神,是我最最感到心痛,却又无法忽略的,那就是一种忧伤而哀怨,以及还有一种更为复杂,我看不懂的眼神。

我竭力想躲避,想立马逃到我的房间,那属于我独自舔舐伤口的空间。可是我不能,不能用行动来加深,我对老妈的歉疚。

我努力稳定自己的心绪,走到老妈的身边,然后用如同蚊呐一般的声音,对着老妈:“妈,我明天休息,下午会去新华书店买一本,对我工作有所提升的专业书。”停顿了一会,我提高一点分贝,继续说:“明天早晨,我陪着老妈一起去菜场买菜。”说完后,我不敢注视老妈的眼睛,只是用力搂了老妈一下。

老妈似乎眼睛突然有点红红的,回抱了我一下,对我欲言又止的。然后又回到厨房,开始做老爸最爱吃的土豆雪菜肉圆一起烧的三鲜汤。

不多一会,我家的餐桌上已经是:

青菜炒香菇,青菜还是青青的,香菇确是展开而厚实的。为了满足我的味蕾,老妈是提前半天将香菇浸泡,然后焖烧多时,将香菇从铁锅里盛出来,再另外起油锅,将青菜放入油锅里,这火要稍微大一点,连续将青菜搅拌几下,立即将香菇倒入,这样的青菜不至于太熟,而香菇也很入味。

蘑菇豆腐,放点胡葱,放点红椒,这样是色香味俱全了。

红烧鳊鱼。

榨菜蛋汤。

老爸的三鲜汤。

我自从3年前发生了一件足以毁灭我人生的变故,虽然我是挺了过来,但却让我的生活,有了惊人的变化。

性格变了,饮食变了,社交变了。总之,一切都变了。

原本那大大咧咧,毫无心肝的我,好像一夜之间消失了,变得沉默寡言,专心于工作,在同事眼里的女强人,对不管多么出色的男人,对我都是毫无吸引力,以至于有人在背后,说我是不是拉拉,一个性格和脾气趋于中性化的拉拉。我面对这样的流言蜚语,基本上不会去放在我的心里的。我就是我,懂我的人,不需要解释。奈何我如今拒绝,去接纳所谓懂我的人。

原本的吃货,如今变成了一个众人眼里的苦行僧,就是经常吃一些黑五类食物,还豆制品,以及各类新鲜的素菜。我也不再去参加同事们的各类聚餐和聚会,也会委婉拒绝男同事的邀约。就这样两点一线的生活了三年。

原本我在一家韩资企业工作,在三年前,我在家休养了半个月,突然办理了离职。不顾相处两年的同事加闺蜜的不舍,不顾前任上司的苦苦挽留,不顾父母发动亲戚的相劝,我毅然决然地离开了。

离开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移动营业厅注销已经用了五年的手机号,同时新办一张手机卡,尾号就是我发现了那个让我心碎秘密地那天那日。

离开后的第二件事,就是弃用已经用了10年的qq号,并且将上面所有的人,都删除了。在个人签名上,留下了这样的一句话:和昨日告别,今生不见。即日起,弃用本号码。

我用新办的手机号,新申请了qq号,关联了微信号。

我更新了网上的个人简历,开始了新的求职之旅。我为了彻底忘掉过去,就特意选择一些具有挑战性的销售类的工作。用三年的时间,我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销售助理,通过自己的努力和学习,以及那种不服输的韧劲,如今成为了公司的销售经理。身边的同事来来去去,换了一批又一批,而最后能够和我差不多进公司的同事,几乎没有了。

环境可以改变人,工作性质可以改变人性。而我的确变成了唯一一个在单位仅仅谈工作的女人,不再和其他女同事有任何的八卦,在工作告一段落之际,我会在电脑前看看之前的销售数据,分析一下得失,思考一下今后的工作侧重。

我用工作来打发白天的时间。

回家后,却不可避免的面对来自自己挚爱的父母,所谓的关怀。他们对我的爱,毋庸置疑,也是我觉得这是让我唯一还能觉得温暖的地方。

我真正需要什么,真正渴望什么,我却无法对自己最爱的父母述说。也无法对他们坦白。

在老妈温馨的提示下,我今晚吃的很饱,蘑菇豆腐几乎被我一个人承包了。

每次,都是老妈做晚餐,而我会洗碗和收拾厨房。今天也不例外。

平时,我在厨房收拾时候,老妈会通过电脑追剧,尤其是琼瑶剧。今天老妈却一直在厨房外面来回徘徊,还不时地往我这里看上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看着也难受,就忍不住问:“老妈,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

老妈很不自然地笑笑,然后摆摆手,说道:“没有,没有,天天见的,哪有什么事。”她绕着吃饭的桌子,又继续说:“今天吃的太饱了,消化消化。”

我哪会相信老妈的话,凭着我对她的了解,一定有什么不好开口的话。我就说:“妈,你就直说吧,我知道你一定有什么事的。”

老妈停下脚步,对我看了一会,然后不自然地说:“我知道你明天休息,所以,所以,所以。老妈无法继续说下去,但我知道,老妈要说什么了。

我情不自禁地放慢了洗碗的速度,有点语气沉重,看了一眼,在等我继续她未说完的话。我这一年来,已经熟悉了老妈这样的苦情。但也无法去拒绝,老妈这为人母亲的无私想法。我极力压抑着内心的酸楚,和隐隐作痛。

谁说时间可以忘却一切?时间可以抚平一切的?可我,三年了,还是无法去用时间来弥合我的伤口,无法用时间来忘却一个人。不管是爱还是恨,还是恨多一点,爱多一点,还是爱恨纠缠,爱恨掺杂,我已经无法去辨清了。

我不敢去面对老妈的神情,只能缓缓地对着老妈说:“妈,你明天又帮我安排了下一轮的相亲,对吧?”

老妈知道我心情好的时候,就会叫她“老妈”,而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仅仅叫“妈”。这个时间段,她知道我的心情是不好的。但依然还是小心翼翼地回复我:“你还记得,你小时候,一直有个孔阿姨,她来的时候,总是带着一包华味亨橄榄来的,她就知道你最喜欢吃这个牌子的橄榄的。”老妈见到我点头,就将声音方的稍微轻松一点,说:“前两天,我在盘门那里的大润发门口,遇到了孔阿姨,然后去肯德基坐了一会。”

我接着老妈的话头,说道:“然后孔阿姨在闲聊中,问起了我,然后知道了我依然孑然一身,于是就打算帮我介绍男朋友。

老妈点点头,然后用有点想要解释的语气,说:“其实我也没有多说什么,其实孔阿姨也是出于关心,其实。

我非常的内心不忍心,就打断老妈的话头,假装轻快地说:“老妈,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明天什么时候见面?”

老妈一副如释重负,飞快地说道:“明天下午2点,在南环西路的轻松一刻。”

我默算了一下距离,距离我家不远,大约10多分钟。看来他们是考虑的比较周全,路远怕我找借口,路近怕我遇到熟人,我是明白了两位长辈的苦心了。

老妈看我没有吭声,以为我在犹豫,找理由推脱。就走近了我,用只有我可以听见的声音,在我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你寂寞吗?在午夜梦回的时候。”

我身体猛然一震,瞪大眼睛,看着老妈。因为我从来没有这么听到老妈提到这样类似的语句,我是惊讶和震动。

老妈看着我惊讶地瞪大了双眼,提高一点了分贝,继续说:“妈也年轻过,也有过烂漫的岁月,浪漫的感情。我知道,寂寞的滋味,也能体会寂寞带来的内心困苦。”

老妈看了我一会,放慢语速,对我劝慰般的说:“因为寂寞,你可以选择自己的世界。但是,因为寂寞,你为何不去用爱来打发呢?即使没有自己所爱的人,但起码可以找个爱自己的人,当他当做手心里的宝,他会用一生来呵护你。就算他不善表达,不善表达自己的情感,但你可以安心地呆在他的身边。”

我再次内心震动,再次震撼。因为我突然从我老妈劝慰我的话中,陡然产生了一个奇特想法。老妈并不是像别人眼里那么的爱老爸,只是因为寂寞?或者是感动,而嫁给了老爸。

因为寂寞?因为难言的午夜梦回的寂寞?

其实,一半是为了我的老妈,我于是答应了明天的下午之约。

老妈看了我一眼,低下头,似乎在整理自己的情绪,再次抬头,看着我的时候,眼角似乎有点湿润。一向好强的老妈,居然为了我,伤感了。

老妈拍了拍我的肩,然后转身往房间而去。但隐隐约约听到老妈在哼唱着什么,我仔细去辨别,居然是:“想念你的笑,想念你的外套,想念你白色袜子和你身上的香烟味道。

我再一次无比的震动,原来在我眼前,家庭和睦温馨的背后,还有这样的,我之前一直不知道的故事。

我的老爸不怎么笑的,也不怎么话多。我的老爸不穿白色袜子,也不吸烟的。

这一切,暗示了什么?

我在胡思乱想什么,也许中文系毕业的老妈,本来就很浪漫,和理科老爸能够在一起,也是一件比较奇葩的事情。

或者真的,我小说看多了,然后是我想多了吧。

我努力地摇摇头,来想自己的事情。

因为寂寞,今晚我会再次失眠。

手机版上线了!阅读更方便!手机阅读请登陆:m..

<script>read2();</script>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