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么的粗大满足了我

谢澜风睁开眼睛,惊奇地现他居然回到了十岁。到底经历了许多风浪,谢澜风很快就平静下来。

这个时候,正是谢家主母,也就是谢澜风娘刚去世没多久的时候。而他因为忧伤过度,居然昏迷不醒。谢家的人都很担心谢澜风,却没人知晓他换了魂。如今在这具身体里的,是经历了沧桑的痛失所爱的谢澜风。

祭奠好娘亲,这一世的谢澜风,只想和她过安静的日子,不再理会这些俗世。前一世的谢澜风,之所以能成为宣帝的密探,还是他太过于锋芒毕露了。虽然后来他学会敛去自己的锋芒,却为时已晚。

来到阳城,这里是曲姑娘住的地方,只是,她到底在哪?

曲灵歆此时丝毫不知晓已经有人惦记上自己了。她每日的日子,都是喝着那些苦死人的药,然后望着窗外,守着窗,从天亮到天黑,再从天黑到天亮。

曲灵歆觉得日子冷清得可怕,即使她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热闹。

曲灵歆不知自己为什么要活着的,每日躺在床上,什么也不做,这么活着真的很有意思吗?爷爷让她学医,偏偏她不喜欢这些药。她总觉得,自己远离这些药,就会快乐。

不知何时起,曲灵歆常常能听到笛子声。曲灵歆很喜欢那曲子,无聊的日子,终于让曲灵歆的脸上有了笑容。

曲灵歆问玉娘那是什么声音,玉娘告诉她,那是笛子的声音。

曲灵歆便萌了想要学笛子,更想要见一见那个吹笛子的人。只是,曲灵歆根本就无法起身。

没过多久,曲灵歆见到了一个少年。少年的衣衫还算是讲究,却有一种说不出的狼狈。大概是家道中落了吧。

大概是第一次见到外人,曲灵歆很是高兴,脸上的笑容也是多了几分。玉娘见状,更是满意地点了点头。

“怎么样,这个少年的身份没问题吧?”玉娘问着园丁。

“没问题,是沧海谢家的的少爷,家道中落。”园丁说着。

没有人知道,沧海城确实有一个谢家,是京城谢家的分支。谢家的旁系并不多,谢家的家规一向不允许他们打着谢家的名号做事,当然,若是这旁系的子弟有有才干的,平日里为人也规矩,谢家不介意帮一把。沧海谢家确实家道中落,这一门只剩下一个公子,早在半年前旁系的这个谢家公子就被谢家接到本家。

谢家暗中的势力不少,特别是重生以后的谢澜风,又为谢家暗中增加了不少势力,而谢家那个旁系的公子谢如风,则待在了谢家暗中的势力的地方。

此时的曲灵歆有些好奇地打量着这个看起来比自己大了一些大哥哥。曲灵歆一直都在听玉娘和爷爷为她将外面的事情,她很想出去,却根本起不来床。

谢澜风冲着曲灵歆温和地笑了笑,曲灵歆一愣,随即回了谢澜风一个笑容。爷爷总是很忙,而曲灵歆最长接触的,便是玉娘,偏偏玉娘很少笑的。

曲灵歆想要坐起来,却没什么力气。谢澜风见状,扶着曲灵歆坐了起来,曲灵歆顺势靠在谢澜风身上。软软的身子靠在身上,谢澜风面色一红。他虽然钱是并没有过任何女人,却到底知晓男女之事,不由得面色一红。只不过,此时的曲灵歆太小,而他不过十一岁,曲灵歆也只有六岁。

谢澜风本身性格就温和,又待曲灵歆很好,药宗的人也因此极为喜欢谢澜风。

曲灵歆心里很少有快乐的时候,谢澜风便变着法子哄曲灵歆。谢澜风知道,曲灵歆很喜欢听自己吹笛子,便每日都吹给曲灵歆听。

曲灵歆想要学,谢澜风便教给曲灵歆。不过,曲灵歆的身子太弱,又没什么力气,常常吹一会儿笛子,便没了力气。所以,大多数的时间都是谢澜风在讲在吹,而曲灵歆静静地听着。

大概是多了一个年级和自己相差不多的人,曲灵歆脸上渐渐有了笑容。曲灵歆很依赖谢澜风,胜过了玉娘和自己的爷爷。曲老爷子对此没少吃醋,不过,见孙女终于开心了,心里也跟着高兴。

曲灵歆不喜欢吃药,谢澜风便变着法子哄曲灵歆,逗她开心。谢澜风知道曲灵歆想要看看外面的世界。刚开始,谢澜风会把曲灵歆捂得严严实实的,然后抱着曲灵歆去房顶上。后来,谢澜风也会带着曲灵歆偷偷溜出去。说是偷偷溜出去,谢澜风却也没怎么瞒着这院子里的人。

谢澜风做事一向有分寸,而且又没什么坏心思,曲灵歆对他也极为依赖。再加上曲灵歆的气色慢慢好了起来,药宗的四个人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曲灵歆很喜欢让谢澜风抱着她出去看看,尤其是那种偷偷地出去的感觉,更是让曲灵歆生出几分叛逆和欣喜。也正是如此,曲灵歆更加好好吃饭,配合接受治疗,这让整个药宗的人都把谢澜风当做救星。

曲灵歆八岁了,终于决定不再排斥爷爷和爷爷所谓的医术了。对此,药宗的人都喜闻乐见。他们所有人都希望曲灵歆好好学医,好继承药宗。偏偏曲灵歆对医术特比的排斥。曲灵歆的身子不好,他们是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打的话,你刚动一下手,曲灵歆估计就给奄奄一息了。而骂的话,曲灵歆本身心情就没怎么好过,再骂她把她骂得更抑郁了,还不如直接给她准备棺材呢。

曲灵歆学的很认真,虽然曲灵歆刚开始并不怎么喜欢医毒药理。刚开始学的时候,曲灵歆常常忍不住乱脾气。这种时候,谢澜风通常都会陪在曲灵歆身边,安抚曲灵歆的情绪。久而久之,药宗的人教曲灵歆医术的时候,也不怎么避讳谢澜风。

反正在药宗之人眼中,谢澜风品性不错,又对曲灵歆好,曲灵歆又如此依赖他,就算以后曲灵歆不嫁给他,却也会极其依赖他。不管怎么说,谢澜风也算是半个药宗的人,就算是会一些也无所谓。更何况,现在交给曲灵歆的这些东西,都不是药宗的核心。

终于有一天,玉娘忍不住问曲灵歆突然间想学医的理由了。曲灵歆说事要学好医术,让自己的身体像一个普通人一样,这样就可以和谢哥哥玩了。而且,谢哥哥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她却不能。万一有一天谢哥哥跑了怎么办?

玉娘听到理由,不由得在心里叹息,女大不中留啊!当初,他们费尽心思让曲灵歆对医药产生兴趣,都未能如愿。谢澜风才出现曲灵歆身边多久啊,就把曲灵歆哄得去学医去。

纵使是玉娘也不得不承认,他们药宗虽然也算是医者,却没什么仁心,甚至可以说心里极为阴暗。而谢澜风不同,那是个让人温暖的孩子,也难过曲灵歆愿意亲近他。

如今的曲灵歆,恨不得寸步不离谢澜风。事实上,曲灵歆没力气下床走路,是谢澜风不离开曲灵歆。谢澜风只要稍微离开曲灵歆久了些,曲灵歆就极其不高兴,在屋子里喊谢澜风的名字。有一次,曲老爷子找谢澜风有事,时间久了些。而玉娘又在做饭,曲灵歆的丧子都有些哑了。

谢澜风心疼坏了,更加不敢离开曲灵歆太久。曲灵歆对谢澜风的依赖,谢澜风心中多少有些窃喜。然而,没过都就,谢澜风就笑不出来了。

“谢哥哥,灵歆要和谢哥哥一起睡。”曲灵歆狠命地抓着谢澜风不放。

“歆儿乖,自己睡。歆儿是女孩子,不能和哥哥一起睡的。”谢澜风有些头疼。

曲灵歆到底已经八岁了,而自己也十三岁了。虽然说八岁还是个孩子,可是男女七岁不同席。虽然本朝对女子没这般束缚,谢澜风也不是古板之人,然而,曲灵歆到底也有八岁了,儿子也也有十三了,他们又岂能睡在一张床上?

曲灵歆对这些东西可没什么概念。她只知道自己很喜欢和谢哥哥待在一起,以前玉娘和爷爷也常常和她睡在一起。后来,她实在不喜欢这两个人纵使劝她学医,干脆自己睡了。

“那我不做女孩子,谢哥哥和我一起睡好不好?”曲灵歆满脸期待。

“歆儿,乖。明天谢哥哥就来陪你好不好?”不说谢澜风的武功如此之高,就是一个不会武功的弱女子,想挣开曲灵歆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只是,谢澜风害怕自己稍稍一用力就伤了曲灵歆。更何况,他也不愿这般对待曲灵歆。

在谢澜风心中,曲灵歆就是一个需要轻拿轻放的瓷娃娃。

曲灵歆闻言,这知道谢澜风不愿意和他一起睡,忍不住哇的一下就哭了。

曲灵歆的哭闹声将曲宅仅有的四个人都引过来了。曲灵歆虽然从小就没有几日高兴的时候,却也很少会哭。猛地见曲灵歆哭了,几人的脸色都不太好。若非相信谢澜风的人品,又知晓他把曲灵歆看得比自己海中,恐怕直接动手了。

谢澜风也慌了,他还从未见过曲灵歆哭。他和她已经错过一世了,他不愿她有丝毫不快了。只不过,这种事情若是妥协了,吃亏的是曲灵歆。

作者有话要说:郁闷啊,我卡大结局了。明明心中已经构思好了结局。偏偏码字的时候就是死活写不出来。码着码着就去上网干别的了。写番外就不会有这种情况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