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我们去卫生间做吧小说

如意闭眼,任由自己的身子滑落在地。

夏微凉微微沉默,她不敢相信,兰竹怎么会是这个样子?他那样的温柔,那样的谦和有礼,怎么可能呢!

“如意……”阿瞳悄悄推开门进来,看到颓废的少女,露出了手中的糖果:“你看,这是什么?”

如意虽然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样子,一只白润的手却伸出了出去。

阿瞳细心地剥好了糖衣,将糖果塞进了自己嘴里,剩下的糖纸自然是落到了那双手的主人上。

如意抹去眼角泛出的泪花,愤愤地戳着糖纸,“你说仙界的男人们都怎么了?不顾自身的涵养,不顾自己的妻儿,挤破头也想跟着叶萝蔓下凡过神仙眷侣的生活。那叶萝蔓不就能装得了小白花吗?真要比起来,我也不比她差!他们当真都是眼瞎了!”

“恩恩,”阿瞳在一边鼓舞她:“如意是最棒的!”

“哼,我决定了!既然如此,我就下凡去瞧瞧那个叶萝蔓!”如意拉着阿瞳的手站了起来:“不管怎么说,也要见识见识抢了自己曾经喜欢人的那个什么……种马女是吧?”

她这话软绵绵的毫无气势可言,阿瞳忍着笑意道:“是是是,玄女这么厉害,怎么会怕一个区区的凡间女子?”

然而刚过三天,如意还没有带着阿瞳下凡的时候,就被一队仙兵仙将带去了天庭。

“赵如意,你可知罪?”高堂之上,玉帝气势巍峨,直压得赵如意喘不过气来,她双膝一软,直直跪在了地上,幸而双手撑在地上,才避免了被压趴的难堪。

“启禀玉帝,小神不知何罪之有。”她低喘着气,回答。

“真是好大的胆子!”玉帝冷笑:“真是不知悔改!朕怜你三千万年才化形成神不易,不想你竟心存侥幸,不愿俯首认罪。那朕,只好用证据来说话了。”

立即有童子低垂着头,奉上一卷卷玉简。

玉帝随手一掷:“你自己好好看看吧!”

那玉简直掷在了如意的头上,破了一个血洞,如意不用想就知道那儿肯定已是一片血肉模糊。她挪了挪跪得发麻的膝盖,捡起那玉简,随手一翻,大惊失色!

上面讲是的凡间一大族赵家被灭门血洗的惨案,凶手就连养在后院的牲畜都没有放过,且赵氏一族死后俱都身首各异,整整一百七十三颗头颅被整整齐齐地放在祭祀中,上至老弱,下至幼儿,都睁着惊恐的双眼,死不瞑目。

据说,负责调查此案的大人刚进去就给吓昏了。十天十夜后才醒来,却已变成了一个傻子。这事震动了整个王朝,就连天界这种闭关锁国的地方都有所耳闻,现在玉帝却拿出来给她看,如意心里跟明镜似的,恐怕玉帝是认为她是主凶了!

如意强打精神把这一卷卷玉简翻开,一一看过后,收拾在一旁。她迎上玉帝含笑的讽刺神色,深吸了一口气:“小神不知何错之有,还望玉帝指点迷津!”

“你敢说,赵氏被灭门一案与你无关?”玉帝大怒,也不愿在与如意兜圈子:“如今认证物证俱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人证?如意还在愣神时,一个宫人就领着两个人进来了。一个是那日被她甘出去的夜华帝君,另一个,就是她座下的童子,阿眸。

她神色一冷,恐怕这两人是早有预谋。她被牵进了这弥天阴谋里,怕是不能独善其身。事到如今,她对夜华已经完全失望,想来当初她也并不喜欢他,不然又怎会在他喜欢上叶萝蔓之时,除了羞耻之外毫无感触。只是怕,今日这祸事,会牵扯到阿瞳身上。

“玉帝,我若辩驳,说这事本与我无关,您会信吗?”她挺直了腰脊:“更何况,我又有何理由灭赵氏一族?”

“阿眸,你是赵如意座下的,便由你来说吧。”玉帝竟是一句话都不愿与如意说了。

“禀玉帝,玄女、玄女当日被夜华帝君教导过,不但不知悔改,还决心下凡杀了叶萝蔓,她与阿瞳商议,制定计划,下凡后被赵氏族人收留,没想到撞破他们的阴谋,玄女慌乱之下决心灭掉赵氏一族,以绝后患……”阿眸越扯越远,如意冷冷笑着:“是么,你们说的竟比我自己还要清楚。既然无人信我,那么是不是我做的又是什么关系?只是这事与阿瞳无关,你们对我要杀要剐请随便,休要牵扯旁人进来。你说对吗?夜华帝君?”

如果说如意到现在还看不出这幕后黑手,她可就真的枉活了这么数百万年了!不想这夜华竟是如此心狠手辣,为绝后患,对那赵氏族人说灭就灭,毫不留情。

夜华假惺惺地笑了笑:“玄女在跟我打什么哑迷?我可听不懂。”

“好了!”玉帝一挥袖袍:“赵如意闯下大祸,念她数百万年来对天庭有不少功劳,此次,便令她受诛仙台之痛,坠入轮回道。十世之中,不得好死!”

...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