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在花唇上滑动然后挤进入

哥德圣亚城除了东面大山成群,其他三面都是交通便利,因此发展得一直不错,但也仅仅只是不错而已,本以为一切都将会这样下去的居民们,在半年前迎来了不可思议地春天,或者说冬天。

经济飞涨,财源广进,却也人头滚滚。

光明与黑暗同时降临了哥德圣亚城,而且带来光明与黑暗的,也是同一个人,获得利益者,感激他,人头掉落者,在地府之中憎恨他。

但这一切却丝毫不能阻止那个男人的前进,经济在发展,武装力量也在发展,私有化武装集团接连浮现水面,黑暗行走人间。

贵族们低眉弯腰地恭维着,生怕对面的黑衣护卫一怒,直接将自己人头砍了,他们心中暗想:“还有什么比这更糟?”

商人们纷纷忍气吞声地将本月的保护费双手供上,他们心中想到:“还有什么比这更糟?”

平民被关押进工坊,进行毫无休止的免费劳作,他们在心中想着:“还有什么比这更糟?”

女人们纷纷被拉近酒馆之中,成为黑暗中的妓者,她们在心中想道:“还有什么比这更糟?”

还有什么比这更糟?

有,当然有。

第二天,整个哥德圣亚城就传遍了,哥德圣亚城除原城主身死,里奇‘黑卫大首领’接管城主一职。

所有人在知道这个消息后,瞬间都明白了一件事:事情永远只有更糟,没有最糟。

人群激愤,里奇的这一步成为压倒人们心中最后的稻草,被压迫,哪怕再苦再累,只要还给一口饭吃,还一线生机,都不会选择反抗,但里奇身为不死体,必然是不知道这个道理的,因此,他觉得时机成熟了,便理直气壮地将原城主宰了,取而代之。

里奇不知道的是,贵族们指望原城主保命,毕竟在他们心中,里奇至少还是会卖城主几分面子的。

里奇不知道的是,商人们指望着原城主降低保护费用,换取长久之道。

里奇不知道的是,平民们指望着原城主为他们做主,重新过上自由的生活。

里奇不知道的是,女人们指望着远程朱为她们平反,还她们自由之身。

因为里奇不知道,所以他将原城主取而代之。

然而这样做,贵族们的性命怎么办?商人们的利益怎么办?平民和女人们的自由怎么办?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所以‘他们’暴动了,半年来的压迫终于爆发了。

而伊莱,就在这个如此微妙的时刻,进入了哥德圣亚城。

牵一发而动全身,伊莱的到来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城中所有人都知道里奇曾经发布过一份特别的通缉令,上面的文字很简单,只有两字:活抓。上面的内容也很简单,就是伊莱的画像。

时间随过去挺久,但通缉令依旧一直没有撤走,因此,当伊莱一脚踏入哥德圣亚城时,瞬间就被所有势力盯上,一个个阴谋诡异围绕着伊莱这条大鱼,开始一场狂欢盛宴。

哥德旅馆,307号房间。

伊莱反复摸着手中的纸条,神色间闪过一丝犹豫之色。纸条上面的内容很简单——‘伊莱大人,来黑蛇酒馆一聚。’

没有署名,没有时间,对面仿佛有极大的自信,只要伊莱现身黑蛇酒馆,就能立刻联系到。

不过,让伊莱犹豫的,却不是这个,而是他的脚下,正密密麻麻地堆积着百余张这种纸条,有些有署名,有些时间,有些甚至直言目的,但更多的,还是像先前拿在手中的纸条一样,简洁自信。

“有趣,里奇,这就是你设下的开胃菜吗?”伊莱嘴角微翘,目光看向哥德圣亚城中心,像是碉堡一般的城主府。他双目微闭,仿佛回到了刚刚从坟墓中爬起来的日子,里奇那种充满恶意的神色眼神,那种贪欲试探,一直深深藏在伊莱心中,此时此刻,再度回忆,仿若一梦。

“可惜,我并不喜欢这种阴谋诡计,比起这种方式,我更喜欢以力破巧,暴力破局!”

“不过,你是老朋友,自然要优待,我便去看看你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伊莱微微一笑,犹豫之色尽去,神色间自信满满。

凭借火神剑,空间之口,空间坐标,以及神秘莫测的死水力量,难道打不过你一个编号不到贵族等级的不死体不成?

一种由内而外的自信从伊莱身上散发,自从火神遗迹归来,一定程度解开死水力量限制后,伊莱的实力犹如坐火车一般飞涨,这当然不是说他本身的一级魔法师本源圆满的境界实力,而是在说他的软实力。

火神剑,火神之书,空间之口,空间坐标,海量高级施法材料,大量知识储备……不知不觉间,伊莱的身价极其雄厚,比起某些工会会长还要恐怕,若是因为其外表一级本源境界而轻视了他,那么可是吃大亏的。

因此,伊莱才有信心单独前来击杀不死体,因此,伊莱才能戏谑地接受这次陷阱。

若事实如此,伊莱自然这样做自然不会有问题,但问题是,伊莱想错了,想差了,他在来哥德圣亚城前,一直都在以里奇等不死体为假象敌人,从来没有想过其他阻碍,因此,当他进入哥德圣亚城,住下旅店,并在出去回来后收到这么一堆纸条时,脑中第一个浮现的念头就是——这是里奇的计谋!

伊莱从来没有想过这些纸条,乃是哥德圣亚城中其他组织给他的,因为他心中的敌人只有一个,一目叶障之下,忽略掉了其他人。

而这个小小的错误举动,也为伊莱的哥德圣亚城之旅,带来了很大的意外。

夜色如水,就在伊莱决定前往黑蛇酒馆的时候,黑蛇酒馆内正发生着一起惨无人道的大面积屠杀事件。

“无知的愚民,你们这些反抗组织会只让里奇这个畜生大发雷霆,然后受苦受难的还是我们这些准守本分的人们。”

“杀杀杀!杀完这些里奇大人的叛徒!要不然我们迟早也会被里奇大人怀疑上,最后的结局只会惨不忍睹!”

“不可忍,不可忍!明明只要做好分内之事就可以了,为什么要反抗,为什么要反抗!现在还有温饱,等你们反抗之后,我们就连性命都要没了。”

“与其到时候被里奇大人杀死,还不如我们自己出手清理逆贼,到时候说不定还能得里奇大人一份赞赏。”

另一边反抗组织的人们纷纷破口大骂,却已经被屠杀的成片倒下。

“疯了,全都疯了!奴性深重!奴性深重!”

“只有杀了里奇,我们才有新的未来!你们这些胆小鬼不过是害怕里奇,不敢反抗罢了,还偏偏将我们说为叛徒。在我看来,你们才是叛徒!你们才是逆贼!”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要互相残杀!我们的敌人难道不是一致的吗?告诉我为什么?”

“你们,全都疯了!”

长夜漫漫,血色为光,洒满街头,震惊全城。

一场关于权利与背叛,自由与奴役,未来与希望的战斗,在今夜,悄然展开,而罪魁祸首的两个人,一人仍在细细品尝美酒,另一人,正悠闲地漫步在死亡之街。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