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罚往受的菊花塞生姜

,。

紫蓝快步跑到紫珊这儿来,拉着她就急切的说起了自己的计划来。“紫珊,现在楚蝶飞已经被我和殷柔带来了,你帮我过去教训她一番。可不要弄出人命来啊。”

紫珊郡主诧异,惊讶道:“公主,你将楚蝶飞带来了”

怎么可能,居然这般容易

紫蓝很是骄傲,道:“是啊,我看着她不顺眼,就将她也带回京城来了。你过去狠狠的教训她,定要叫她知道,可不能太嚣张了。”

紫珊缓缓的点头,对着紫蓝道:“公主放心,我一定让楚蝶飞变得听话懂事的。”

“那是最好的了。不过也不能太过分了,我六哥和皇帝哥哥都很喜欢她的。要是以后楚蝶飞找我六哥或是皇帝哥哥告状,我也会很麻烦的。”

紫蓝还是有些担心的。

紫珊笑道:“公主放心,若是出事了,紫珊一肩挑起便是了。”

“紫珊,你真好。”紫蓝一听,顿时放下心来。

紫珊微微一笑,眼中的光芒一阵闪烁,可惜紫蓝公主并没有发现。

紫珊郡主来到了关着楚蝶飞的院子,这儿对她来说,并不陌生。几个婆子,丫环看到紫珊郡主,也只是行礼,并没有上前来询问一句的。

“楚姑娘,现在可还好”紫珊郡主看着蝶飞侧躺着看书,一阵讶异。都这个时候了,她居然还如此的悠哉啊。

蝶飞放下手中的书,抬头一看,点头致意道:“郡主原来也是其中之一啊。”

“是又如何”紫珊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本郡主也不多说什么废话了。要知道,你想和殷柔打赌,趁着机会跑出去。这个计划根本就是行不通的。不如,你跟我合作,我就放你一条生路,你觉得如何”

“这个啊,那得看郡主想要的是什么了。”蝶飞态度自然,她想要什么,稍微想了一番,蝶飞也有所把握了。

这两个女人,个个都打起自己脸的主意来了。

“哦,我要的只是楚姑娘身上的一样东西。若是楚姑娘愿意合作,你的命自然是还在的,若是不行,呵呵,你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你自己说说,有什么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的”紫珊郡主很有信心。她可不相信楚蝶飞会不担心自己的命的,所以,她别无选择的只能和自己合作。

蝶飞轻轻的叹了口气,道:“就算我和你合作,你要是不放我赚我呆在这儿,也是死路一条。这样没有保障的事情,我凭什么要做的”

“你放心,等事情完了,我一定让你平安的离开这儿地方。”是的,离开这儿,可没有答应让你出京城的。

“那好吧,郡主要我如何做的。”蝶飞考虑了一会儿,终于还是点头了。

紫珊郡主很是得意。“你放心好了,我让人通知殷柔过来,我们一起,三天后,自然就知晓了。”

“三天吗”蝶飞喃喃自语道。

也就是说,三天后,自己就是另外一个人了。只是不知道会是紫珊郡主和殷柔两人谁更厉害些,得到自己的脸的

三天后。

殷柔揭开脸上的纱巾,对着镜子一看,登时就傻愣住了。不,这张脸根本就不是楚蝶飞的,而是那个紫珊郡主的

东方紫珊,你敢玩阴的

殷柔咬牙切齿,可惜等她到了楚蝶飞这儿来,紫珊郡主早就离开了。殷柔怒气冲冲的踢开门进去,看到的便是另外一个自己。

殷柔柔柔的靠着床沿,听到声音,抬头看着她。

“楚蝶飞”

楚蝶飞点头。

殷柔无力的坐了下来。不会吧。她这儿没错,那为什么自己哪儿出了这样的错误

“楚蝶飞,以后你便是殷柔,我是东方紫珊了。虽然出了问题,可我们也只能这样做了。你不能对他人说出我们之间的事情,不然我是不会给你解药的。”

紫珊郡主恶狠狠的说道。

殷柔缓缓的点头。

“你干什么不说话的”紫珊疑惑的看着她。

“、、、、、、、”指着自己的喉咙,殷柔。

紫珊登时明白过来了,好个狠心的紫珊郡主啊,居然跟对殷柔下这样的毒手。好像殷柔都是最倒霉的,好在现在自己已经不是殷柔了,再也不是了。

“哟,大家都在啊。”楚蝶飞从门口缓缓的走了进来,对上自己那一张脸,还真的有些不习惯了。

事实已经是这样了,现在的紫珊和蝶飞更改了计划,很快便让人将消息传到六王府,接着便有了的一团乱了。

因为有些人觉得乱,我就解释了一番。给大家带来麻烦,真是对不起啊。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