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同学人妇系列

嗯,此时此刻我心理就一句话。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鬼畜之人是不好惹的,尤其他还是个身份证上有着非凡身份的人。

如果我是一朵在光是在微风下就能被吹出涟漪的小白花,我相信此时此刻肯定不是一脸苦逼地在这做杂务,而是象征性地动动手磨磨嘴皮子用我那单纯无辜的眼神陪着对方聊天。

可惜这个世界没有如果……谁让我是个活了数百年老不死的散仙。

安王是个很有野心的人,但我不否认这小孩同样是个脑洞很大的人。以某种现实的角度来看,他现在对我流露出那种有意思的眼神绝对不是真的对我有意思,而是对我那种由小变大的能力有意思(虽说这完全不由我自己控制)

没关系,对方醉翁之意不在酒本仙子同样也别有用心,他看他的我做我的,反正我的目的是接近那个茶庄庄主尤谦仁,只是仅仅被瞄几眼而已没问题啦,毕竟作为一个智慧与美貌并存的人,本仙子早已熟悉了各种人追羡的目光~

……嗯,至少一开始我是这般天真的想着的。

“你今年几岁?”在我一路辛辛苦苦投身入创作哦不杂务中去得时候,安王一改之前对我感兴趣的态度,毅然决然全身心的将兴趣投入到我徒弟身上。

本仙子:“……”

嘛回事?开始套路我徒弟!

对了,差点忘了这是个爱好手办的宅王,特别对某种□□生物有种独特的爱好。

还好我徒弟未曾被污染过,面对安王的兴致勃勃只是淡淡的瞥了眼,随后就将其无视。

嗯,本仙子师心甚慰。

然而这并不能将对方的好奇给尽数打发,相反,这还愈发激起了对方的那种难以言喻的征服感,安王索性无视了一开始较为重视的我,拍拍自己的旁边位置对我徒弟招手,“来,小兄弟,别干活了陪孤去庭院里喝口茶,这哑巴是你谁啊?方才听茶庄管家说你们二位是夫妇,孤可不信,你是她儿子?”

我:“……”呵呵呵呵,这是来查户口的?

还有哑巴!

刚刚不还说本仙子是你千金购来的爱惜不得了玩偶嘛!

看来我错了,这天下有比苏夜眠还会变卦的人。

只是,这么一问反倒让我心中又有了一些思绪,我在徒弟预备回答他之前,不好意思地对安王羞涩一笑,笑完转身拉着徒弟就跑小声对徒弟咬耳朵。

“徒弟,一会儿你问问他关于这茶庄主人尤谦仁的事情。”山不去就我,我便来就山,反正自己的目的本来就是打探这茶庄主人的,不管是自己打探还是徒弟打探都无太大区别。

徒弟没意见,或者说他对我所有的意见都没意见。

我虽然深刻担忧这小孩以后的发展会不会得个自闭症什么的疑难杂症,但当前还是符咒重要嘛。

徒弟乖乖地去了。

……但是并没有乖乖的回来。

一刻钟后——

有些好奇但更多是担忧的本仙子趁着杂务室中管事的人不在,偷偷摸摸的溜出了门,朝着方才那安王和我徒弟所说庭院那地直奔而去。

窝在草垛里,本仙子四处仔细寻了番没找到人后正当有些不甘心时,却又适时地听到了另一些声音。

听起来像是小厮的声音:“主人,你说最近安王到底靠谱嘛?”

一个清冷的声音,但有些耳熟:“先下诸侯聚起,齐天子的天下估计撑不到两个月,齐天子手下一共五个诸侯,其中两个喜爱书画不爱争斗可以排除,剩余三个江王虽目前落魄但手下那个太傅不容小觊更何况最近与靖国关系甚密,搞不好会联手一起攻下齐天子,靖国力量更是毋容置疑,五个诸侯国全靠他为首。”

“那我们……还特意邀请讨好安王作甚?”

“这你就不懂了,正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我们作为齐天子私下的消息组织,到时候若是齐天子真被攻下,那么之后的下场肯定凄惨无比,靖国力量强大没错,但怪就怪在太强大,枪打出头鸟齐天子对靖王向弦全然是最防备的,而安王全然不同,安王工于心计很是聪明。”

“既然聪明,那我们这时候讨好他肯定也猜得到啊,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主人,我们现在这么做要是安王上位了搞不好第一个除掉的就是咱们。”

“……所以,我有说要向着安王了嘛?”

“……哈?”

“说你蠢你还真是蠢,我们现在招人招的这么旗鼓喧天是作甚?自然就是要给靖王警告,要他提防安王,齐天子是肯定弄不过靖王的,靖王要是打下了天下有段时间肯定会有所损失,那时候就教唆安王去攻打靖王,但是咱们别跟着安王打,而是私底下笼络江王。”

“江王……?他不是诸侯国最弱的嘛,还没那两个书画诸侯强呢,况且他一直依附着靖王,怎么会舍得攻打靖王呢!”

“所以说你蠢,江王就是弱才好控制,另外说舍不舍的攻打靖王,换你是个弱者,天天被强者所压制你会服嘛?除非江王暗恋靖王,否则劝服他,根本没啥难度。”

“……原来如此。”

我:“……”一脸懵逼的蹲在草垛里。

好像一不小心就听到了不得了某种机密的样子。

啥玩意儿?这茶庄是齐天子手下的,专门为齐天子收集各种消息!?不过也对,话本里茶庄这么闷骚的地方地位向来都是深不可测的。

还有还有,刚刚那个人想要拉拢安王原因是想要借安王除掉已经除掉齐天子的向弦,然后再帮着江王江佑除掉安王?

啧啧,江佑这傻白甜咋运气总是这么好呢,天天不用动脑子吃饱了做做饭顺便谈谈个小恋爱就有一大堆人围在她旁边帮她解决事情。

……

不过,这关本仙子啥事啊,还是当作没听到吧,反正这计划肯定实施不了。

笑话,“除非江王暗恋靖王”,江佑的确不会暗恋向弦,她从来都是单枪匹马的直接冲好嘛,那喜欢向弦四个字就差没贴满她整张脸了。

掏掏耳朵,我冒出个小脑袋,悄悄地移了移草垛,还是找徒弟去吧。

只是,这次还没来得及慢吞吞的移个几尺,就有一个身穿黑衣的人嗖的一声不知从何处蹦达出来,吓得我一傻,赶快又低头把脑袋埋了起来。

“启禀庄主,安王带着一个小兄弟非要进禁地。”

“什么!”那个清冷的声音,语气蓦然变得有些恼怒,“那个禁地前是布了阵法的,他们怎么找到的。”

“这个……属下不知,但安王发现了,如若咱们不让他进去,恐怕……”

“该死,我这就去看。”

说毕,又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本仙子露出只眼睛,看着他们气势冲冲的朝着一个方向而去。

话说刚刚那个黑影人叫那人啥?

庄主!

刚刚说话的就是那什么有钱人……呸尤谦仁,我挣扎着起来朝他们那儿看了一眼,但是已经晚了,看不清对方的脸,只看到一个背影……还有点儿熟悉。

这么说来,刚刚声音好像也有些熟悉。

这庄主本仙子见过嘛?但依靠本仙子这记忆力(我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就算见过没过几天也就忘得差不多了,除非他给我印象很深刻亦或还是他欠过我钱……

但是现在还不及纠结了。

看着他们的身影愈发愈远,本仙子把杂役的那粗布在腰间打了个结,暗搓搓地跟了上去。

他们去的地方并不远。

或者说人家是主人,直接绕的近路,总之没过多久就停在一块草墙前,在这里我既没见到我徒弟和那安王,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到达了没,就在我猜想是不是他们老大迷路走错了路不好意思说出来时,一个声音在我面前响起。

“你还要跟在我们后面多久啊姑娘。”

本仙子:“……”

好吧,原来是被发现了。

不过这不科学啊!话本不多的是一手无缚鸡之力的傻白甜女主角蹲在一些大反派后面听了机密后蹲在草垛跟着走,怎么没见她们被发现过呢!

难道是我不够傻!还是话本中的反派们太傻了!

可惜时间永远不会给本仙子足够的空间思考这些哲理问题的,还没等我站起身来装个场面扮演下无关群众,一把剑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我刺了过来。

吓得有够呛得我:“……”

现在的年轻人啊,一言不合就打架!

现下这环境别说从天而降的英雄了,苏夜眠赶到这儿都没门,没了人护身的本仙子只能发挥躲避到死的精神,一个就地打滚躲开了这个致命攻击。

然而还没等我滚到一边又是一剑,我立马又是滚到另一边,再然后又是一次,然后再滚,然后再再……嗯,反正我觉得我就像一条鱼(还是美人鱼那种),对方就是拿着鱼叉的渔夫,拼命的朝我刺。

果然,不管话本再怎么变,主角永远会受伤这点是绝对不会变的,所以说本仙子果然是天生的主角嘛。

“慢!”

不知道是不是觉得这画面太美有些看不过去,那个清冷的声音发话了。

本仙子听到他这么一说顿时也送了口气,就在那刺的剑真的停下来时,我总算见到了这茶庄主人的真面目——

“怎么是你!”

他叫了起来,本仙子同样也傻了眼。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