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穿越高H

小女孩鼻子里嗅到淡淡似果似花极好闻的异香,好奇睁开眼睛,借着四个火盆的光亮,看到眼前一个肌肤胜雪杏仁大眼酒窝甜美仙子般的女孩子,震惊张嘴道:“你就是潭州玉女谢玲珑?长得太好看了,比我见过的小娘1都漂亮!”

谢玲珑一本正经道:“我当时得了天花,比你的还要严重,我先要活下来保住性命,再想办法求观世音菩萨赐灵露洗掉身上疤痂。 你要想像我这样,就得好好活着,起码你的亲人不会因你夭折而悲痛欲绝。”

小女孩眼睛一亮,像是下了什么重要决定,点点道:“我听你的话活下去。我现在很饿,想吃点好东西,有没有?”

明王喜道:“小烟儿,有许多灵果,还有点心,你想吃什么?”

小女孩道:“我想吃灵荔枝,有吗?”

腊月初谢玲珑交给湘枫寺明风主持二十一种灵果共五千斤,其中四千斤是送给护国寺的。

护国寺得到灵果后留下一半,其余的送给李自原。小女孩在皇宫住着,分得二十斤灵果,最爱吃核小果肉汁多甜如蜜的灵荔枝。

谢玲珑让小女孩摊开双手,在她掌心放了两颗大如鸡蛋的荔枝,把她惊喜的立刻笑逐颜开。

谢玲珑道:“菩萨喜欢能在逆境中活下去的人。你好好活着,以后有的是机会吃灵荔枝,还有机会重返长安见你的亲人。”

小女孩捧着灵荔枝,若有所悟的道:“我知道了。”要求下地自己剥荔枝吃。

明王见谢玲珑几句话就哄得李烟有了活下去的念头,欢喜道:“干女儿,她是我的侄女李烟,就是你的干妹妹。那两个小娃娃是龙凤胎,小女娃是我的侄孙女李琴,小男娃是我的侄孙子李成,他们是你的干侄子、干侄女。你向来会带娃娃,我把她们三个……”

和泉瞪眼打岔道:“讲什么混话。你的破亲戚多了去,左一个右一个都让珑珑管,她管得过来吗?”

明王气道:“我的亲戚跟你就没有关系了?小烟儿、小成儿、小琴儿是你什么人,你心里头不清楚?”

和泉瞟向三个病孩,冷冰冰道:“我是孤儿,她们有亲爹亲娘,跟我有什么关系。她们病好就各回各家,休想长期打扰珑珑!”

明王道:“我跟我干女儿商量,关你何事?”

和泉冷哼道:“就知道你当年认珑珑当干女儿没安好心!”

明王腾的站起身,但是望着和泉冷冰孤寂的眼神,想起他凄惨的命运、刚才话里带着极深的怨气,又坐下去,温声道:“你这个面冷心热的臭小子,能不能好好说话?”

玄灯大师突地苦笑道:“这几年加上此次三个孩子,我们已经陆续给玲珑供奉送来六位病患,给她带来极大的困扰、麻烦。”目光感激的望向小白,心里明白刚才是它救了他的命。

和泉望着玄灯、明王没好气道:“知道就好。珑珑不是观世音菩萨,没有法力普渡众生,她救人是看在咱们的面上,若是让外人知道,都将绝症病人送过来,她怎么办?”

“这次珑珑编谎到山里住一个月,那以后呢,难道还要这般骗着家人?”

“珑珑今年九岁虚岁已经十岁,她心善为了救人在这里跟我们混居一个月,可是此事一旦传出去,再目的不纯的好事者渲染,她的名声坏了,福乐居的名誉也会大大受损。咱们这是在害她!”

谢玲珑感激的望了和泉一眼,暗道:小泉子长大了,心思更细了,为我想得真多。

玄灯大师像是在心里下了重要决定,双手合十慎重道:“阿弥陀佛,和泉言之有理,我们不能再打扰玲珑供奉,更不能让消息传出去,给玲珑供奉及家人增添麻烦。”

和泉道:“那以后再有类似的事,师叔不要叫上我。我不想给珑珑添麻烦!”

玄灯大师道:“这是最后一次!以后老衲也不会打扰玲珑供奉。”

谢玲珑这才知道这三次往福乐居送病人都是玄灯大师的主意,和泉只是陪同。

明王突然间低沉道:“我昨夜里接到消息,腊月二十六,秦蜜病逝!李琴、李成没有亲娘了。”

李烟愣了一下,手里剥了一半的灵荔枝滚落在地,扑到谢玲珑怀里哇得难过哭道:“嫂嫂……”

谢玲珑初一跟吕青青说起唐妃赐的两车礼物时,曾听挚友说过秦蜜的名字,她是唐妃所出四皇子李啸飞的皇子妃。

李烟叫秦蜜嫂嫂,那李烟便是唐妃的亲女儿、李啸飞的亲妹九公主。

李成、李琴是唐妃的嫡亲孙子、李啸飞和秦蜜所生的儿女。

这破屋里的三个孩子竟比静夫人的重孙李青、李城还要尊贵。

和泉目射凶光盯着明王,一字一句道:“你什么意思!他们没有亲娘了,你想让珑珑如何?珑珑今年才九岁!”

明王只是说一件事,压根没往谢玲珑身上去想,摊开双手道:“我哪有什么意思?”

和泉激动道:“那你说这些什么意思?你要让珑珑同情他们,就要牺牲自己吗?”

“不是。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没那个意思。”明王百口难辨极度郁闷。

和泉恨声道:“你不觉得珑珑已经为你做了许多事吗?今晚若不是你逼迫着,她能瞒着家人冒着生命危险来吗?她的家人要是知道,还不担心死!”

明王像蔫打的茄子低头不语。

谢玲珑突然间道:“小泉子,今晚我是自己愿意来的,干爹没有逼我。我怕你和玄灯大师会感染天花毒菌有危险。你误会干爹了,他这些天在福乐居一直念叨着说你的好话,让我和家人总想到你。”

和泉目光里的喜意一闪而过。

玄灯大师长叹一声道:“阿弥陀佛,秦施主若是没有去世,跟着一起到这里,说不定也能活下来。”

和泉收起笑容跟一脸疑惑的谢玲珑解释道:“秦蜜最先患的天花,等发现时,府里已有几十人被传染。”指着三个病孩子道:“她们三人常吃灵物,体内生命力强于常人,病发期晚了半月,我和玄灯师叔才有机会把她们带到这里来救观世音菩萨,不然也死了。”

谢玲珑怜惜的拍着李烟瘦弱的小背,安慰道:“莫哭。人有生就有死。你嫂嫂去世了,把生机让给了你的侄儿、侄女,她们好好活下去,你嫂子在天之灵也会瞑目。”

她猜想几千里外的唐妃此时因为儿媳去世,爱女、爱孙齐齐染上天花悲痛欲绝。暗自祈祷三个孩子的病早日康复,身上的疤痕也能全部消失。

小白喵喵叫了两声示意有人来了,木屋外立刻传来明风主持上气不接下气的呼喊声,“玲珑供奉、护法、长老,这里有六只黑雕,它们拦着我们不让进木屋!”

谢玲珑心一怵,若是明风主持传染得了天花,再传染给寺院里的僧人,正月前来湘枫寺上香的香客极多,那会造成无数人交叉感染得上天花,形成极可怕的疫灾,急忙道:“他们不能进来。菩萨的灵露很难求到,他们若再感染到天花,那只有死路一条。”

明王认真问道:“我那两个随从呢?”

谢玲珑与和泉不约而同道:“不能!”

明王蹙眉道:“这破屋子根本没法住人,他们来了能帮我们重建几间新屋。”

和泉难得心平气和跟明王道:“你与我想到一处去。你叫他们明天傍晚之前在东边枫林搭三间能挡住风寒的茅草土屋,我们搬过去住。这里用火烧焚。”

谢玲珑道:“干爹,你让他们搭五间房吧。两间住人,两间泡灵水浴去孩子们身上的疤痂,一间做厨房饭厅。对了,还要搭两个简易茅厕。”

明王摊开两手道:“五间屋、两个茅厕怎么也得几日功夫。”

谢、和两人再次异口同声道:“不行!就一日!”

和泉、明王开门冷风吹进来,木屋里炭火火星飞溅,谢玲珑抱着李烟跑过去赶紧关上门,又哄着李烟去吃东西。

两男隔着五、六丈距离交待好事情返回,才发觉有了四个火盆的木屋比外面暖和许多,望到吃着灵果点心跟谢玲珑有说有笑眼睛恢复神彩的李烟,不禁松口气,暗道:小玲珑(珑珑)果然是个特别有福的人,谁跟了她都会好起来。

李烟填饱肚子眼皮打战又困了,忘记秦蜜去世的事,也不嫌弃木屋臭了,躺在铺着新褥子的“土床”盖上新被子睡着了。

谢玲珑去另一间木屋,打开门先放了会味,同样在角落里升了四只火盆,在“土床”上铺上被褥,又从空间取出两个大浴桶,倒入半桶温热的灵水,叫过和泉、玄灯大师,让他们沐浴之后,好好休息睡一觉。

明王、谢玲珑坐着守夜低声说着话,呆着时间久了,空气里的腐味也没那么刺鼻,隔壁木屋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远处的枫树林里,明王的两个随从、明海开始砍树平地。

明风主持回寺院叫醒十几个素来只知埋头干活老实巴交的僧人,趁着黑夜香客来得不多,赶紧把年后准备改建伙房的木材和土砖用独轮木车推到枫林,然后帮着一起建屋。

人多力量大,一个时辰后,地平好了,开始划分房屋结构垒建土砖。

谢玲珑抱着小白出去将六只立下赫赫战功的大黑雕收进空间,让它们好好休息调养。

日出东方时,松树里有了些光亮,北山是阴面,太阳再大也照不过来。

和泉、玄灯大师住的木屋里传出堪比雷响的鼾声,谢玲珑仔细一听雷鼾里还夹着低沉如拉扯风箱的鼾声,笑了笑猜到那雷鼾是老和尚打的,风箱鼾声是和泉的。

她想到几年前在和平寺从观世音菩萨铜像里飞出来如同降妖除魔罗汉下凡漂亮到不像话的小和尚,如今个子长得这么高,还打着威武有型的鼾声,真是难以想象。

两个小娃娃哼唧着醒来了,还不知道亲娘去世,也不知道患了天花很可怕,瞅着明王、谢玲珑认生开始有点怕,后来扭头看到旁边睡着姑姑李烟就踏实了,布满疱疹的小手从被子里伸出来要人抱,发出小鸡仔一样柔嫩好听的声音叫唤道:“俺肚子饿饿。”“抱抱,嘘嘘,俺要吃好吃的。”

谢玲珑一听觉得有趣,他们说得竟是山东话。

明王用极低的声音解释道:“秦家在山东。秦蜜及带来奴仆、婢女都是山东人。”跟谢玲珑一人抱一个,抱两个小娃娃尿过之后洗漱,喂些灵水、点心、灵果。

明王哪有谢玲珑温柔熟练,动作很笨拙,把李琴侍候的很不舒服,小人儿相当不满意却是不敢发脾气就蹶着个嘴。

李成大胆的扯扯谢玲珑的衣袖,道:“俺想喝稠粥。”山东人早上爱吃粥和饼,他这些天向玄灯、和泉提过两次,都被和泉瞪眼吓坏了,这次见谢玲珑很温柔,就试着提提。

谢玲珑想着这两天就能盖好厨房,道:“嗯。回头给你熬粥。”

李成眼睛一亮,道:“俺要吃葱花饼。”

谢玲珑前世会做些面食,当上总裁之后忙得没有功夫做饭,家里请着保姆回家吃现成饭,在平唐国的这几年只是在厨房指导过,一直没拿过锅铲,多少年没做过面食,这个葱花饼还真有些难度,道:“我试试做吧。”

李成强调道:“俺吃的葱花饼上要撒黑芝麻。”

“过几天应该会有黑芝麻。”谢玲珑仔细端详,发现双胞胎还是有所不同,李琴这个做妹妹的体型竟比当哥哥的李成大一圈,至于容貌如何,现在两个小娃娃脸上长满疱疹遮住了五观看不出来。

李成接着道:“俺要吃红烧葱段海参、油焖大虾!”

“这些没有。”谢玲珑心里直汗,小娃娃以为这是在海边渡假还要吃海鲜。

李成仰起满脸是疱疹的小脑袋,撒娇道:“有粥、有饼,没有海参、大虾,俺吃着不香。”

谢玲珑望向坐在一旁听着脑袋都大的明王,挑眉用眼神示意:真不愧是你家的亲戚,跟你一样的刁,特别难侍侯。

小白喵喵叫了两声,瞅着李成气得猫眼直翻,转身用猫屁股对着他。

李成见谢玲珑半天不吭声,自动降低条件,小声道:“没有海参、大虾,俺光喝粥吃饼也行。”

谢玲珑捏捏李成的小耳朵,笑道:“你这个会察言观色的小家伙。这里没有大海,吃不到海参、大虾。海鲜都是易发物,你身上有疱疹不能吃。等下了山,我给你做螺丝肉、黄鳝、蚌肉,一样很好吃的。”

李成开心笑道:“你别骗俺,俺可等着吃了。”

谢玲珑伸手轻刮李成的鼻头,道:“哎呀,你个小家伙疑心还很重。”

李琴见哥哥目的达到,壮起胆走过来,手指明王对谢玲珑细声细语道:“那个人粗手粗脚,以后就由你来侍候俺!”

明王离开长安三年多,两个小娃娃第一次见他,不知道他是什么身份。他哭笑不得道:“小琴儿,我是你叔爷爷,她是你干姑姑,不是下人。”

李琴有些惊愕,瞧着李烟睡醒了过去问过后,向两位长辈道歉,恭敬的叫明王做“叔爷爷”,叫谢玲珑做“干姑姑”。

谢玲珑见才两岁多的李琴就如此懂礼,能想像出秦蜜是个贤淑知理的好女子。可惜天妒红颜,秦蜜这么早就病逝了,她的两个儿女无人教导守护。

四皇子李啸飞今年才十七岁,肯定是要续弦。李成、李琴虽然身份尊贵,但是失去新娘,继母怎比得过亲娘,以后的命运也是难以预量。

隔壁木屋。和泉实是极疲惫,沐浴后想着只睡一会儿就起来帮谢玲珑做活,哪知脑袋一沾床闭上眼就睡了八个时辰。

和泉做梦打仗杀敌,猛的睁开眼睛醒来,听到隔壁房间没有动静,再看旁边“土床”上玄灯大师和新被褥都没了,惊得连忙下床穿着鞋出门去看,竟是空荡荡无人无物。

远外黑夜里传来明王的炸雷般的大叫声,“臭小子,老老小小的就等你吃晚饭了。快过来!”

谢玲珑高声道:“小泉子,快穿上衣服别着凉了。”

和泉站在门边眺望枫林那边闪烁灯光的地方,有一排茅草屋,屋前一个红衣女孩向他招手,心里升起温暖。

他飞快的跑回木屋穿好衣服,走出门又停住,伸手从内兜里摸出一把黄木梳,将散乱头发仔细梳理柔顺,再从内兜取出玉色象骨簪子绾好,出了屋用树叶上的雪洗了把脸,冰凉刺骨的雪水让脑袋更加清醒,精神抖擞大步流星的走去。

月上梢头,天气阴冷。树枝光秃秃的枫林中间有一排土砖茅草屋,一共七间屋,坐南朝北,两间正房,两间浴室,一间厨房兼饭厅,两间茅厕。

厨房兼饭厅的房间长五丈、宽三丈。

靠着东墙有三个土灶,上面置放着三口带耳的小铁锅,中间的灶专门用来煮灵米饭,左边的灶炒菜,右边的灶煮汤,灶台砌得很宽,放着案板、菜刀、淘米洗菜用的铜盆、装着油盐酱油醋剁辣椒带盖的陶瓷罐。

东北角置着一个半人高的新石磨、一大堆木柴。

贴着南墙角落是一个高五尺矮脚褪了红漆的旧碗柜。碗柜旁边有一个半人高直径四尺带着木盖木勺的大水缸,里面盛满灵水。

靠近门边一张旧八仙桌六把新的紫檀木靠背座椅。

旧的家具用品都来自护国寺,新的是谢玲珑从福乐居第二号院杂屋里弄到空间里的。

三个灶里刚做煮完饭菜,灶膛里面柴火未熄,散发出来热量抵得上两个火盆,使得厨房温度比外面暖和多了。

四面墙壁各挂着一盏贴有小兽图案红色漂亮走马灯,点着亮照的屋子亮堂不黑。走马灯比普通的灯价格贵,福乐居过上元节时才挂的,如今放在茅草屋里,平添节日的气氛、低调的奢华。

八仙桌置着两个直径两尺的青花瓷大盆,一个盛满切成三角形状热气腾腾的葱花饼、一个装着香喷喷灵菌汤。

玄灯大师一人坐在八仙桌东方,谢玲珑带着李琴坐在北方,明王带着李成坐在西方,李清坐在南方。

和泉进来时,饭菜香味扑鼻,引得肚子咕咕叫,瞅着李琴、李成带着围嘴坐在靠椅上双手握着比脸还大的葱花饼吃得极香,谢玲珑站着用瓷调羹给玄灯添灵菌汤,李烟、明王笑着说话,李烟喝着汤眼睛瞅着对面墙上转来转去的走马灯上不停变换的小兽图案,好一幅温馨的画面。

和泉未料到一日功夫建起的茅草屋比想象中的好,厨房更是应有尽有,晚饭就吃到热饼和香汤,生活条件环境极大的改善,最重要的是三个孩子病已经稳定住精神头很好性命无忧。

他内心高兴的坐在玄灯大师身旁的空位,并不客气,伸手从盆里拿了一块葱花饼吃,素油湛透到每一根饼丝,葱香浓郁,饼丝酥软不油腻,味道比一路上吃得护国寺伙头僧人做的厚饼子好吃十倍。

谢玲珑去将泉身旁的大瓷碗拿过来,距离咫尺望着他,柔和的灯光照耀下,他墨发乌亮,古铜色的肌肤健美性感,长得一张年龄显小好几岁娃娃脸,五观精致,嘴唇右下角的朱砂痣鲜艳夺目,竟比明王还要俊美三分,从任何角度看都是极养眼。

谢玲珑目光惊艳,心道:昨个只看出小泉子个子高,没看出比以前更加俊俏。想想也是,任谁带着重病人骑大雕在天上飞,心事重重五天五夜不眠,也会憔悴不堪。今日他补足了眠,眼白的血丝去了一半,精神焕发,恢复了平日光彩,真是耀眼夺目。

和泉被她看得竟有些羞意耳根微红眼帘微低。

明王扬眉道:“小玲珑你放下,叫和泉自己盛汤。他以为自己是客?今晚他涮碗你休息。”

和泉望着盆里浮着一层灵菌的香汤,用脚趾想也能知道是谢玲珑做的,问明王道:“这汤和饼可是你做的?”

明王趾高气扬道:“我帮着摘了葱!”

和泉看着葱花饼里的葱沫不少,这是南方的细香葱,每根比筷子还细,做这么一大盆葱花饼要剥五十根细香葱,冷哼道:“你顶多摘了五根,还不够自己吃的,哼!”

明王想到刚才在厨房愣是无用武之地,啥忙帮不上还添了乱,惹得谢玲珑让两个小娃娃把他撵走,嚣张的气焰低了些,轻哼道:“那也比你啥活不干坐下来就吃强!”

谢玲珑只是笑笑继续盛着汤,特意多添了灵菌,双手将满满一大碗汤放在和泉桌前,朝明王笑道:“小泉子跟老和尚这些天累坏了,多歇歇是对的。”朝和泉道:“你最爱吃灵菌汤,今儿我特意做了一大锅汤。”

和泉定定望着她,轻声道:“你一直记得我爱吃这个。”

谢玲珑眨眨眼,笑道:“怎么不记得。我还记得你爱吃的许多东西,要不要我一样样给你数来。”

和泉抿嘴微笑。

明王抬头瞅到和泉绾得利落的头发洗得干净俊美无比的脸,得意道:“总算听进去一句。”

茅屋是下午盖好,黄昏前收拾完。众人中午只吃了些点心、灵果,到现在都饿极了,饼就着汤,吃得很香。特别是玄灯、和泉几天几夜都吃着雪水就干饼子,昨晚半夜只吃个半饱就睡了直到现在才有得吃,灵菌汤又是如此的鲜美,恨不得三下五除二喝个半盆,一下子把肚子添饱。

灶那边的一口铁锅里传来咕嘟咕嘟声,谢玲珑起身笑道:“灵菜粥熟了,谁想喝我给盛粥。”

两个小娃娃立刻欢呼雀跃挥舞手里的饼,叫道:“俺要喝。俺最爱喝粥了。”“俺也要喝!吃饼得吃粥,俺喝不惯汤。”

李烟目光示意谢玲珑过来取她桌前的碗去盛粥。这是在宫里吃饭养成的习惯。

和泉瞟了李烟一眼,道:“珑珑,你向菩萨求情救活他们已是天大的恩德,不用侍候他们。”用手里的饼指着明王,道:“他们都是他的亲戚,让他侍候去!”

李烟被和泉冰冷犀利的眼神唬住,连忙放下手中的饼,站起颤声道:“珑姐姐,我去盛粥。你坐着用饭。”

谢玲珑瞧着李烟如此惧怕和泉,微笑道:“小烟儿,你还病着呢,我来吧……”

和泉柔声道:“珑珑,你昨个说要在这里住一个月,他们几口子光是一日三餐就够你忙的。你别惯着,让他们做活。”

谢玲珑知道和泉是在心疼她,只是三个孩子都是重病人年龄加起来还不到十二岁,其中两个小的还刚刚失去娘亲,他们又是明王、玄灯大师的亲戚,还跟身世复杂的和泉有着关系,她看着可怜心疼都来不急呢,道:“这里是潭州,他们从长安来都是客呢。我要尽地主之谊。”

1小娘:未成年女孩子的意思。

------题外话------

亲们,来吧,投下所有的月票,本文在榜上呆几天也行哈!多谢!

节日愉快!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