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记跨下的警花

“阿漓,你今天这是怎么一回事?你可别告诉我,你这是故意的啊。 ”赫连佑野有些烦躁,亏他还以为事情已经在夜漓打算娶秦子晴这个决定后解决了,却没有想到会越来越乱。

其实不用他承认,赫连佑野也知道,他就是故意的,在婚礼上见到夏汐雪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知道了夜漓他是故意的。

“我就是故意的。”夜漓也不否认,抿着唇道,“既然我找不到她,那就只好设一个局让她主动出现,哪怕是娶秦子晴。”

“你啊……”叹了一口气,赫连佑野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好,“你知不知道,你今天这样一说,会损失多少。”

尤其是当着夜氏夫妇的面,直接说出了秦子晴的不堪,这会让他们怎么想。

“不论损失多少,只要能再次见到汐雪,一切都值得。”他根本就不在意那些东西,只要能够见到夏汐雪,一切都不是问题。

“那你有没有想过你父母!”

夜漓开口道:“他们知道,所以才任由我的。”

见到夜氏夫妇都没有意见,赫连佑野也松了一口气,不再担心了:“既然如此,那就好。”

“不过,我倒是有些意外,秦子晴原来是那样的人。”慕殇宸一想到秦子晴都在骗着他们,谎话连篇就有些恶心,“这么说,那孩子……”

“不是我的。”夜漓马上回道。

本来还以为是自己对不起她,当他调查的时候,竟然让他查到了一些秘密,包括五年前的秘密。秦子晴早就不是原来的秦子晴了,现在的她满口谎言,心机满满。

“既然如此,你还要放过她吗?”慕殇宸并不觉得夜漓会放过她,不仅骗了他,还伤害到了夏汐雪,单凭最后一个,夜漓都不会放过她。

谁都知道,夏汐雪,一直都是夜漓的逆鳞。

一提起她,夜漓冷笑了一声:“本来看在以往的情分上,我帮她扛过夏家的打压,当我一查出当年的事情后,我就决定秦子晴和我已经毫无关系了。”

这句话一出来,赫连佑野和慕殇宸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这句话摆明了就是要和秦子晴恩断义绝了。

“秦子晴的问题,你已经解决了,那夏汐雪呢?”慕殇宸知道解决秦子晴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现在让人犯难的还是她的问题。

别忘了,今天和她在一起交谈甚密的还有一个男人。

果然,一提起她,夜漓就萎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阿漓,今天夏汐雪带来的那个男人,叫做季轩亦。”就知道他会这样,拿起已经调查好的资料,赫连佑野递给他,“他在法国一直都陪在夏汐雪的身边,是唯一一个能够和她交往甚密的男人。”

夜漓眯着眼睛扫视着上面的自己,捏着纸张都已经变皱了,字里行间都显示出了他和夏汐雪这五年来过的每一天。不得不承认,自己在嫉妒,在嫉妒季轩亦可以陪在她的身边,和她过着每一分每一秒。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