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翼乌漫画漫画大钅

墨盈穿到白暖的身体里,第一件事就是面对着镜子,不断的吐槽这具身体,豆芽菜阿……豆芽菜,她怎么就那么可悲呢,运气也太差了吧,哪怕是给个正常体型也就罢了,为何是这样的身体呢?

平板!墨盈的手在身体的前方抹过,顿时间捂着脸蹲在地上,这么差劲的身材她简直是无力吐槽。

不过她运气还不错,至少她被身边这个清净孤冷的师父给带到了昆仑。

昆仑是哪里?那可是传说中的修仙圣地阿。

墨盈这辈子何曾来到过这样的地方,只觉着新奇不已,左看看右看看,甚至还蹲在一尊柱子边,研究这根柱子贴了多少块玉石。

这地方可比自己的青丘要好太多,青丘是狐族的地盘,可论起这富贵程度,自然是昆仑山上的大殿好数百倍了。

慕尘逍皱着眉看向一直神经兮兮的墨盈,“徒儿,你这是怎么了。”

“哈。”墨盈赶紧起身,“对不起阿师父,我摔了一下,把脑壳摔坏了,怕是要休息不少时间了。”

墨盈这么说,慕尘逍倒是相信的。因为这徒弟从高处落下,可是实实在在的摔在地上,至今脸上还有点伤。

“想不起来没关系,慢慢自然会想起来,你先回房间休息。”

墨盈听后,立刻频频点头,她必须要想办法先回房间里,考虑如何整治自己这豆芽菜的身体。

墨盈是谁?墨盈可是青丘第一美人,身段的窈窕更是火爆异常,她最是不能忍的,便是现如今的平、板!

慕尘逍显然也不指望眼前这个动来动去脑壳坏掉的徒弟会想起来自己的房间在哪里,便招来了自己的五徒弟付霜送墨盈过去。

付霜的身量很高,并且形容俊朗,更有一对好看的剑眉,斜飞入鬓。他抱拳说道:“小师妹,随我来吧。”

墨盈跟在付霜身后,垂涎着此人的宽肩窄腰,更感叹于这昆仑山上的男人,还真是一个比一个可口。

她果然是来对地方了么?

哈哈。

墨盈忽然间娇滴滴的喊了句,“五师兄。”

付霜愣了下,旋即便感觉到腰肢一紧,自己这小师妹便扑了过来,然则他还没有问话,这小师妹便两眼泪汪汪的说:“五师兄,师妹我没成想会摔的这般厉害,还千里迢迢的回来,如今真的是好累阿,师兄你能抱我进去么?”

付霜虽然觉着蹊跷,可这小师妹哭的实在厉害,一向整个门派内都非常的宠爱这个女子,所以便也没有推辞,而是俯身将小师妹给抱了起来。

然而不知为何,往日只有兄妹之情的那种触碰,今日却有了点异样的感觉。

或者可能和小师妹的鼻尖正抵在他的乳首上轻轻擦来擦去有关,她那小小的鼻子,总是似有似无的触碰着,而垂下来的小手,更是不知为何,会在他的要紧部位上滑过。

不好,付霜只觉着非常不妙,立刻眼观鼻鼻观心,非常速度的把小师妹给送进了她的房间,然后随口扔下句“到了”,便落荒而逃。

看着这异常不解风情离去的五师兄,墨盈躺在床榻上轻轻拂了下发,“好没趣,不过就是轻轻地撩了下么。”

当然,这也能看出来,她的狐族的那些技巧,至少还未曾全部失去。

想起她在临走前,正好因为要度过发情期,所以与族长约在了床榻上解决这桩大事,忽然间就感觉到灵魂被抽干的感觉,到了醒来便是这具豆芽菜的身体,虽则没了这等烦恼,但恐怕是要过着清心寡欲的生活,这让墨盈长长的舒了口气,妖类么,怎么能这般清净呢?

墨盈先是下了地,将衣服一件件的除下,走到铜镜之前。

这具身体还是满娇嫩的,而且能感觉到,这是个元气非常充沛的身体,而且修仙已是有些时日,所以比她自己的墨盈身体要好的多。

身材问题,她可以通过修习媚术来解决,媚术这东西,她本就是狐族的第一媚术高手,所以完全不害怕会否忘记这桩事情。

墨盈对着镜子不停的摆弄着白暖的娇小身体,但无论如何,都摆不出风情万种的感觉,这让她格外郁闷,为何这女子会感觉如此清纯呢?

不管了,从明日开始,她定是要执行两桩事,修习媚术,务必要让这身体达到前凸后翘的漂亮身段;其次就是骚扰慕尘逍。

方才的五师兄付霜虽则是个不错的男人,但比起慕尘逍来说,却也差的远。

墨盈当然对慕尘逍更有想法!虽然这个人的难度可以说是,难于上青天。

但是她有一个便利条件阿,就是慕尘逍最宠爱眼下这个自己,他把这小徒弟当作自己的徒弟,可她这徒弟就可以用方才应对付霜五师兄的方法去面对。

“师父师父,我真的不会这招数嘛,你教教我可好?”

远远的指点?哼,没关系,我还有下一招。

“师父师父,今晚上阿白睡不着,你陪阿白睡可好?”

居然不让进?哼,我今晚就和你杠上了,墨盈就这么靠在慕尘逍的门外,撞的门咣当一声响,但她当然不是故意的,只是为了找点存在感而已。

天上的月亮逐渐的散发着淡淡的柔光,昆仑山上的雪盖千里,倒是有了些许的凉意,墨盈睁着眼睛望着那月亮和白雪,却忽然间想起了自己的青丘故土。

来了昆仑山这些日子,倒是有些想念青丘的无拘无束了,但她却完全不知道,要如何能回到青丘,而她最不舍得的,却分明还是身后门中的男人。

头轻轻的点着,她居然有了点睡意,一歪便倒在了门边。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轻轻的打开,慕尘逍从内中出现,俯身将墨盈打横抱了起来。

兴许是感觉到来人的暖意,墨盈唇畔略有了点笑意,柔柔的说:“师父……”

她似乎还是第一回感觉到师父的温暖。

慕尘逍回应了句,“嗯,别着凉了,回房间。”

“师父。”墨盈忽然间抱住慕尘逍的脖子,又是轻轻的念叨了句,如果说以前慕尘逍在她心里,不过是个浅浅的印记,他却因为今晚的这个举动,深深的烙印在了上面。

她这辈子,怕是都不想放手。

上穷碧落下黄泉,墨盈也要想办法,追到这个男人。

ps:终于完结了!!!!墨白跪了,哭了,痛哭流涕了!!!没有别的想法了,先滚去睡觉5555555555

<span>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