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了丫鬟小嫩苞经过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哼。【文学楼】”少女直接无视了十三护法的话轻哼一声,手轻轻的一挥,又是一道极为强横的力量扫了出去。

“你!”十三护法大怒,一甩钩子将那道力量挡开,随后一道黑气从钩子中涌了出来,猛的冲向了少女。

“小心。”贺离知道十三护法的强大,但虚弱至极的他根本无法帮助少女,只能说一句小心。

“我知道,放心吧。”少女冲着贺离笑了笑先将他扶着靠着墙壁而坐,随后,双手一动,一道灵力从她的手中凝出,双手一撑,那道灵力化成了一道圆盘。那道黑气猛的撞在了那道灵力圆盘之上,圆盘颤动了一下却是没有崩毁。

“有两下子。”十三护法桀桀怪笑一声,身形一动朝着少女冲了过来,手中的钩子也是刺向了少女。

“别碰他的钩子。”贺离看着这相同的一招,连忙出声提醒,随后解下了身后的最后一把刀将刀丢向了少女,“用这个。”

少女化掉手中圆盘,将贺离丢过来的那把刀接到了手中,一刀斩了出去。

十三护法见此露出了诡异的笑容,那把钩子突然之间变化了角度,就向对付贺离那般,避开了那把刀,刺向了少女的另一个部位。少女见此也是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她没有收刀回防,依旧笔直的斩了过去。见到这样的状况,十三护法有些吃惊,因为这出乎了他的意料,因为正常人在自己变招之后一定会紧张,而紧张则会出现失误而选择回防,但少女偏偏没有选择回防,这是种两败俱伤的打法,但显然,十三护法的伤会更重,甚至可能直接毙命,因为这一刀最开始的地方,就是他的脖子。

“哼。”十三护法显然不会笨到拿命去拼,冷哼一声收住了手中的钩子,整个人朝后退了几步避开了那把刀。

少女一刀斩空并未继续继续追斩,而是选择收刀,因为她一追斩,必然会离开贺离一段距离,周围还有一些黑衣人势必会威胁到贺离,所以,她选择守在贺离的身边。

“不错的力量,恐怕已经有了半步凝丹的实力了吧。”十三护法盯着少女,眼神如毒蛇一般。

少女并未答话。

“既然你非要与我们作对,那么你也别想离开了。”这个时候,十三护法的身体突然发生了变化,一道道黑气从他的身体中冒了出来,仅仅几秒钟,黑气便完全的将他的身体完全包裹。

少女握紧手中的刀,警惕的看着那被黑气包裹的十三护法,她隐隐的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

“哼!”处于黑气中的十三护法冷冷的哼了一声,周围的十几名黑衣人分别站在了院子的几个方位之上,而每一个人的身体都是被一股黑气所包裹。

“落神阵。”黑气包裹中的十三护法淡淡的吐出三个字。

那些黑衣人身上的黑气突然分出了一道黑气,而这道黑气将众人相互连接在了一起,随后,又是一道又一道的黑气冲天而起在少女与贺离的上空化出了一道由黑气凝结的圆盘,而少女与贺离的周围,也是被一道一道交错的黑气所包围。

少女甚至来不及做出反应,便是已经进入了这片黑气的包围,她紧紧的抱着贺离,她想要用自己的身体去保护他。这个时候,两个人似乎到了另外的一个世界一般,完全看不见周围的院子,一片漆黑。黑气完全的将两个人与周围的空间隔离了出来,这是一片由黑气所凝固的奇异空间,或者说是牢笼。

“你没事吧?”少女抱着虚弱的贺离的问道。

“我没事。”虽然贺离回答的是没事,但少女还是听出了贺离的身体更为的虚弱了。

“怎么办?”少女有些焦急,因为她发现,在这片完全由黑气所凝结的一处小空间里,完全感受不到任何的灵力,而体内的灵力不受控制的向体外流逝。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两个人都会灵力枯竭。

“灵力枯竭会怎么样?”贺离问道。

“你也发现了。”少女转头想看看贺离,但却因为这片黑气令她无法看见被自己抱住的贺离,虽然无法看见贺离,但还是想试图去看见他,“枯竭自然会死。”

“灵力对于修行者来说就是空气,修行者灵力枯竭就相当于普通人没了空气。”

“连累你了。”贺离的话语越发的虚弱。

“我说过要跟着你的,你若是死了,我还怎么跟着。”少女调皮的笑了笑。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那天忘记问你了。“贺离突然想到,他再见到少女时要问问她的名字。

“我叫九梦,叫我小梦就好了。”少女说道。

“九梦,小梦”贺离点了点头。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贺离的体内本来就已经所剩不多灵力终于是完全在这片黑色空间里散掉。他的神智也是渐渐的模糊,“若是你自己能离开,那么就别管我了,黑鼎你拿走。”贺离吃力的从怀中摸出那黑色的小鼎将它解了下来,摸索着放在了少女的手中。做完这些,终于是再也支撑不住彻底的昏了过去。

“我怎么会丢下你呢,这东西我拿不走的不是跟你说过了么?”少女将手中的黑鼎再次的摸索将它系回了贺离的脖子上。随后,手掌印在了贺离的后背处,一道道灵力从少女的手掌中流入贺离的身体。

“虽然我体内的并不是灵力,但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去死,总要试一试才好。”少女将自己身体里的力量一点一点的输入了贺离的身体。

郊外。

那片花海一点一点的散去,贺天澜的手却是一点一点的渗出了鲜血。

“你竟然能破我的葬花印?怎么做到的?”贺天澜双手一震止住了双手裂痕中不断外渗的鲜血,冷冷的看着花海散去,渐渐显露身形的红袍男子。

“哼。”红袍男子不屑的哼了一声,双手一动结出了一道手印。

“这!”贺天澜看着红袍男子的手,吃惊无比。

随后,空中再次开始下起了雨,不,是下花,一朵朵花化成了一片花海淹没了无比吃惊的贺天澜。

“噗”花海散去,贺天澜满身狼狈,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葬花印,西北葬花谷的绝学。”红袍男子冷冷的说了一句。

“你是葬花谷的?”贺天澜一抹嘴角的鲜血,略显虚弱的说道。

红袍男子没有接话,只是冷冷的看着贺天澜。

“什么时候葬花谷跟落神宗绑在一起了。”贺天澜嘲讽的笑了笑。

“哼。”红袍男子冷哼一声,沙哑的声音吐了出来,“见到了我的葬花印,就代表,你必须得死了。”红袍男子双手再次结了一道印,依旧是那道葬花印。

“葬花谷的叛徒么?”贺天澜似乎明白了什么,双手结印,双手的印记散出了紫金色的光芒。

“不愧是跟着人皇打过天下的。”红袍男子沙哑的声音传了出来,“看看是你的王侯印厉害还是我的葬花印厉害。”

一片花海翻起一波又一波的浪花,狠狠的朝着贺天澜拍打而去。这个时候,贺天澜手印中幻化出了一个巨大的人影,这道人影身穿着一副紫金色的战甲,人影手握着一把巨大的长枪。

贺天澜双手向前一推,身穿紫金色战甲的人影举着长枪朝着花海撵了过去。

长枪狠狠的舞动,在那一片花海中不停的搅动着,随着长枪的舞动,无数的花朵变成了一道又一道的花瓣散落而下化为一片虚无。

红袍男子再次冷哼一声,双手再一次变动,花海瞬间变化,化为了一道又一道由花朵凝结而成的巨大绳子狠狠的缠绕着巨大的人影。

贺天澜脸色一变再一次的将手印变了一变,巨大人影的紫金战甲发出耀眼的光芒,长枪不断的舞动,将一条条由花瓣凝结而成的绳子一条一条的绞断。

两个人的交战渐渐的处于僵持的状态,谁也奈何不了谁。

贺天澜脸色不太好看,因为他明白若是再这样僵持下去贺家就全完了。转头看了一看火势缓缓熄灭的贺家,咬了咬牙,双手猛的散开,紫金色的人影瞬间化为了虚无。花绳失去了目标,化为了一片花海淹没了过来。贺天澜看着那片花海,不知从何处摸出了一把长枪,纵身一跃。

贺天澜长枪一挥,指着那片花海,随后,那道紫金色的巨大人影再一次的幻化了出来。

“王侯葬花。”贺天澜冷喝一声,长枪一指,紫金色的人影猛的舞动了长枪,巨大的长枪舞动化成了一个无比巨大的圆盘,巨大的圆盘将那片浩瀚的花海给阻挡了下来。

随后,贺天澜化做一道残影一枪刺向了红袍男子,这一枪凝聚了贺天澜极为庞大的灵力。

“王侯葬花?”红袍男子沙哑的声音略显吃惊,随后,一把精致的白色扇子出现在了他的手中,扇子一挥,一道道罡风吹了出去,刮向了贺天澜。贺天澜冷眼一扫,手中长枪扫了出去将罡风尽数挡了出去。

“果然是葬花谷的叛徒。”贺天澜看着那把白色的扇子嘲讽了一句,一枪刺出,带着阵阵罡风直捣黄龙。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