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好大好硬满满的

士兵领队想不到,在经历过战火崩坏后的外周区,竟然建立起这样一栋居民建筑。而且,这栋居民建筑存在的目的,就是收留那群被诅咒孩子。

“抱歉,我为刚刚的鲁莽道歉,不知各位来这有何事?”

收留院会议室内,谌羽对坐在对面的士兵领队说道。

“......”

为了士兵安全,被迫下令放下枪的士兵领队,已经做好被拷问的准备,没想到对方并没有那么做。在他们放下枪后,其他士兵才注意到不知何时,他们身后出现了手持闪着寒光,随时都会取走他们性命的飞刀少女。看到充满敌意的飞刀少女,士兵们下意识想拿起枪对准她们时,却再次被士兵领队喝止。

接下来,陷入被动的他们,被对方邀请到这里。

“我们来这,主要是想调查突然出现在外周区的建筑,究竟是人为的还是原肠动物导致的。”

士兵领队也没有隐瞒,直接坦白。

“那按照你们现在看到的,是人为呢?还是原肠动物?”

面对谌羽那面带笑意的反问,士兵领队有些为难与尴尬。

士兵领队现在内心挺纠结的,加入军队不晚的他,出身平民能在军队中回到小队长职位,怎么说都有一定的眼力。可就是这份眼力,阻碍了他现在的判断。

说眼前是人吧,可刚才毫无声息出现在士兵身后的两位少女,他不知该如何解释。

认为是原肠动物吧,然而从眼前表现来看,怎么看都觉得是人。如果原肠动物能变成人而且还做到这个地步,那他们人类可以举手投降了。

随随便便化成人型混入人类社会,然后再来个里应外合包夹。

“先生当然是人类了,可在下不知先生为何会在外周区建造这么一栋建筑。”

根据有限的资料,士兵领队只知道上司让他们调查突然出现在外周区建筑是怎么一回事,其他的他一概不知。到了现场,特别是经过刚刚那么一出后,士兵领队意识到上司对他们绝对是隐瞒了什么。

还有,眼前这栋被周围废墟大厦包围,在外部看来隐藏很好的建筑,实际上走进来看到真面目时,士兵领队看到收留院第一眼时,都惊讶到了。

因为,收留院很大,大到如果是眼前年轻人一人出资建立起来的话,那站在他背后的势力......

“真如你所看见的那样,我建这所收留院,目的就是收留生活在外周区的被诅咒孩子。”

收留所的存在,迟早会被东京区发现。谌羽之前有些担心是对方注意到收留所后,第一次会采取怎样的行动。只要完美解决了对方第一次行动,那接下来他就有信心把这些人变成友军。

即使当不成友军,来者之人也会让谌羽得知东京区掌权者对待他的态度,根据态度再做应变。

“......”

“主人,早餐已做好,请您移步就餐。”

士兵领队想继续说什么,可被敲门进来的莉莎打断。看到身穿女仆装,神情动作之间无疑时刻都透露出优雅的莉莎,士兵领队难以置信眼前这位,就是刚才那位突然出现在士兵们身后,随时要他们命的死神。

“好的,我马上就来。”

莉莎听完,微微鞠躬,然后退了出去。

“这个时间段,阁下远道而来想必还没吃早餐吧,”

士兵领队想要拒绝谌羽的邀请,可谌羽抢在他开口说道。

“在刚刚阁下到来时,我以吩咐莉莎莉娅做好了阁下以及你士兵那份。”

“咕咕......”

士兵领队认为在行动中,吃还不知是敌是友陌生人食物,对于他或者他手下士兵来说,是一种非常坏的习惯,就当他准备拒绝谌羽邀请时,他的肚子,很不争气暴露了他真实状况。

大清早就从上司那里接到行动,还没来得及吃早餐的士兵领队以及他的士兵们,在赶到外周区收留所看到谌羽后,其中几位士兵肚子就已经抗议了。现在,被谌羽这么一邀请加上自身身体诚实反应,士兵领队实在是不好意思拒绝了。

“吃完早餐我会配合你们,告诉你们想要知道的事情。”

-------

莉莎莉娅在准备早餐的时候,结城明日奈督促生活在收留所的被诅咒孩子进行早晨醒来最基本的洗漱。不监督不行啊,因为长期生活在外周区这荒芜的地区,这些被遗弃孩子三餐都不能保证,更何况这些快在她们记忆中遗忘的生活习惯了。

幸好谌羽在行动之前,把大部分的生活用品都考虑到。通过之前在绚濑绘里世界赚到的稿费,通过群里分散在各个世界便利,将各个世界购买到的物资集中在一起,这次造就了眼前在不知情人眼中‘凭空造物’的惊人创举。

在监督孩子们洗漱时,结城明日奈有些走神,她不由回想起刚刚与看起来来自军队之人遭遇场景。当时,她只想到如何面对眼前之人,却不像谌羽那样,直接将局势控制到对他们有利的一面。

虽然当时谌羽被其他士兵枪械对着,可那些士兵一旦真有开枪的动机,在他们开枪前一刻,他们全都会变成死人。

因为,莉莎莉娅她们决不允许有人当着她们面,对谌羽出手的。

他还是没变,只不过,自己却是变了......

在艾恩葛朗特中,谌羽就是一位一旦自身参与,那他绝对会把局势掌握在自己手中之人。这种情况,即使是后来他退出攻略组后,其他时间私下组队时,谌羽还是会有这样的习惯。

而结城明日奈自己呢,她改变了,只不过明日奈她改变的,并不是她想要看到的那方面。

以为能追赶上他,可刚刚那一幕,却让明日奈认识到,他还是像以前那样,对明日奈来说,那种似近似远的感觉挥之不去。

或许,还是像以前那样,自己只需要跟在他身后,默默做一位小跟班就好了。(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