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男生把我带到男厕所强

光明出现的地方,黑暗就会躲起来。

光明消失的地方,黑暗将重临。

陆铁已经离开图书馆。

粒粒也已离开图书馆。

两人很有默契的分开。

分开是为了重聚。

湘云城已成为生死存亡之地,暗黑生物大军并没有离去,它们潜伏在山林间,等待着黑暗再度降临。

城墙染血。

大地千疮百孔。

却不见一具尸骨。

暗黑生物不仅吃人,还吃同伴!

连骨头都被吃的干干净净!

没有人去回想昨日夜里,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战斗,也没有时间去想。

所有人都在休息,暗黑生物也在休息。

等待着黑暗重临那一刻。

陆铁没有休息,还很忙。

战争缺的是人,是武器,是药剂。

从不缺暗黑生物的尸体与核心,这些东西连价格比平时也便宜了许多。

药剂可以换核心,换钱。

不管是元素药剂,还是疗伤药剂,只要是药剂,杜老板照单全收。

这位贫民区的大佬,每次见着陆铁,都会笑的特别开心,眼里只怕已完全将陆铁当做是摇钱树。

“尊敬的药剂师,下次可以给我多带点疗伤药剂吗?”

杜老板低下了高傲的头,不是向陆铁低头,而是向金钱。

有了钱,才能保住他的地位,才能活的更久。

因为战争的缘故,城内的药剂已经卖脱销,价格也持续上升。

陆铁清点好核心后,沙哑的说:“我可以给你更好的疗伤药剂,但数量只有这么多!”

杜老板道:“好,价格你说了算!”

陆铁没有说价格,他太忙,没有时间和杜老板扯下去。

酒馆外面是混乱的街道。

宽大的主道被临时帐篷占满,伤兵躺在路灯下面晒太阳,他们是幸运的,还能多晒一天太阳。

装载货物的马车来回奔走,有时候装的是货,有时候装的是人,死人!

湘云城已经被无穷无尽的暗黑生物围得水泄不通。

贫民不得不拿起火枪,站上墙头。

未成年的小孩也被临时征用。

天很亮,太阳也很柔和。

但在湘云城人的心里,都披上了一层阴霾。

阴霾又化作恐惧,不断的撕咬着他们的心,令他们痛苦欲绝。

曾经来湘云城调查的机动军调查兵早已不在,他们走了,暗黑生物却来了。

这真是一种讽刺。

讽刺又如何,还有谁在乎?

黄昏,血一般的黄昏。

陆铁扛着一个麻袋,穿过已成废墟的织布厂,来到通往基地的石壁前。

这里还未被人发现,但用不了多久,这里就不会再有秘密。

因为周边地形正逐渐被战争碾平。

铺天盖地的暗黑生物迟早会发现它们脚下还有个破洞。

夕阳下,树林被推倒,几个庞然大物踏步而出。

在它们身后,是无数血眼与獠牙。

暗黑生物已等不及黑暗降临。

警报声在湘云城中响起,那声音听来犹如哀鸣。

在这潮水般的暗黑生物面前,陆铁只是一颗沙粒。

他自己也知道。

所以在被这黑色潮水淹没前,就已经回到基地。

他可以走,湘云城却不能。

它只能在这潮水中拼命挣扎。

领头的庞然大物足有十层楼高,外形如直立行走的猿人,体毛呈银色,独眼,独角,长有一条蜈蚣般的尾巴。它身强力壮,仿佛移动的山岳,走向湘云城,每一步踏出,都会地动山摇。

但最令人恐惧的不是它的体型,而是它的眼睛,那是一只金色的眼睛!

那代表着它已是黄金阶段的恐怖生物。

“金刚巨猩!”

守城士兵看着那庞大暗黑生物,脸色死白,一时间竟是忘了开炮。

开炮又如何,也破不开金刚巨猩的皮肤。

金刚巨猩,可成长至黄金阶段的暗黑生物。

强项,防御超强,力量极大。

弱点,视觉不行。

湘云城最强的是钢霸天,面对金刚巨猩,他也怕了,退了。

湘云城,已无药可救!

金刚巨猩如战场之王,走到湘云城前,它的个头,几乎与城墙持平!

城头上的士兵看着这可怖巨魔,早已吓的瑟瑟发抖。

金刚巨猩那金色眼珠左右移动,冷漠的看着眼前的蚂蚁们,忽然仰天长啸,震碎无数玻璃窗户,激起层层烟尘。

首当其冲的士兵,七窍流血而死。

它的拳头在声波中冲出,打在城门上。

“轰”金属大门四分五裂,化作飞刃,顺着主道刺入城中,留下满地残骸与鲜血。

城墙碎了一地,露出诺大一个缺口。

潮水般的暗黑生物发了疯,涌向缺口。

“轰”又是一声巨响,金刚巨猩的拳头落下,砸的却不是湘云城,而是黑色潮水。

拳头离地,留下一个骇人的拳印,拳印里是碎成渣的暗黑生物的尸体。

金刚巨猩回头看着暗黑生物们,目光冰冷。

它既然来了,这整个湘云城就都是它的了!

发疯的暗黑生物终于冷静下来,不敢上前。只是被城内的血气刺激,围在一旁,不停的低啸着。

金刚巨猩虽然看着身后的暗黑生物,粗壮的手却往城头一捞。

抓了一手的人类士兵,放进嘴里咀嚼着。

鲜血从它嘴角流出,如甘甜的红酒。

但它并不满意,这些士兵大都是普通人,金属战士极少。只有金属战士的血肉,才能让它满意。

所以它猛的撞碎城墙缺口,抓向屋顶上的三个人。

三个全身银白的人。

湘云城仅有的三位白银战将。

钢霸天逃的最快,葛飞鹰速度本来就不慢。

万狩成了替死鬼,被金刚巨猩死死的抓在手心。

他双眼布满血丝,全身长出锋利的尖刺,如一个棘手的刺猬,却刺不开金刚巨猩的手掌。

“噗”金刚巨猩手心一紧,鲜血四溅!

“大哥!”凄厉的叫声从远处传来。

贫民眼中恍若神明的白银战将,叱咤湘云城十年的万狩,就这么被金刚巨猩活活捏死。

它捏死的也不止万狩,还有湘云城的希望!

它张开嘴,当着所有人的面,将这份希望吞进腹中。

它还不满足,冰冷的目光飘向另外两名白银战将。

钢霸天的手在颤抖,自从离开野外,回到湘云城后,他已经二十年未曾品尝过恐惧的滋味。

现在,这双冰冷的金色眼珠,让他再次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害怕。

就像一个犯了错误的孩子,面对大人的目光一样。

恐惧,不安,无能为力。

然后,他逃了,当着所有人的面,转身而逃。

二十年的养尊处优,让他失去直面恐惧的信心。

可又有谁会去怪他呢?

因为所有人都开始逃了。

尖叫着,哭喊着,彷徨着。

金刚巨猩并不愿失去这个最美味的猎物,它抬腿追向钢霸天。

当它的脚踏出时,整个湘云城随之颤抖。

人心也在颤栗。

一缕金光忽然从天降,劈在金刚巨猩的头顶,贯穿它的身躯,自胯下冲出。

前冲的金刚巨猩霍然止步,金色眼珠因痛苦而凸起,血口张了再张,想要咆哮,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到最后变成喷出一口血雨。

“轰”金刚巨猩如大厦倒塌般,砸在地上。

一道金色身影出现在它的脑门上。

“呜…”远方传来嘹亮的号角,一面绣着巨斧的旗帜出现在地平线上,旗帜后面是正在急速冲锋的机动军团!

浩浩荡荡,威势惊天。

湘云城,有药可救。(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