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英语老师的胸好软

阿芙拉的机动值, 在这一刻简直瞬间迈上了巅峰。

她舍弃了直接用仙子翅膀飞过去和让短刀们跑步前行的原始办法, 果断从人见城的马厩里牵来了战马。

‘野生动物好朋友’的终生奖励,以及骑术技能十级,让阿芙拉迅速征服了初次见面的马匹, 没有遭到一点抗拒。

她潇洒的跨上了马背,回头注视着跟着她的步伐、同样选择了自己坐骑的短刀付丧神们。

“时间紧迫,必须赶在本能寺事件之前赶上森兰丸, ”阿芙拉抿紧了嘴唇,面庞上闪现了毅然和果决, “药研带队,我们现在就出发——!”

“是!”

短刀们恭声应和,在马背上伏低了上身、伸手一抖缰绳!

战马嘶鸣, 瞬间冲了出去!

***

层叠的绿色从身边迅速闪过,突兀的枝干间或探出,没有时间把碍事的障碍物砍断,只有侧头护住脸孔而已。为了缩短时间而放弃了适当的自我防护,所谓急行军, 大概就像是这种感觉吧。

阿芙拉咬牙坚持着。她先前从没有这样快速的骑过马, 也没有如此仓促的往一个战场上奔过去。

不过, 这是她所选择了这条路的代价。是阿芙拉自己愿意为唤醒刀剑承担所有责任的,她并不后悔。

短刀们在阿芙拉身边次序排列开。假如阿芙拉是一位有经验的审神者的话, 她应当能看出来这呈现出的其实是鱼鳞阵。她并不是,但也从这种训练有素的前进阵型之中,感受到了被忠心呵护的温暖感。

——本就微弱的幻术效果, 再一次被阿芙拉的心情冲击着,几乎就已经快要消失掉了。

和新主人灵力相连接的短刀们,敏锐察觉到阿芙拉态度上的隐隐变化,不由自主的松了气。

没有一把刀剑,是不想得到主人的重视和宠爱的。

他们是名贵的宝物没错,但毕竟是刀剑啊!而刀剑被锻造出来,就是应当被使用的。

只有能够上战场、能够从敌人手中护住主人性命的,才是一把足够锋锐的宝刀。

自从再一次得见天日、再一次看见白亮的光芒之后,面临着很可能是千军万马的威胁,短刀们却下意识的想要微笑起来。

——可以饱饮鲜血的机会,就在眼前了。

本质是凶器的刀剑,隐隐感受到了期待和愉快,却也知道要在主人面前、将自己的这一面隐藏起来。

并不是所有审神者都会喜欢刀剑们的这样一面的。在本丸里、在时空缝隙里度过了这么长的时间以后,就连有着少年心性的短刀们,也会认识到这一点。

而阿芙拉,阿芙拉会介意吗?

短刀们偷偷的用眼角去看这位并不居高临下的神明。

按照三日月宗近、小狐丸,还有太郎太刀、次郎太刀的话,以及笑面青江的补充,答案应当是否定的。

这位看起来软软糯糯、好像压根就没脾气的少女,事实上,刚刚降临到战国时代,就目击过妖怪们的厮杀。

女孩子不可避免的痛哭一场,将所有不安都发泄了出来。——但是,她冷静的很快。

用一种非常珍贵的坚韧,迅速接受了自己即将面对的所有事情、包括死亡在内。

并且,这几天短刀们仗着自己的机动、隐蔽和侦察,悄悄跟随着阿芙拉的时候,感觉对新主人有了不一样的认识。

阿芙拉……阿芙拉,绝对不是那种好骗的人吧?按照以前审神者科普过的流行语来看,阿芙拉,绝对不是那种“傻白甜”啊!

每一次看见阿芙拉表情认真的把人见城城主气到咳嗽不止,本丸的良心短刀们都很想笑。

啊啊,一定是心里面早就有了成算了!我们的大将真是超——棒的!

短刀在私下里很是崇拜新主人,认认真真的把阿芙拉夸奖了一番。

突然之间就被加了个人设的阿芙拉不明所以,骑在马背上疾驰的时候只觉的鼻子痒痒。

……大概还需要时间,才能让刀剑们认识到阿芙拉的本质吧。

关于刀剑付丧神暗搓搓的心理活动,阿芙拉是并不知情的。

显然她只是朝着一个方向努力,专心考虑着最要命的问题而已:

真正和这个时代了不起的英杰见了面之后,要怎么说服对方、把珍贵到必须贴身携带的刀剑,拿出来让自己摸一摸?

阿芙拉:好绝望啊。

以物换物好不好?要不然,把她的仙子翅膀伸出来,让对方摸一把好了?

不好。一心护主并且把主人的一切视为神圣不可侵犯的刀剑,大概要真剑必杀了。

――就在阿芙拉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的时候,她突然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

“are you ready?”

阿芙拉:“……”

等等??!

她当机立断勒紧缰绳,双腿用力夹紧人立的马腹,迫使战马来了个急转弯。

就在道路前方、被树丛遮挡的不远处,阿芙拉看见一红一篮两个相当鲜明的颜色。

没带任何随从,军队也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就这么孤身二人的,策马狂奔。

阿芙拉懵了一瞬,反应过来之后立刻下令:

“跟上他们!”她急急的说,“这是伊达政宗和――真田幸村,绝对没错的!”

她距离上一次看《战国basara》已经很久,久到已经记不清楚剧情,但是,奥州笔头、伊达政宗的一口英文口头禅,再怎么也是能听出来的!

标志太鲜明了!根本没办法隐藏好吗!

因为抢先领路而超过他们一段距离的药研藤四郎迅速策马回奔,默契的直接加入进了短刀的阵型里,全心信任着大将,追随她奔向所指引的任何方向。

他们的新大将左右环顾了一番,显然调动了大脑里堪比图书馆的知识,明智选择了一条捷径。

她并不从斜坡下的大路走,而是选了斜上方的一小段坡道,估算了一下距离之后,拽着缰绳,让战马向后退了几步。

从没做过这种冒险的小姑娘深吸一口气,闭了闭眼,下一秒――

她骑着战马,一跃而下!

有力的马蹄狠狠踩在地面上,过于凌厉的风摩擦着少女细嫩的面庞,让阿芙拉几乎以为面颊上会多出几道伤痕。片刻凌空的失重感之后,传来迟到的新奇与刺激感。

生平头一次做出这种事的阿芙拉这才吐出一直屏息的一口气,倘若不是这两位战国豪杰在她面前急刹车的话,阿芙拉差点就要尖叫出声了。

――超刺激的!!

在心里少女状握拳呐喊的阿芙拉,一时没忍住,露出一个开心过头、以至于显得过于灿烂的笑容。

伊达政宗:“……”

真田幸村:“……”

被漂亮的小姑娘从天而降拦住,虽然奇异的第一眼就产生了好感,这也不影响两个人狐疑又警惕的向后退了退,留出足以瞬间拔刀的空间。

“呃,”阿芙拉显然是察觉到了对面审视的视线,她回头看了看这两人将要前进的方向,估摸着那是本能寺,因为那边还没有升起大火而松了一口气。同时她背对着伊达政宗和真田幸村、偷偷对跟上来的短刀们做了个鬼脸,稍微让自己不那样紧张了一点儿。

为了节省时间,阿芙拉决定长话短说。

“因为有刀剑付丧神被困在你的刀剑里面了然后因为我可以把他们唤醒解救出来所以你能不能让我摸摸你的刀?”

阿芙拉殷切的盯着伊达政宗。一旁真田幸村因为用着两把长长的枪,所以被小姑娘无情的忽视了。

一身藏蓝修身军装的伊达政宗皱了皱眉,双臂环抱着,用脚跟踢了踢自家被改造成哈雷机车的战马。

“say that again,girl.(再说一遍,女孩。)”伊达政宗命令。

“啊?”阿芙拉一愣,“就是,拜托了!有付丧神被困在你的刀剑里面请让我摸一把!pleeeeeeease!”她被传染的也脱口而出一句英文,同时对自己感到了绝望。

还有谁,会在穿越到战国之后!必须点亮英语技能的吗!喂!

在这么一瞬间,阿芙拉简直不知道,跟伊达政宗面对面飙英语,和直接请求摸摸对方的大刀――这两者相比较起来,究竟哪个更羞耻一点。

对面独眼龙不愧是被称作奥州笔头的男人,立刻接受了阿芙拉能说英语的事实,“哈,”他兴趣盎然的笑了一声,“cool.”

“拜托你别说英语了就告诉我行不行!”阿芙拉很急,“那什么你不是还要继续进攻的吗!我也要去本能寺的啊!e on我也很赶时间okay?”

――完蛋了。她居然也开始英语日语混搭着说了。

救命。

伊达政宗沉吟了一下,盯着阿芙拉。而阿芙拉认为这大概是估摸着她的可信程度,立刻露出自认为最可信赖的表情。

“……”被微妙的萌了一下,伊达政宗清了清嗓子,“要是我不愿意呢?”他试探着问,其实是打探对面陌生的少女是不是还有什么危险的兵力部署。

不知道为什么,他潜意识觉得这个可爱的小姑娘不会伤害到自己,所以,答应这么个无伤大雅的要求,似乎也没什么。

虽然他也不太清楚什么付丧神是怎么回事……不过也无所谓了!反正他是要争夺天下的人嘛!!

今天也信心满满并且逻辑通的伊达政宗,等着阿芙拉给出一个通情合理的回答。

阿芙拉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可以迫使伊达政宗答应的手段。

短刀们用热切的目光盯着阿芙拉后背:快说吧!快说我们付丧神可以在战场上以一当百!我们可以替主人把这两个不知好歹的武将拦住!揍晕!扒光!主人想摸哪把刀摸哪把!

阿芙拉深吸一口气,努力摆出最凶的表情:

“那,我会很生气,”阿芙拉威胁,“我会,非常、非常,生气!”她还很有说服力的鼓起腮帮。

伊达政宗:“……”

真田幸村:“……”

短刀付丧神:“……”

太、太可爱了――!!!

可爱的程度是顶级,从这个程度上来说,威胁力满分!

伊达政宗深呼吸一口气,从马背上翻身下来。

“给你,随你挑,”他大大方方的站在原地伸开胳膊,露出自己因六刀流而挂在腰间的、六把刀剑,“只有一件事――速度要快。”

阿芙拉惊喜的一拍手,飞快跳了下来。

短刀们对视一眼,派出织田信长的佩刀药研、还有前主人和伊达政宗私交密切的秋田,跟在阿芙拉身边。

阿芙拉丝毫没察觉到短刀们的戒备心理,只是根据付丧神的指引,飞快的唤醒了两把太刀和一把打刀。

白色头发白色衣物的一把,穿修身燕尾服的一把,褐色皮肤有纹身的一把。

阿芙拉甚至都没来得及询问他们的名字,只眼疾手快一人手里塞了一瓶百试百灵的治疗仙药,就忙着询问伊达政宗的另一把贴身短刀。

独眼龙微妙的盯了她一眼,从怀里掏出还带有体温的防身短刀来。

阿芙拉直率的伸手就接过,唤醒了一个蓝发金瞳的短刀少年。

“好了!我ok了!”阿芙拉急急忙忙的说,拉着自己的战马,和扶住几位刚苏醒同伴的短刀们一起,让开了道路。

伊达政宗:“……你就没什么别的想说?”

“啊?”阿芙拉百忙之中回过头,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开心的补充:“thank you!”

伊达政宗:“……”

小姑娘眼神清清凌凌,显然一点别的心思都没有。

假如他是一个恋爱攻略游戏的玩家,他一定和奈落非常有共同语言。

――我有着这么特殊的人设!战国!主角!英语666!基友满天下!

用这么特殊的方式引起我的注意力,你居然真的只是来唤醒什么付丧神的???

微妙的……有些不爽啊。

作者有话要说:  阿芙拉太特么可爱了!让我原地托马斯回旋二段爆炸!!!

――2017年6月12日

入手的两把太刀一把打刀一把短刀都齐了,大家肯定都知道是谁谁谁2333~其实这时候织田组的两个应该还在信长公手上的,不过反正战国basara捏他无罪,剧情考虑,请随我一起拌着芥末油吃掉战国史

更新又晚了一点,不过看在现在还是凌晨以及小幅度爆了个字数的福利上,果然还是爱我的吧,宝贝儿们?

手机码字,不方便从后台看地雷,下次更新感谢投喂的大家!么么!

哦对了,这章暗搓搓的埋了一个污段子(嘘――小声。)

(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