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哭全部进去就不疼了

有作者说最爽的章节就是本章,真是感同身受啊,至此为止,冷妻全部结束了,中间过程有所波折,但结局是好的,无论是还是现实生活中,都希望所有人都能有好的结局。wenxue6.com

黛子从未想过这文能够上架的,当然也是经过构思的,所以黛子对自己的文还是有信心,只是中间碰上一堆的事情,让黛子手忙脚乱且措手不及,修文改文还要写文,弱弱地说一声,黛子那个时候都想要弃坑有木有啊,但是只是想想罢了,咆哮之后仍旧乖乖改了文,然后直至今天,最后一章结束!

其实黛子并不满意,因为中间突如其来的现代文修改,让黛子措手不及,删除了几千字的大纲不说,前文也被改得不成样子了,难过啊,所以,结局只能是尽量地去修补圆满,若没有合看官们的心意,那么只能送上黛子千万个歉意!

你们知道的黛子大概是每天默默更文,然后想说的感谢都放在文中。你们不知道的黛子,是首推时候睡不着觉,默默地刷新后台,每天关注点击量,时而收藏掉了一个都会难过一会儿,还会将每日的数据都截图下来,看看究竟自己哪里出了问题,导致文文的数据下滑。

其实黛子是个不怎么喜欢说话的人,所以和大家交流的时候少,因为码字的时间有限,所以再耽搁一下就木有时间了,而且我属于埋头码字型滴。

这文文是我的诚意之作,从起初写第一个字的时候我就知道有朝一日它可以遇到伯乐。首推的那天,我几乎没怎么睡觉,因为看着收藏涨上去心里兴奋啊有木有,我希望以后每部作品都能和这本一样百分之一百的热情去投入。

其实黛子工作很辛苦,而且写书也根本不赚钱,还费时间,但是真心喜欢的事情会让我忘记一切疲劳的,只是还是有很多遗憾,可能有些地方并不完美,黛子会在今后多多改善,早日有自己的铁粉钢粉,钻石粉!

截止到黛子写这个结文通知为之,现在收藏量是1271,486位看官有了粉丝值,不管有木有追着看文,但至少你们诚意收藏了黛子的拙作,为这个不写完,黛子觉得一对不住读者,二对不住编辑,亲耐的曲奇啊,谢谢你给黛子的建议,以及安排推荐等等等等……辛苦了,黛子用完本来给你最好的交代吧。

新文是写这个的时候就准备了,深思之下,动笔开始写古言了,这回有了好的构思,所以会开古言。

请大家猛戳新文,新文是黛子喜欢并且拿手的古言,应当在构思和细节上都要胜过冷妻,而且有完本保证,大家绝壁要相信黛子的坑品,不多说了,拜别冷妻,咱冷情太傅见!随结文通知,附上新文的简介,喜欢的亲请猛烈戳,狠狠点击加入书架(记得有亲留言说喜欢这八个字来着,黛子也喜欢,黛子不介意你们用力戳滴!)

……(我是黛子的新文简介分割线)……

蛇精病黛子自high版简介——

这世上还能有人比他们更配么!

一个爹不疼,一个娘不爱。

两个不阴不阳的贵公子,莫名间成了师徒关系。

林孟秋腹诽,让他教,教什么。

对于这太子,十个字足够概括:满肚子坏水,一脑子阴谋。

不能违抗圣旨啊有木有,于是,往后的日子里,太子府中一片闹腾!

东房大丫鬟说太子不近女色,那小太监说太子府差一个女的就三千弱水了是怎么回事!

西房小阿姨说太子能文能武,那平阳帝说太子文礼匮乏要求他亲自教导又是肿么回事!

还好,南北房的十二个绝色够消停,没说什么。

可成日站在亭台楼阁上,欣赏着太子殿下逼他念书,而后脸红相视而笑又是怎么个事!

终有一日,林孟秋怒了,“老娘不教了!”

端夭挑眉,“你还知道你是老娘,呵,就这两个字,你们林府是满门抄斩了,还是举家五马分尸呢?”

够狠,林孟秋拿着他不知从哪里弄来的动作小人书,继续翻译……

正简介实则:

妄动一念,换来姑苏桥上惊鸿一瞥……

——

少年公子林孟秋十六岁状元及第,以文誉满天下!

同年,大熠太子商倏璃被封战王,以武权倾天下!

太子失德,平阳帝大怒,敕令映都五公子中的林孟秋出任太子太傅。

从五品少佐一跃入龙门,成为当朝唯一一位太傅!

第一日,端夭太子率府内众人恭敬相迎。

只在林孟秋耳边说了一句话,他神色大变,却无人知晓是什么话。

第二日,林孟秋于朝堂之上欲辞去太傅一职!

大殿之上,皇帝以林家一百五十口人的性命责令林孟秋教导太子。

第三日,他跪于太子府门前,一连三日,终于感动了端夭太子,成了太子府的一名……教头!

光着膀子,赤脚的七尺大汉大叫到,“林教头,脱衣,脱靴,我们比试比试。”

他只看到端夭太子卧于榻上,眉眼笑盼,“还不速速脱去!”

扣子一颗一颗都解开,外袍尽褪,林孟秋看向太子,

忽然一阵清风,太子的外袍罩在他的衣衫上,“还是脱给本太子一人看快哉。”

拥着林孟秋往屋里走去,这端夭太子不光好女色,还好男风。

相对数载,既然倾心以赴,她愿为他冒天下之大不韪。

他以一命许诺林氏满门周全,奈何监斩她父者偏巧就是他。

三年后,她手中之剑直抵在他心口数厘米处,“那年你杀了我全家,就该知道今日的下场!”

“你杀得了我么?”

“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她杀不了,皇帝身侧的暗卫难道也杀不了!

乱臣,他数千名侍从,可抵御万千宫中侍卫,世人皆为皇帝宝座而掀起祸端,而本已安坐帝王位的他却为红颜,负了天下!

你可知,死于你手,我何其快活……

“取我命者,只需你一人足矣。”他只走了一步,白衫上沾染红晕,就像那年杏花微雨,他们命定的相遇!

十四年的光景,她没了家,他没了国;

她不再是臣,他……已不能为君;

她不是名满天下的浮然公子,他亦不是祸国倾城的端夭太子。

——

片段:

“太傅大人,本太子看书头疼,怕是要你念给我听。”

林孟秋接过那本书,只翻开第一页,双颊泛红。

“太傅大人,那书上说了什么?”

他深呼一口气,这让他如何教授,再翻开一页,没了让人脸红心跳的画,反倒是一行字。

“父皇命你来教导本太子,你一言不发何故?”

林孟秋清清嗓子,“人……人复不可绝阴阳,阴阳……”

“阴阳什么?”

林孟秋憋足了气,将书丢到一边,“太子博学,臣不及,倒想听太子赐教!”

彼时,他忘记了面前坐着的可是端夭太子,只见商倏璃缓缓拿起他丢下的书,抑扬顿挫之间,将那书缓缓道来,还未翻到第三页。

林孟秋终于忍不住红着脸跑了出去,一干丫鬟皆心碎,原来太傅大人果真对太子殿下……

——

黛子声明:本文一对一,双洁!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