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你下面秒湿的小黄书

对于李青的话,鬼众道纵然心中有些轻视,却也不敢大大咧咧的无视。

当即鼓起全身的劲气,御使阵法之力,护住全身上下,以防大意之下失了荆州。

非但如此,胆气大壮的他更是汇聚阵中的怨煞之气归于一双铁拳,欲要逆行而上,与已经腾空而起的李青一争高低分个胜负。

登临空中,看着一跃而起浑身肌肉虬结如同魔鬼筋肉人的鬼众道,李青猛的斩出了手中的霸刀。

噌呛一声好似龙吟的刀鸣,霸刀亮银色刀身覆盖上了独属于李青的霸道刀意,轻松的划破了空间与距离,对着鬼众道挥拳而出的臂膀斜斩而去。

刀刃划破空间的鸣叫之音激荡四周,震得周边空气四散崩离!

离得较近的一些鬼祟猝不及防之下,因为直视了这道银白色的霸道匹练长虹,而被霸刀之上溢散的刀意与煞气灼瞎了双眼!

忽的一下,似是一瞬又恰像永恒,罡气环绕的拳头与银白色的匹练刀光开始短兵相接,不断激烈的碰撞。

黑夜之中,金铁交鸣之声连绵不绝,响彻场中诸人之耳,一些胆小的鬼祟承受不了如雷般的炸响,竟然在阵阵雷音中自行崩灭了?

看着刀光拳罡互相交映的战场,场中诸人的眼眸之中各有异光闪烁,至于他们心中到底在想什么,那就唯有天知地知自己知了。

不过无一例外的是,他们皆有默契的停下了刚刚还激烈无比的厮杀,以此番情景来看,只怕他们之间的厮杀已经变的无用了,最后能够决定今日事情走向发展的唯有此刻战场中的胜利者。

刀光连闪,炸开的火花次第迸射,好似排列整齐欲要撞击地球的哈雷彗星,每一次扫尾都会使得鬼众道铜浇铁铸的身躯上多出一道伤痕。

与浑身上下刀痕累累的鬼众道相比,李青此时看起来却极为体面,额角干爽衣衫整洁,就连大气都不带喘的。

可自家人知自家事,李青虽然没有被行动慢了他一线的鬼众道伤到,可他的消耗也是恐怖到没了边。

一套连招下来,闪亮的刀光将鬼众道的一只臂膀斩的唯有一丝皮肉粘着,可他自己体内如山海一般的劲力也消耗了小一半。

面对此刻的鬼众道,李青有一种面对加强版元大宗的感觉,不是刚刚那个被鬼众道一拳轰杀的尸傀,而是全盛时期的元大宗。

当初的那一次碰面交锋李青至今可都还记忆尤深,若非自己当初一股锐气在身,有种势不可挡的威势,再加上元大宗没有杀意与杀心,鹿死谁手一直都要打上一个问号。

“铛!”

又是一声鸣响之后,李青与鬼众道纠缠在一起的身影忽的分离开来,伴随着两人的短暂停手,场中的诸人这才看清刚刚那场短暂却凶险的争杀是何结果。

“砰!”

一声轻响唤醒了场中诸人的意识,原来是鬼众道的一条胳膊真的掉落在地。

“是我眼拙,没想到老鬼的眼光依旧毒辣,他视你为平生第一大敌果然有他的道理,不过老鬼都死了,你这个大敌还是去阴间跟他叙旧吧。

在夺元阵之中,这个世上没有人能够击败我,啊啊……呵哈,给我出来。”

随着鬼众道一声吼叫,他臂膀处光滑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长出一条新的臂膀,那不断蠕动前进的肉芽看的李青都眸中微寒。

坐视敌人恢复原状可不是是个好习惯,李青也没这个“好”习惯,就连打嘴炮装叉,他都没有多少兴趣,在他的认知里,能动手解决的事情何必多哔哔!

杀心定,杀意盈!

一抹刀光如暴瀑飞泄,由九天坠落凡尘,对着站立于地,已经重新长出大臂的鬼众道斩去。

若有人能够以刀光的视角看向鬼众道,就会发现,这位在夺元阵中展现了恐怖级实力的盖代妖兽,正好从身体正中间被分成了两半。

“杀气凝一线,能斩半边天,剑圣裴旻昔年在如此岁月,也不如你甚多!

千载之前,剑圣一剑耀尽世间人,没曾想千载之后,居然还能有人斩出如此之刀,凭借此刀,你若不死,足以一人一刀压服天下!

若是时光依旧,天地未变,不知又该是何等盛世?”

看着李青手中如银月耀空一般的刀光,吴筠似是想到了些往事,念念碎碎之间满是回忆!

有一浑身漆黑的大头鬼婴见状,血红色眼珠子不由得转动了起来,飘忽的身子不知不觉间,就在诸人都在关注天空上那璀璨夺目的一刀时,闪躲到了邢国强身后。

不等他作祟,一只强劲有力的大手与一道细小的闪电,就在前后脚的功夫里击中了他,送他彻底如灭魂飞魄散永不超生。

就在他被击中的那一刻,璀璨的银月终于落入人间,携万钧之势,李青手中的霸刀自上而下的欲要将鬼众道分成两半。

面对这对着自己怀有必杀之心的一刀,鬼众道又岂会坐以待毙,在李青腾空蓄势的那一刹那,他就已经在暗中调动了夺元阵的全部力量汇聚于脚下。

当霸刀临头的那一瞬间,力从地起,鬼众道那条依旧健在的手臂猛的膨胀了数倍,变的比大腿还要粗大,在这一刹那,这条臂膀汇聚了整个夺元阵的力量,迎击上了李青的霸刀。

剧烈的轰鸣声应时而响,本来无处不在的空气霎时间被狂野的力量排挤成一个椭圆向外辐射而去。

“噌!”

伴随着空气的震动,一柄夺人心目的刀光再次出现在诸人眼前,只是这次,场中的诸人却再也没看到持有刀光纵横人世间的那位绝世刀客。

吴筠,千鹤,袁家山,只要还能扭动自己脖子的人或鬼祟,在看到霸刀孤单单的在空中翻飞,掌控刀光纵横那人一直都未出现之时,都不由自主的升起了一丝名叫占有的欲望。

可人与兽相比,最大的优势就是能够掌控自己的欲望,所以吴筠只是用了一刹那就斩断了自己的欲望,恢复了平常的心态,千百年已将修道至今,他要是还不能够掌控住自己的欲望与情绪,那他的道行都修到狗身上去了。

可吴筠能凭借着道行斩掉欲望,不代表其他人也能如此,总有人把握不住自己的欲望,千鹤就是其一。

(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