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张开腿无遮无挡图

南轩昂伸手捋了捋南枫额前的碎发,声音有些伤感:“他母亲病了,我让他回家照顾。冰@火!中文 WWW..COM”

“可是……我从没听他说过他的家人……”南枫的声音越来越小,突然想起了去年的清明节,雷叔伫立的那块石碑上的照片和文字,应该就是雷叔的妻子和儿子,可是,他从来没与提起过。

“是岳父母……雷胤的过去也很悲伤呢……”南轩昂看着杯子里的花茶,开始讲述他与雷胤相遇的情景。

那是十几年前,还是二十几年前,反正很久,那时候,南欣妍还是个刚上小学的小女孩。

那一晚,南轩昂接回上补习班的南欣妍,一路上车上的广播都在播着前两天f区某座商厦发生爆炸的事情。

南轩昂看了看年幼的欣妍,关掉了车载收音机。

“爸爸,快停车,有人要跳河!”

南轩昂虽不明情况,却也一脚刹了车。

一个男子晃荡着身体,沿着桥边来回行走着,时不时看看表,又时不时看看桥下的河面。

南轩昂找好地方泊车,来到男子身边,一股刺鼻的酒气迎面扑来,南欣妍捂着鼻子,抱着南轩昂的大腿,躲在后面。

“喂,你喝多了,在这里很危险。”

男子听到声音转过头来,那是一双无比深邃的眼眸,深邃到仿佛只有悲哀,他轻轻撇过南轩昂,目光定在南欣妍身上。

“儿子!晓洛!”

说着抓起南欣妍的胳膊,往怀里拽。

南轩昂赶紧打掉男子的手,将欣妍护在身后,“对不起,你认错人了,这是我的女儿。”

男子怔怔的看着南欣妍,泪水滑落,随即痛哭起来。

“晓洛,方琴,是我对不起你们……如果我能早一点到,你们就不会死……都是我的错,没有了你们,我什么都没有了……”

男子哭喊着,站起身就要往河里跳。

南轩昂一把抱住男子的腰,将他拖离桥边,一巴掌闪过男子龟裂的脸颊,因为力气过重,竟渗出血丝来。

“一个大男人,怎么能动不动就轻生!”

男子抬起眼,眼眸里是深深的歉意和怒意,对着南轩昂也是一巴掌。

“你懂什么!失去亲人的痛你怎么能体会!”

男子泣不成声,却也断断续续的讲述了缘由。

两天前,他和妻子约好要下馆子为儿子庆祝两岁的生日。可临近下班,却来了个客户。

男子打去电话,让妻子和儿子现在商厦里转转,一会他开出去接。然而他在送走客户,急急忙忙赶去商厦的路上,听到了爆炸的消息。

这名男子叫做雷胤,妻子方琴和儿子雷晓洛那天所逛的商厦,就是发生事故的地方。

生日变成了祭日,这是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承受的吧。

如果不是他提出要出去吃,如果他能早一点来接走他们,如果那个客户没有来,如果……可是哪里有如果,事情已经发生了,就再也回不去了。这是他的错,所以他应该去陪他们,就算活在这个世上,他也没有了亲人,没有活下去的意义了……

这时,一双温暖稚嫩的小手抚上那双冰冷粗糙的大手,雷胤抬起头,却看到一张可爱的笑脸。

“叔叔,跟我们一起回家吧!”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