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图又色又黄动态图片

陆玥梨这时倒是起身了,她看着被下人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床榻,笑眯眯的道:“杨姨,你看我说什么了,官府的人这不就来了,既然父亲也去了前厅,不若我也去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得上忙的,您要是不舒服,就躺着,一会儿会有人来抬您的。”说完,她带着几个丫鬟,娉婷的出了房门。

她人一走,杨氏已经坐了起来,她捏紧了一拳头,一锤床铺,对仇妈妈道:“还不去前厅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仇妈妈不敢耽误,急忙跑了出去牙。

丫鬟们看夫人这么精神奕奕,也不知如何是好,只能跟着退了出去。

杨氏坐在床上,目光狠狠的瞅着方才陆玥梨坐过的椅子,索性爬起身,一脚将那椅子踹飞,恶狠狠的道:“陆玥梨!你好!真是好啊!酢”

前厅里,陆玥梨到的时候,正看到陆严正在与人说着什么,她是女儿家,不好走近,便绕到了小侧门里面,隔着屏风,听了起来。

因为此事牵扯重大,京都府尹都亲自登门了,陆严到底贵为一国丞相,摆出了气势,对府尹道:“内子如今身怀六甲,只怕是去不得那些乌七八糟的地方了。”

京都府尹早知道他会这么说,擦着额头,为难的道:“陆大人,这也不是下臣能做主的事儿,这可是上头……”

他话没说完,可其中的意思,却是不言而喻。

陆严听出了苗头,沉声问:“上头?”

京都府尹压低了声音,叹了口气:“陆大人,您说您,为什么偏偏要惹上七皇子呢,您明知道他就是个意气用事的孩子,为何偏偏要,哎!”

陆严目光倏地紧了起来,他是没想到,这后面,还有七皇子的事儿。

“那如今,七皇子的意思,是想如何?”

京都府尹笑了一声:“大人,这您怎么能问我呢?该也是该您亲自上门去问啊,要我说,陆大人,您这儿呢,我倒是可以给您宽限一点,这令夫人,今日我是必须得带走的,您就抓紧时间,安排两个贴心的丫鬟,陪着夫人一道儿吧,这按规矩,是不准人陪的,我这也是看在您的面子上。”

陆严也知道,说到这里,事情估计只能如此了,暂时看来,杨氏是无论如何也得去衙门一趟,若是他执意拦着,拦得住拦不住且不说,一个包庇内妻的罪名下来,保不齐明天早朝,他就要被有心人士弹劾,在圣上面前,落得一个蒙尘的下场,保不齐,这官位都要震荡震荡。

将事情轻重斟酌一下,他凝起眉宇,对外头道:“去将夫人请来。”

门口伺候的丫鬟,立刻应了声,匆匆跑了出去。

陆玥梨听得差不多了,缓缓收回目光,笑着转身准备离开。

杨氏一旦入狱,那么陆心儿便失去了助力,陆玥梨冷哼一声,心里想着,倒是可以玩一阵子了。

正思虑着到时候该怎么收拾那个贱人,突然,她耳后,一道清朗低哑的男音,兀的响起。

“今日这是什么日子,陆大人府中,怎么府尹大人也在?”

熟悉的声音,让陆玥梨浑身一震,她转过身,透过那纹花的屏风,便看到外面大堂门口,一道翩然风度的身影,缓缓走来。

少年束发金冠,眉目俊美,嘴角浸着一丝淡淡的笑意,似竹似玉。

他的步伐不快,身上的玄色长袍,将他如竹的身姿,包裹得大小适度。

陆玥梨眯起眼睛,手心缓缓握紧。

顾倾尧,他竟然回来了,偏偏,还是这个时候回来。

少茵也看到了顾倾尧,哑了哑舌,当日突袭那群帐篷包时,她也在其中,也看到了顾倾尧的容貌,如今再见,她一时倒是不知怎么办了。

当日她可听得清清楚楚,这人,貌似是哪位皇子?

陆玥梨原本上好的心情,在顾倾尧出现的这一刻,消失无踪。

她沉敛着眸子,不悦的哼了一声,转身,出了前厅。

而就在她走后,顾倾尧也恰好将目光投向那屏风方向,他从小习武,虽说武艺不高,但是房间里有多少人,他还是分辨得出来的。

能躲在屏风后头的,自然是女眷,府里的女眷不多,不是陆心儿,便是……

想到那个陆玥梨,顾倾尧的眼神又紧了起来,就是为了那

个陆玥梨,他才千里滔滔去了青州,没想到回来时遇到刺客行刺,险些丢了性命。

幸亏他还是回来了,并且中途有了奇遇,不过身上的伤却有些重,也是这两天,才稍稍好些。

这笔账,他是肯定会算在陆玥梨身上,至于那帮行刺的刺客,虽说不太好找,但是他的人已经派出去,上天下海,他也一定会找到不可。

收回视线,顾倾尧又看向陆严,淡淡的问:“陆大人是不欢迎本殿吗?”

陆严和京都府尹同时站起来,躬身相迎:“不知三皇子驾到,有失远迎,有失远迎。”说完,陆严又冲着外头的下人呵斥:“三皇子驾临,为何不通报?”

顾倾尧挥挥手:“罢了,是本殿让他们莫要声张的,本是有件大事想找找陆大人,不曾想,这会儿,好像很忙?”

陆严心中狐疑,他并不是三皇子党,三皇子怎会突然来找他?还是大事,还恰好被京都府尹看到了。

他眉心拧了一下,看向府尹,心里想着,之后只怕又要打点打点,这个京都府尹嘴里可是藏不住话的,若是出去声张他与三皇子交情过重,只怕会引起大麻烦。

顾倾尧见陆严那副老狐狸的摸样,凤眸也是眯了眯,这陆府倒也是奇怪,这个陆严死也不肯效忠于他,倒是他的妻子,已成了她的人。

也不知道这陆严知晓后,会是如何表情。

“两位大人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本殿来得,是不是不是时候?”

京都府尹急忙摇头:“不是不是,下官是为正事儿而来,今日一早,我衙门来了三家人,均是状告这陆大人府上的药铺,卖了假药,吃死了他们家亲人,还拉来了那售卖假药的贩子,已示佐证,此时牵扯重大,下官这才亲自登门,了解情况。”

顾倾尧像是早知道这件事般,云淡的道:“据我所知,那都是一年前的事了,怎么又被翻出来了。”

京都府尹和陆严同时一震,三皇子竟然知道一年前那件事?两人对视一眼,皆在对方眼中看到深意。

陆严是想,三皇子平白无故的关注他府中的事,还一语道破,这京都府尹必定更加认为他是三皇子的人了。

京都府尹却是想,一个三皇子,一个七皇子,他一个小小的府尹夹在中间,可该如何左右?

房间里莫名的安静下来,这时,外面有人来报,说是夫人动了胎气,这会儿已经起不来了。

陆严拱拱手,对京都府尹道:“看来,内子是无法去衙门了。”

若没有三皇子在,京都府尹便是抬,也是要把人抬走的,可现在一个三皇子突然冒出来,他还真不敢硬碰硬了,只得勉强的点点头,为难的道:“那,只要再过两日了,不过陆大人可要做好准备,若是受害人坚持,令夫人,迟早也是要随我们去一趟的。”

陆严点点头,表情却很是难看。

看事情差不多了,顾倾尧突然道:“既然两位的事情谈完了,陆大人,可否私下聊两句。”

京都府尹识趣的离开,陆严心里警惕,却也只好请三皇子坐下,命人倒了茶,小心的问:“不知殿下找下官,所为何事?”

“倒也的确是件大事。”顾倾尧嘴角勾起,俊美的面容上,带着几缕笑痕:“本殿是特地来找陆大人,提亲的。”

“提,提亲?”陆严目瞪口呆,整个人都僵住了。过了好半晌,他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干涩的问:“不知三皇子说的,是……”

“陆大人家中,除了一位千金,难道还有别人吗?”顾倾尧不慌不忙的笑着。

陆严却忍不住一再确定:“您是说,小女,梨儿?”

顾倾尧勾唇:“正是。”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