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靖尧和顾惜第一次

一秒记住【文学楼】,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战国时期的三教指的是儒墨道,而非今日的儒道释,至于九流,则为:儒家、道家、墨家、法家、名家、杂家、农家、纵横家、阴阳家,所谓九流十家,就是再加上一个小说家。

阴阳家,流行于战国末期到汉初的一种学派,齐人邹衍是其代表人物。阴阳学是古代汉族重要的哲学思想。《史记》称其:"深观阴阳消息,而作迂怪之变。"《吕氏春秋》则直接受到邹衍学说的影响。大体而言,邹衍的阴阳家思想表现在将自古以来的数术思想与阴阳五行学说相结合,并试图进一步的发展,用来建构宇宙图式,解说自然现象的成因及其变化法则。古代汉族的天文学、气象学、化学、算学、音乐和医学,都是在阴阳五行学说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现代人说到阴阳家,首先想到就是风水先生,实际上阴阳家的主流和算命关系不大,至少在汉初它是独立作为一个真正的学派而存在的。诸子百家各以其长论道世间之道。

纵横策论鬼谷兵,儒门重理重君臣。墨家游学独善身,道问天地是无为……在三教九流之中,阴阳家着实相当特别,邹子企图以五行定义宇宙,继而架构整个世界的认知体系。有人说,这不都是些玄之又玄的东西,搞不好都是胡扯,这话如果你说的是现代那些不着调的风水先生或许是对的,但邹子的天才之处在于他将各杂学如数算、气象等等皆以阴阳之说总结并加以用于实际。←百度搜索→【←书の阅

这一门从未真正鼎盛过超过曾经的儒墨道,所以咱们的一部优秀国产动漫在这方面《秦时明月》在这方面纯属虚构,但这一门厉害之处在于它虽未鼎盛却人才不断,从未断绝!

上个世纪中期,新疆出土了一件汉代的军士铠甲,上书“五星利中国”五个大字,震惊世界。据史料记载,这便是阴阳家中一位未留下姓名的高人所记载下的,为汉武帝所喜,按照木老头子说的,这应该就是他的直系祖师。

当然在汉武帝时代,还有一个现今都举世闻名的人物,那就是太史公司马迁!阴阳家在政治中的地位总结来说,一般都是在司天监,御史大夫,国师等职位任职,在二十四史中,对阴阳家评价最高的就是《史记》,太史公将其称为“六家之首”。究其根本原因就是太史公本人也是阴阳家的传人!

在后续的朝代里,阴阳家的传人从未断绝,之后最有名的就是唐代的袁天星和李淳风,这两个人牛的简直就是神了,一部《推肩图》,推演上五千年,下两千年的历史脉络,极其神秘!在赵本溪墓中,那羊皮纸也提到过这两个人的名字,显然生在宋朝的赵本溪,其传奇经历与这两位远在唐代的大神有着直接的关系。

我不认为一个阴阳家的真正传人只能给予我这点建议,但人家不说,我也没有办法,或许他也有他的想法,觉得不说出来对我反而更好也说不定。屋↘】

再走出来,天已半黑,院子里已经放起了音乐,大家都已经开始嗨了。男男女女在一桌一桌的小桌前喝着脾气吃着烧烤,好不热闹。

我也乐了起来。把烦心事都抛在了脑后,大音响放着杨培安的《我相信》……

“想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世界等着我去改变,想做的梦从不怕别人看见,在这里我都能实现,大声欢笑让你我肩并肩,何处不能欢乐无限,抛开烦恼,勇敢的大步向前,我就站在舞台中间我相信我就是我,我相信明天,我相信青春没有地平线……”

我相信!我笑了起来。

“嘿,哥们,来瓶啤酒,别光在那站着,撸点串,人生必须要嗨,黄瓜必须得拍!哈哈。”

一个豪爽的东北汉子塞给我一瓶已经打开的冰镇啤酒,大笑着跳着舞。

我大口喝了半瓶,这冰爽!

“小墨,这边,快过来!”

大军坐在一张小桌前,对我招手喊道,我走了过去,拿起烤肉串就开始吃,我是真饿了,也不管什么吃相了。

“果然是同道中人,看来读书人的文雅你没学到,啊哈哈。”大军大笑。我吃了十几个串,肚子里总算有货了,和他干了一瓶啤酒,两人就开始边聊边吃了。

“那木老头有没有给你点建议?”大军问道。我就把刚才的事情给他说了一遍,大军骂了一声,“吃了老子好几顿烧烤,就给这么几句屁话,死老头总爱卖关子!”

我心说难不成这老头真就这么厉害?就问大军情况,他就告诉我这个院子里的基本都是北派做古董生意的,类似与疯老头的南方散派,平时也就打电话聊聊天,并没有实质性的所属关系,北方人爱吃烧烤,所以这种集会就成了大家交流的一种方式,经常举行。木老头年纪最长,虽然有点无良道士的风范,总体来说大家对他是最尊重的,他待人也不错,没有什么弯弯道道,更重要的是他总能在别人有危险活着事业不顺的时候提前给人建议,让大家度过难关,相当的准。

我心说要是这么神,他不早就超越现在某个大师了。

大军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拿起一串烤串神秘的对我说:“这我原来也不信,不过你知道我这次下地前一天晚上,我就接到了老头子的电话,你知道他和我说了什么嘛?”

我瞪了他一眼,卖个毛线关子,他嘿嘿一笑说道:“他告诉我我这次有性命之忧,不过只要和队伍里最重要的人搞好关系就完事皆顺,保我没事,还能捞着好处,回头让我请他吃几顿烧烤。”

他这么一说,我也有点信了,我虽然不懂盗墓,不过这次行动我无疑是最重要的人没错。在古墓里的时候,我是误打误撞救过他一两次,难不成真就这么厉害。

“有这么神嘛?”我不信的问道。

“嘿!这我还骗你?我刚遇到你的时候,就感觉你是个新手,后来一了解,你这脾气和我又对路,再后来,我就知道你的地位了,当时我就知道我得抱住你这个大腿了!不过小墨,你让我最惊讶不是你的命格那么强,而是你的心理承受能力。”

我心说,我承受能力还强?几次都搞的我差点崩溃。大军摆了摆手笑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哪怕是我们这些老手下地,其实也是紧张的,说一点不怕那是吹牛皮,你不同,你第一次下地,还是这么牛x的墨家古墓,在那样的环境下,你居然还能冷静的思考问题,这是很难得的你知道不!”

他说的很像那么回事,一脸的郑重,我就乐了,问他:“那你第一次下地的时候是什么样?”

他把袖子一撸,狂喝半瓶啤酒,唾道:“不怕你笑话,我第一次开棺的时候就遇到了起尸,当时就吓尿了裤子,拔腿就跑,后来跑出去冷静下来,才记起这种起尸没什么可怕的,不出十秒铁定又得倒下去,总之,人在那种环境下,脑子就会不太好使,你确实在这一点挺让我佩服的。”

我大笑起来,和他把剩下的半瓶啤酒灌了下去,这酒一喝多,大军的话就更多了,他对我说:“小墨,我看出来了,你啊,太过重感情,哪怕是陌生人,和你走近一段时间,你也爱管闲事,你这得改,不然人家如果有心算计你,你会吃大亏的!”

这个我很同意,比如水柔的事情,要不是他们拦住,搞不好我又跑回去找了,这人老把自己当老好人是不行,一不小心就得把自己坑进去。

“还有啊,你居然对白紫那么可怕的女人感兴趣,你不知道,她哭的时候你去给她摸眼泪我都差点过去给你一脚了,这女人要是那么柔弱,她就不叫白紫了。”大军愤愤的骂道,我一听这是对白紫很了解的节奏啊,我就问他是不是知道点什么。

他就告诉我白紫在十五六岁的时候,在盗斗界就已经名气很响了,据说在一次山西的行动里,也是我们这次差不多的搭伙行动,一行足足十五个人,就她一个女的,而且那些男的都是当时有名的好手,但最后竟然只有白紫一个人活了下来,还带出了数不清的宝贝,有传言说这那十四个男的全都是被她设计干掉的,说白了就是东西到手之后的黑吃黑,这在盗斗这一行很常见,在地下,死了没谁查的到,家属要报仇也找不到证据。这一次事件之后,白紫这个名字被南北两派盗斗界打上了极度危险的标识。

“还有,不知道你发现没有,这娘们肯定早就来过赵本溪墓,还杀了人!”大军愤然骂道。

我一听就感觉不对,就问他:“你怎么看出来的?”

“嘿嘿,从一开始我就在观察她,虽然她掩饰了很好,不过在哥哥我的智慧下,她暴露的跟脱光光一样,哈哈哈。”大军得意起来。

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