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在宿舍抱着我做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是夜,月朗星稀,天空一片清明,视野开阔。爱玩爱看就来乐文小说网

苏天一群人潜伏在夜幕之下,静静的等待机会,他们知道会有封仙榜高手将要出手,所以行事不再高调。

几人静悄悄的潜伏着,有如夜色中的猛兽,冷不丁的窜出来,给对手致命一击。

这两天,他们只在夜晚行动,用这个办法已经打败两个小队了,且雷厉风行,从战斗到结束,周围的人都来不及赶过来。

打败两个小队,收获八十余枚至尊令。

……

……

另一边,在一个地势险要的峡谷内,楚玥显得闷闷不乐,不时的提着脚下的石子。

而蔡映岚则没有闲着,她不断拿出各种颜色的小旗和符篆,密密麻麻的分布在四周,然后又在地上刻画着什么。

一道道奇异的光彩流转,也不知她施了什么术,那些小旗和符篆全部隐于地下,消失不见。

“公主,别不开心了,你跟着她,很危险的,所以我们离开时最好的办法。”蔡映岚拍了拍手,扭了一下腰,似乎有些疲惫。

楚玥低声道:“我知道,封仙府才俊辈出,我跟着他们,只会成为累赘。”

“殿下!”蔡映岚突然加重了语气,“论起天赋,连大皇子都比不上你,若不是你身体有恙……”

“你也知道我的身体,映岚姐,算算时间,过不了几年,我就到二十岁了吧。”

蔡映岚突然脸色一变,她很清楚楚玥所指的是什么,当即道:“公主,你放心,神朝内的高手都在想办法,你的病,一定能治好的!”

“过去的十几年间,都无人能够找到治好我的方法。我也不报什么希望了。”

“公主,你不能自暴自弃,曾经不是有人给你写下了治好你病的方子了吗,一定有办法的!”

“那些东西……连我们紫微神朝都没有。想要找到,何其困难。”

“神朝没有,不代表其他地方没有!”

“那里吗?算了吧,我不希望有人因为丧命……”

蔡映岚动了动嘴,很想再说些什么。最后也只是叹了一口气,道:“大皇子是不会放弃的。”

楚玥望着天空,呢喃道:“也不知他们怎么样了,有没有遇到危险。”

“他们有没有危险我不知道,不过我们,需要准备了。”蔡映岚突然警惕的看着远处,夜色之中,弥漫着一股杀意。

“他们果然还是来了……”楚玥并没有一点害怕的样子,到显得很淡然。

“神皇的猜测果然没错!”蔡映岚咬了咬牙,突然吐出狠厉之色。冷冷道:“今夜,就让你们有来无回!”

……

……

“准备战斗!”

静谧的夜晚,危机四伏。

凉风轻轻吹着,树叶沙沙作响。

六道身影警惕的在夜色中行进,他们的脸上也有些疲惫,为首的一个白袍男子突然做了一个停的手势,顿即所有人都紧张起来。

“怎么了?”

“有点不对劲,这里太安静了,安静的出奇!”

突然,一道金色闪电划过。一道黑影掠过,指尖金芒闪烁,凌厉无匹。

“困神指!”

苏天蓦然出现,电光火石之间打出困神指。将其中一人修为封住。

本来他是打算对带头那白袍男子出手的的,可他的警惕性太高了。

“找死!”白袍男子眉头一皱,当即一跃而起,灵力疯狂涌动。

他手臂散发璀璨的光芒,直接朝苏天冲了过去,有摧枯拉朽之势。

“嘿!”

君飞扬。韩子良和萧逸也从夜色中跳了出来,他们没去管苏天,而是各自找了一个对手,瞬间发起凌厉的攻击。

所谓敌明我暗,他们这么突然袭击,对方在第一时间内都会慌乱起来,所以不会全力抵抗。

仅在一瞬间,一场大战爆发,到处都是磅礴的灵力,各种秘法神通尽出,飞沙走石,山崩地裂。

苏天以封神指困住一人之后,见那白袍男子朝自己冲来,他嘴角勾勒出一道弧线,然后欣然迎了上去。

论**,凡胎之中,还没有几人能与他匹敌。

“轰隆!”

苏天一拳将那白袍男子轰飞出去百丈远,后者嘴角抽搐,手臂直哆嗦,手骨在瞬间断裂。

“速战速决!”苏天低喝一声,同时也是在提醒萧逸等人。

一只金色大掌当空落下,遥遥相去,直接将白袍男子擒在半空之中。

紧接着,天演禁术施展出来,霎时间恐怖而充满毁灭气息的力量汹涌澎湃,宛如洪流。

这是一种来自天地初开的混沌气息,天演禁术不可敌,可演化诸天万物,威力无穷。

“喝啊!”

白袍男子怒吼,灵力倒卷,根根发丝乍立,看似凶猛,实则外强中干。

苏天蹙了一下眉头,沉声道:“没想到你已是负伤之身,虽然我不愿意趁人之危,可在这至尊山中,却没有仁慈一说。”

他身形变幻,施展乾坤挪移之术,行若鬼魅。

天演禁术已然让白袍男子压力巨大,他一心抵挡这恐怖的秘术,完全没办法分心去注意苏天。

苏天的目的很简单,只为争夺至尊令,不到迫不得已,他绝不杀人。

所以,当白袍男子全力对抗天演禁术的威力之时,他腾移虚空,一步一鬼魅,困神指再次施展。

道道金芒从指间迸射而去,不偏不倚的打在白袍男子的身上。

当白袍男子感受到身上的异样之时,为时已晚,浑身灵力在瞬间被封困,就此失去战力。

“你对我做了什么?!”白袍男子惊恐万分,他还以为苏天在悄无声息之间就废了他的灵海呢。

“不用担心,你只是暂时动用不了灵力而已,只要你们交出至尊令,我便给你解开封印。”

困神指乃皓天宗失传绝学,在世间早已消失万千年,当时之人自然是知之甚少。

白袍男子看了看自己的队友,他们也都节节败退,并不是因为他们实力不够,奈何他们不久前才经历过一场死战。

“停手吧,我们认输。”白袍男子开口之后,所有人都停手了,他的几个队友虽然心有不甘,但以他们的状态,此战没有半点胜算。

“这一战赢得真不光彩啊,看样子你们大多都负伤了啊!”君飞扬感叹,觉得有些汗颜。

韩子良道:“才经过一场大战么?”

一年轻男子叹息一声道:“不错,我们刚经历了一场死战,被追杀至此,本以为已经摆脱了他们,却想到,竟遇上了你们……”

“追杀?”苏天拿着几十枚至尊令,惊讶的说,“那你们把至尊令给他们不行吗,正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何必如此?”

“哎……”白袍男子叹息一声道,“他们的目的,并不是至尊令,还好我们跑得快,否则……”

“否则……”苏天刚想说否则就没命了,却突然话锋一转,道,“看来,你们还是没能摆脱他们啊!”

拥有天眼的他,感知力超强,当所有人都还没有察觉的时候,他已经发现,有人盯上了他们,或者说,盯上了白袍男子等人。

“什么?!他们竟然追上来了?”白袍男子惊恐道,“朋友,麻烦你解开我的封印……”

苏天掂了掂手中的至尊令,道:“不必惊慌,既然拿了你们的东西,帮你们一把也不是不可。”

至尊山天骄逐鹿,说起来都是同门相争,所以苏天很看不惯那种刻意下杀手的人。

“哦?”远处的夜色中,缓缓走出几人,他们穿统一的风衣,风衣上绣着苍鹰图案,走在最前面那人戏谑的说道,“我倒想看看,你怎么帮他们?”(未完待续。)</p>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