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V1肉从从肉到

<i lass="bsharebunbx">

十七年后。

大雪封山。

人迹罕见的高原雪山,一支队伍却以惊人的速度挺进着。尤其是为首的一高一矮两人,不时回头催促后面的队员,让他们提升速度。

“不爬了,爬不动了……”哥舒的声音嚎了起来:“子云啊!你以为我们跟你们这些年轻人一样啊!我都快六十了,汉森都七十多了!寒素都生四个娃了啊……”

“死哥舒!”寒素眉毛往上一竖,便来到哥舒面前,揪住哥舒的耳朵,用力地往上揪:“老王八,嫌弃老娘了是不是?啊?啊!老娘给你生了四个娃,现在身材走形人又老,你嫌弃了是吧?是吧啊?!”

“啊,亲爱的,你听我解释,我只是在控诉陈子云那小王八蛋而已啊……我无辜啊……啊痛,留点面子啊……”

陈子云回头看了看两人,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伸手拉起身边的小姑娘,便继续往上走。

“子云哥哥,我们是去接王小悟姐姐吗?”小姑娘奶声奶气。但从她身上单薄的衣衫便可以看出,这个小姑娘绝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

“是的。”陈子云伸手去揉了揉小姑娘的头,说道:“二丫冷不冷?”

陈二丫摇了摇头。陈二丫被地球意识重创濒死,被叶芽随手救了回来之后便变成了这个样子。失去了所有的记忆,身形也维持着只有七八岁的样子。陈子云也曾试图治愈陈二丫的后遗症,但却无能为力。因为叶芽在给陈二丫治愈的同时,也封印了陈二丫的部分力量,记忆更是被她直接摧毁。

陈子云自然清楚叶芽为何要这样做,这对陈二丫非常不公平,但是这又有什么办法?陈子云又叹了一口气,继续往上走。

走过陌生却依旧还有印象的山谷,陈子云心里感慨万千。身后众人各有心事,也沉默不语。

走曾经的山谷,众人便停了下来,驻扎营地。陈子云看着崖壁上密密麻麻的洞窟,心中微微紧张,但脸上却满是笑容。

“子云哥哥,我陪你上去。”看到陈子云劝退了其他好心人,陈二丫便凑了过来。陈子云继续揉着陈二丫的脑袋,说道:“不了,你和寒素阿姨一起。我去把小悟姐姐接下来就好了。”

陈二丫是个聪明的小姑娘,知道自己的坚持不会让陈子云做出任何改变。与众人打过招呼,陈子云便攀着岩壁上的孔洞,朝着岩壁开始攀爬。

仰头看着陈子云的背影,陈二丫神色微微黯淡。十七年来,她的记忆虽然没有恢复,但是对陈子云的天然好感却始终没消失。看到陈子云的离去,她心里始终觉得难受得很。

似乎知道陈二丫心里不好受,寒素紧紧抱住了陈二丫,却默不说话。看着夜幕中往上攀爬的陈子云,默不说话。

明天便是王小悟和陈子云约定的时间。在这一天阳光升起的瞬间,王小悟会在这里重生,而这时候需要陈子云的存在,她才能够活下去,否则便从此陨落,不复存在。

陈子云不会把这个日子遗忘。实际自从盘古大陆归来之后,他每一年都有一段时间在这里。在第三年他发现崖壁顶部出现一个厚茧之后,他更是频频出现,几乎每隔一个月便上来一次。如同朝圣的信徒一般。

用不了多久,陈子云便出现在崖顶之上。他对面是一个巨大的厚茧。厚茧平静地树立在崖顶之上,毫无声息。但随着陈子云的靠近,“嘭,嘭……”的声音便开始响起。声音不是来自厚茧,而是来自陈子云自己的心跳。那是王小悟给他的心脏在跳。它已经感觉到自己的主人的气息,开始发出了规律的召唤。

陈子云深吸一口气,迫使自己平静了下来,静等着天亮的那一刻。

终于……

经历了黎明前最后的黑暗后,第一缕阳光冲破了重重乌云,落在了崖壁上的厚茧上。

厚茧见光便碎裂,一个浑身**的女孩在地上蜷缩着身子,似乎还在沉睡。但身躯在阳光的照射下,开始挺拔生长。很快就是成年人的模样。

这一刻,陈子云心跳微微加速。不是因为眼前这一具酮体,而是因为眼前的这个人。刹时间,陈子云泪流满面,紧紧抱住了眼前这个人。

王小悟眼睫毛微微一动。睁开了眼睛,看到了陈子云,伸出纤纤细手擦去了陈子云的眼泪,露出一个灿烂温暖的笑容,轻轻把陈子云抱紧,说:“老板,你来了……”

陈子云不说话,只顾着紧紧把王小悟搂入怀中。

太阳完全钻出了云端,温暖落在两人身上。霞光万里。

云端之上,一团彩云凝聚成的冷艳女子肖像悄然散去,只留下一句淡淡的——“两个白痴。”

熟悉的声音在陈子云心头响起,陈子云茫然抬头,一惊,然后一喜。

《全书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