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让受含道具上跑步机

吃完饭,苏培乐先给妈妈打了电话,说在那个爷爷家遇到了她的同学,爷爷请她留下来帮助辅导同学的功课,要晚一点儿回去。她妈妈一听是同学家,也没有多问便答应了,不过叮嘱她要早点回家。

得到妈妈的允许,苏培乐显得很高兴,跟着十分不情愿的李正宇去了二楼他的房间。

在走上二楼的时候,她注意到二楼正中间是一个小客厅,有一个壁炉,旁边放着两个很休闲的布艺沙发,沙发上散落着几本杂志。在客厅两面的墙上挂着很多照片,有过去解放前的黑白老照片,还有七八十年代的上色照片,更多的是近几年的彩色照片。

都是家庭成员各个时期的照片,其中最大的是一张全家福。李爷爷坐在中间,李正宇坐在旁边亲昵地搂着他的肩膀,身后站着两对中年夫妻。苏培乐知道李正宇父母的样子,李正宇的长相与父亲很像。忽然,她发现墙上也有李爷爷另一对儿子儿媳的照片,却没有看到他们的孩子。还是……他们没有孩子?她有些奇怪,但这是人家的隐私,还是不要问的好,

走到自己房间门口的李正宇有没有耐心地喊她,她急忙应了一声小跑过去。

脚刚迈进去,她的嘴就长成了一个小小的o形,他的卧室有她的房间两倍大,全都以蓝色为基调,墙上错落有致地切着击掌nba球星的海报,在床的里侧,是一扇半圆形的落地窗,窗前的平台放着做仰卧起坐的健身器材,还有哑铃。

床斜对角的墙角则钉着一个小篮球框,旁边墙上还有飞镖的标盘,在她身后常常的柜子上,摆放着很多模型,从军舰到飞机到骑车再到轮船,应有尽有。

这让苏培乐感觉像是进入了一个新世界一样,她走到柜子前,伸出手去摸那架逼真的飞机,手指贴着金属质感的机身,有一点儿凉凉的,她吸住一口气,很怕手劲儿重了会摸坏了。

“你的房间里怎么有这么多模型?”

“男生的房间都这样,你以为会像你们女生的房间?全是娃娃,幼稚。”李正宇不屑地哼了一声,打开电视机,摆弄了几下遥控器,便出现了游戏的画面。

苏培乐明白了,怪不得他上课会睡觉,原来他天天都在玩游戏,再看他的书包,被扔在进门的墙角,那个位置还不如电脑桌边的垃圾桶显眼。

“李正宇,你写完作业再玩好不好?”苏培乐走到他身边,坐在他旁边的地垫上。

“我爷爷给你特权,但是我没有答应你哦,别打扰我,我房间你爱玩什么玩什么,到点了我送你回家。”他说完对她眨了一下右眼。

看惯了他霸道不讲理的样子,他突然笑得这么随意还有点儿讨好的意味,苏培乐的大脑瞬间短路了。

他笑起来的样子虽然没有记忆中那样如春风般温暖,却像是被施了魔法,把人的目光和心一块吸过去,撩人心魂。

幸好,苏培乐在即将要犯花痴的时候清醒了过来,努着嘴想了一下,作势要站起来,“如果你不配合的话,那我去和爷爷说。”

果然,还是搬出爷爷有用,李正宇急忙伸出手猛拽住她的衣服后襟说,“不许去。”

“那你就写作业。”

“写作业倒是不烦,只是占用我玩游戏的时间了。”

苏培乐额头冒黑线,真想骂他,你是学生,怎么不说游戏占用了学习时间。可她还是笑着说,“我们上学写作业也只有几年的时间,你想想你将来人生还有几十年,你可以有几十年的时间玩游戏呀。”

李正宇眨了眨眼睛,细细品味着她的话,这个道理说得还真是让人心情好。

“也好,我写作业,不过你答应我,写完作业陪我玩游戏。”

“行啊。”苏培乐点头,只要他答应写作业就好。

就这样,李正宇终于破天荒地拿起了书包,而那个早被他用个各种篮球杂志和零食堆满的书桌终于重见天日。

辅导李正宇写作业,苏培乐发现他其实一点儿都不笨,甚至在理科上比她还要强很多,她不由得想起妈妈说过的话,有些不好好学习的孩子并不是不聪明,而是压根不想学。看来他完全就是属于这一类。李正宇写了一半作业就想玩游戏的时候,苏培乐又央求着他把另一半写完,李正宇不再像之前那样别扭,居然乖乖的把剩下的也写完了。

写完作业,配李正宇玩游戏的苏佩里却被他骂得很惨。

因为苏培乐是个游戏白痴,虽然是白痴,但她学得很快,也玩的很开心,不知不觉玩到了深夜,苏培乐接到妈妈打来的电话时,才发现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

习惯早睡的李爷爷已经休息了,纸胶带陈阿姨李正宇一定要把苏培乐安全送回家,热情的陈阿姨给他们俩做了奶酪和果汁,李正宇非让她吃完再回家。

晚上的小区里,路灯并不是很明亮,昏暗的灯光一会儿把两个人的影子拉得很长,一会儿又拉的很短。别墅区这边的位置是半山腰,可以远眺城市繁华的灯光,那璀璨的灯光像汇成了一片海洋,与天际交汇。

苏培乐边走便仰头看着天空,今晚的天空没有一丝乌云,点点繁星像是一颗夜明珠,镶嵌在深蓝的色天幕上,若即若离,调皮地闪烁着光芒。

“你停在那里干嘛?快走啊。”前面走着的李正宇发现她没有跟上来,回过头却看到她在抬头望天。

“李正宇,你看!”苏培乐伸直手臂指着天空。

他走回来站在她身边,抬头也看向天空问,“看什么?”

“那是北斗七星!”她指着夜空中勺子一样的七颗星星说。

“我还以为有飞碟呢,破星星有什么好看的。”

“星星是很美的,是你不懂的欣赏!你知道吗,我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在夜空下看星星了,有时候如果一连晚上都是阴天,我就会不开心。”

“幼稚。”

苏培乐把视线转移到李正宇脸上,看他脸上的不屑一顾,她浅笑着,“李正宇,我小时候曾经有过一个很傻的想法呢。”

“你现在的想法也挺傻的。”

“你听我说嘛,我小时候总以为天上的星星会掉下来,所以我有个愿望,就是把掉在地上的星星都捡起来,然后挂在树上,把它们都收藏起来,每当看到流星时,我就要妈妈带我去捡星星,可妈妈说星星都掉到海里去了。”

李正宇白了她一眼,重复两个字,“幼稚。”

“可是星星在天空中都离得那么远,他们好可怜呢,等掉在了地上,我把它们捡起来放在一起,星星就永远不用分开,再也不孤单了。”苏培乐不理会他的嘲笑,又望向夜幕中闪烁的星星说道。

听到她这么说,李正宇扭头看着她凝视着夜空的脸,专注而充满了期待,乌黑的眼眸仿佛映着星星的光芒,

他的嘴角勾起难得一见的温柔笑意,真是一个傻的天真的丫头,不过,让人越来越喜欢了。

“好累哦。”苏培乐不再望着星空,因为脖子又酸又痛。

李正宇脸上温柔的笑容立刻消失了,他痞痞地嘲笑她,“就在我家玩了那么一会儿游戏你就累了,丢人。”

“我又不是天天玩,当然不习惯啦。”

“那我带你走进路霸,省得你绕大弯回家。”

“有近路吗?”苏培乐疑惑地问道,按她们现在的路线,从别墅区出去到她家的路线是一个横过来的v字,也就是说,李家别墅的方向和她家高层的方向是条直线,这条直线会有一条路吗?

李正宇神秘地笑了笑,勾勾手叫她跟上,苏培乐狐疑地跟随者他从两栋别墅中间的小路穿过去。他们走的路没有路灯,全是两边别墅里依稀洒落出来的灯光,不是还能停贷那些没有入睡的人家里传来的电视的声音,说笑声,或是孩子的哭声。

这条路的前端种了一片桃树,在夜色下像是一片绚丽的云霞。

李正宇的个子高,在前面替她把触到头顶的枝条抬起,忽地一阵夜风袭来,吹落了枝上的花瓣。

在细碎幽香的花瓣雨中,俊美的少年牵起了她的手,带她穿过这片并不大的桃林。

苏培乐的注意力都放在他的手上,这是他第一次这样紧紧地握着她的手,指尖的温暖直达心窝,她感觉自己的整颗心、整个人都要依附过去了。

她明明是最怕黑的人,可是和李正宇穿梭在这片无人的桃林中,她却根本感觉不到害怕,因为李正宇的手给了她极大的安全感。

她忽然希望这片桃林再宽广一点,这样的话,就可以让李正宇一直这样带她走下去。

“喂,看着点儿脚下,别摔了。”李正宇没好气地说着,紧握着她的手防止被脚下的石块绊倒。

她心里不由叹气,多么美好的情景,被他的一句话破坏了。

桃林并不宽,只是种在别墅区和多层住房区间的一道分界线,走出桃林,便是一道欧式的铁艺围墙,铁栏杆的另一面,就是多层住户的小区。

“翻过去。”李正宇站在栏杆旁边,命令苏培乐。

她仰头看了一下高出她一头的栏杆,面露难色地说,“难道没有门吗?”

“哪有门啊,这道围墙一直延伸到山下。”李正宇伸手一推她的手背说,“翻吧。”

“我,我爬不上去。”

“怎么可能爬不上去,人都是猴子进化来的,这是人的本能,来,我推你。”

苏培乐伸手抓着栏杆,李正宇伸手拦着她的腰,她吓得转身靠在栏杆上问,“你干嘛?”

“喂,我不拖着你,你能爬上去吗?你快点儿啦。”

她红着脸犹豫地转过身,手先抓着栏杆的上端,腰被李正宇使劲儿托着。其实想翻过去,他应该推她的臀部,可是不用碰那里,光是想一想,李正宇已经有点脸红了。

腰被李正宇的手搂着,苏培乐的脸也红得厉害,心跳的更厉害,想快点儿翻过去,却越着急却越过不去。

“脚往上蹬,用点儿力!你是笨蛋啊,爬到扑爬不过去,难道你真是猪进化来的吗?”第n次失败后,李正宇火大了起来,

苏培乐委屈地说,“我真的爬不上去嘛,要不我们走原路吧?”

“都走到这里了还回去干什么,来,你踩着我上去。”说着,李正宇走进栏杆弯下了腰。

“会踩疼你的。”

“废话少说,让你踩就踩!”

没办法,只能这样了。苏培乐一狠心,爬上了他的后背,他慢慢地伸直了腰。

苏培乐感觉到自己一点点升高,然后她伸手扶住了栏杆,低声问这脚下的人,“李正宇,你没事吧?”

“少废话,快点儿翻过去,要吐血了。”

这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翻墙,左脚慢慢地迈过栏杆,她有些害怕地说,“我好怕,万一摔下去怎么办?”

“两手抓住上面的栏杆,快速跳下去麻烦正是草地,摔了也不会很疼。”李正宇强撑着说,又吼道,“快点儿啊,你这只猪沉死了。”

听他叫嚷着,苏培乐心里更着急了,慌乱地在左脚还没勾稳时,把右脚也抬了过去,心里的恐惧越来越深,脚下空空的,让她的心也慌了起来。

“你挂在上面展览啊?快跳!”|李正宇直起了腰抬头吼道,

苏培乐心中一惊,手一松。

“啊……”她掉了下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顺势躺了下去,没了声音。

“喂,苏培乐,你怎么了?”李正宇听墙那么没了动静,瞬间慌了,几下就攀上栏杆,轻松地跳了过来。

而苏培乐紧闭双眼躺在地上,压倒了下面长出来没多久的绿草。李正宇跪在她身边,第一个动作就是抱起她的头,摸到下面是碎土而没有石头,他顿时松了一口气。

可是看到她双眼紧闭,他的心如坠入深渊一般,他摇着她上身喊,“苏培乐,醒醒,别吓唬我!”

被他抱着的感觉好温暖,苏培乐又觉得似乎又回到了四年前趴在他背上的时候,她刚才只是故意装晕想吓唬吓唬他而已,她以为他会走过来踢自己两脚让她别装死,却没想到真的把他吓住了。

她索性接着装晕,总被他欺负,今天总要欺负他一次。

她依然没有醒,李正宇这时连声音都有些嘶哑了,眼眸中尽是慌乱的神色,“乐乐,你醒醒,乐乐!”

他的手同时拍向她的脸,他竟然叫她乐乐了,这比笨蛋之类的好听多了,苏培乐感觉心里顿时像喝了蜜一样,那清甜的气息一层层的填满了她的心。

“呵呵……”心里甜甜的,嘴里便不由得笑出了声音。

被她吓得大脑已经不太灵光的老子恒宇发现怀里的人笑了,还睁开眼睛调皮地对他说,“我好喜欢你叫我乐乐。”

“苏培乐,你竟然骗我!”李正宇哑着嗓子吼,头顶似乎都因为气愤冒着火星。

“谁让你逼我翻墙,还说我是猪进化来的。”

“真是不揍你,你胆子就越来越大了!”李正宇被说到这,就把她往地上一按,双手一起去挠她的腋下。

苏培乐最怕痒了,大笑着挣扎,而李正宇根本不想放过她,一直挠他。

“哈哈……别闹了,我错了。”她连声求饶,眼泪都笑出来了,双手去推他却推不开,脚便乱踢了起来。不巧,一脚正好踢到了李正宇支撑着地面的那条腿。

被她还这么一提,李正宇重心不稳,苏培乐眼看着他扑了下来。

手机版上线了!阅读更方便!手机阅读请登陆:m..

<script>read2();</script>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