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美妇征途

“什么邪功耍诈的?你们没看到我差点被这条蟒蛇勒死吗?要是像你说的那样,我还会被这畜生给缠得半死?”

龙文的心里其实也在嘀咕,刚才自己浑身发烫,不是与蟒蛇血有关,就是与蟒蛇丹有关,皇甫晨曦发出的炽热灵气应该全部被这股热力融汇了,否则自己如何能抵挡她那含怒一击?只是后来又被冰凉的蛇尸把热力销退了。回想起来,龙文迷迷糊糊地感觉自己就是突然发起了高烧,打摆子一样,后来高烧忽地又退了,恢复了正常。难道这中间就营造出一个高手出来了?应该就是这样。

龙文是不可能把这些都说出去的,说了人家也未必相信。一条蟒蛇哪里有这种神效?否则大家都去捕蛇了。

可惜龙文没有说出来,要是说了,四女一参合,说不定立刻就能窥见天地之间的一点玄机。因为龙文并未听过龙虎fèng的传说,当然联想不到这白虎岭上的蟒蛇有没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

有关龙虎fèng的传说可是太极剑派的秘密,一般的核心弟子都不得而知,记名弟子就更不可能听到了,何况龙文还有些自闭。骆云菲与任玲珍是很特别的贵客,又与儿女交好,否则作为外人更是休想知悉此等秘闻。

皇甫晨曦百口莫辩,也不能确定龙文是不是那人,但是绝对不能放过这小子。于是,龙文就被四女包围着押送回到山下。此时日已偏西,暮霭渐起,注定会是一个不平之夜。

一道黑影从落龙谷的树丛里跃出,奔上白虎岭,忽地折向黑蟒尸体处,在草丛里耐心翻找,接着似乎从地上拾起一物,翻看了一会,藏于身上,然后飞快地消失在密林之中。

后山禁区恢复了往日的死寂。

龙文直接被关进一间狭小封闭的黑屋里,由一名人武九层三名人武五层的弟子给幽禁了起来。龙文应该连人武一层的武者都算不上,但是鉴于他能承受皇甫晨曦地武六层修为的含怒一击,所以安排了双人双岗,里面有一个人武九层应该足够保险了。

在牛球的武学世界里,修为等级大致分为五个境界,从低到高分别为:萌境冲境玄境圣境神境。神境之上,大约该称仙人了,可以彻底摆脱人类的各种羁绊。

每一境界又分为人武地武天武这三个阶段,这三阶的差别也就是人地天之间的差别,可见有多么大的距离。

每一阶又分一至九层。相对来说,层级的突破要容易多了,但是层高一级压死人,也就是说越级而战的死亡几率很高。

这总共135级台阶之上,无数武者耗尽了他们毕生的苦修,越到后面攀登越是艰难。云洲最顶级的三五个高手,其修为也只停留在第二境第二阶而已,武修之路,也就是登天之路,艰难可见一斑。

从时间上看,每上一个小的层级需要三五年甚至七八年;而突破一个阶级,许多人需要花费大半生甚至是一生的时光;至于境级的突破,毫无夸张地说属于概率问题,千里挑一,甚至是万里挑一。

偌大云洲,千百年来,武者层出不穷,能突破到冲境的也就一两百人而已。开派祖师闻人真人据说是唯一的例外,突破到玄境之上,具体是什么修为,无人可知。

越到后来,武道越是昌盛,云洲之上几千万人口,几乎人人谙武,但是出类拔萃之士好像是越来越少了,晋级之路似乎也越来越难了,因为有些修炼资源也是越发稀少了。

龙文一进小黑屋,门就被“嘭”地一声关上了。也是,听闻他是窃香偷玉之徒,哪个弟子都不会给他好脸色看。龙文放下药篓子,发现黑暗之中仅有一张小床。也罢,先躺一会再说。

这一躺下,龙文才发觉身子骨恨不得都散架了,那石蟒的挤压果然是致命的,龙文担心自己的骨架子是不是也会开裂了。经脉断了,丹田碎了,现在骨头也裂了,岂不是哭都没地方哭去?

“这下可能回不去藏武楼了,没抓到另外那个偷窥贼,我就是替罪羊,就算不死也得脱层皮。不过也不吃亏,至少小爷我看了你们的身子,我看你们怎么嫁人,干脆都嫁给我好了。”

龙文只好用这些不着调的绮念来安慰自己,暂时不管什么明日的审判大会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一世英名,必将再次毁在女人手里

龙文又想到了蟒丹,还有蟒血,这东西能激活自己的男人之根,算是特大的发现。自己日后要想报复那几个女人,还得依靠这样的奇淫之药。要说淫药,自家企业道达集团开发成功的性药速立健可是十分有名的,把米国辉瑞开发的万艾可搞到卖不动的地步,辉瑞因此差点破产。

可惜前世对医药学不感兴趣,自己竟然不知道速立健的配方,要不然加上蟒蛇内丹,效果肯定是逆天的,那自己在牛球上可就一“举”成名天下知了。

不过想起速立健,龙文又心生苦涩。自己之所以告别了地球,可就是一粒速立健造成的

在读研究生的时候,因为嫌宿舍条件不好,龙文的妈妈特地在学校附近买了一栋高档次的**别墅,让她的宝贝儿子独自居住,现在大学校园里多不平静啊,不是同学被锤杀,就是同学被毒毙。

龙文一个人住着两层小楼,实在感觉有些空旷。本来同学就很少了,现在这样独居在外,想找个能玩在一起的朋友都难。所以龙文就进入了校学生会,图个人缘。

震旦大学生命学院有位叫秦肖守的同学是学生会的副主席,此人家境贫寒,但是品学兼优,是系草级别的人物,很受老师和同学们的喜爱。尤其是他最近发表在国际顶级科学杂志《nature》上的一篇论文,引起龙文的关注。

道达集团最近研制成功一种新药,专门针对先天性基因缺陷疾病,具有修复修改缺陷基因的强大功效。理论上它能隔绝这类疾病的遗传。秦肖守的这篇论文正是研究基因疾病的。

龙文觉得如果把秦肖守这样的人才引进家族企业,为我所用,则能大大缓解长辈们施加给自己的继承家业的压力,他就可以继续搞自己喜欢的东西去,比如考古采风之类的。

于是龙文便忽悠几次,就把秦肖守忽悠着住进自己的别墅 里。秦肖守感激涕零,龙文不光在经济上多有接济,而且把他的未来都铺设好了道达集团,那是多少精英们想去而去不了的地方啊谁知道道达公子竟然主动成了自己的同学,舍友

龙文当然不以为意,这都小意思,他出去考古,一走个把月也是常事,有秦肖守给他看门及打扫卫生,还不用支付工钱,多便宜的事啊

有一次他结束了对楼兰遗址的考察,回到别墅,开门发现客厅沙发上端坐着一位美女,正在看电视呢。这位美女清纯健美,似乎有些眼熟。龙文不认识她可她认识龙文,惊诧了几秒钟后就落落大方地站起来,向龙文介绍自己。

原来这位美女名叫饶漫雪,是秦肖守认识不久的女友。龙文一阵恶寒,自己这一走一个月,这小子倒金屋藏娇了,也不知这对狗男女在咱的别墅里开了多少次房了。龙文咳嗽了几声,对眼前的美女产生的一定的心里隔阂。谁知道美女上前就把龙文的包接了过去放在桌子上,还热络地让他叫她小雪,未几,一杯热茶递了过来。

龙文想起来了,这位饶雪漫可是个风云人物,人称震旦大学十年以来的最美校花,大二学生,代表震旦大学拿过国际辩论赛的桂冠,并获最佳辩手称号。而且听说她的家庭背景相当了得,深藏不露。

龙文闻着茶杯上的幽香,眼前是校花的轻言浅笑,内心竟然微微有些吃醋,要不是自己刻意低调,这位小雪姑娘恐怕也会早早落入自己朋友圈,像那几个当红女明星一样成为自己的拥趸之一。

饶漫雪是通过秦肖守知道龙文的一点背景,但不知道他就是道达公子,人称国民大少的那位公子哥。秦肖守是聪明人,只告诉饶雪漫这别墅的主人就是龙文,是自己的好哥们。

谈了一会儿,龙文算明白了,秦肖守到外面给小雪姑娘买零食去了,饶雪漫这么热情只是感谢他对秦肖守的关照而已。

最佳辩手侃侃而谈,龙文实在佩服。喝完三杯茶过后,见秦肖守还没有回来,龙文感觉有些疲累,于是打了声招呼,告诉饶雪漫等会不必叫他,就进了自己的房间,倒头

“算算这会你也该醒了,饭菜都是我刚才亲手做的,不知合不合你的胃口。”

“小秦呢?”龙文不由诧异地问,感觉秦肖守应该还没有回来。

“他呀被校长助理叫走了,连晚饭都来不及吃,走前特地叫我留下来给你做一桌拿手好菜,还要代表他为你接风。怎么样,赏脸吗?”

十几道各色菜肴摆满了餐桌,还有一瓶轩尼诗,两只高脚杯。天啦,这位饶雪漫真是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大家闺秀,竟然能放下身段,只为清贫男友在富豪朋友面前挣得面子。

龙文不由刮目相看,这样的女人,要得。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