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大杂乱

白不语喘着粗气,身体上不少伤口都在火辣辣的疼。他转身想要去检视一下背后的伤口没料到自己依靠的石凳居然在身体的带动下旋转了微不可见的弧度。

“咦?”白不语从小便对外界环境的变化极为敏感,观察力更是惊人,这是他在岐山密林生存的秘密武器。他迅速捕捉到了石凳的微弱转动,“事有蹊跷!莫非这个洞府并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虽然有所发现,但是白不语并没立马去转动这个石凳。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他有伤在身状态极差,石凳转动之后没有危险也罢,若是有危险,那么在这个密封的洞府之中可就是瓮中之鳖十死无生了。

“等我养好了伤势再来看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思考完毕,白不语索性就地盘坐,吞下固命丹观心打坐运起天玄经来。

灵气循环不息,阵阵蒸腾如圣灵附体,白不语就这样静静的沉入了自己的道境之中。

随着白不语陷入道境,鬼风洞里除开异兽偶尔刺耳的鸣叫又陷入了一篇死寂。





离白不语进入鬼风洞已经过去整整三个月,不同于鬼风洞中的死寂,玄天宗却是十分热闹。为了记名弟子晋升选拔和天选之战等事项,宗门决定召开全宗大会。

元灵子自是不愿意管这些事情,全权交给了玄星子和火羽子。两位老道主掌门内事务已久,他俩一文一武相得益彰,加上威望极高处理此事自然游刃有余。

此时两人在主峰观月台上主持大会,观月台前数十天选弟子身着深紫长袍十分显眼,天选弟子后面则是内、外门弟子和记名弟子列成的方阵。

“各位弟子,近年来岐山密林频发危险的讯号,近日来更是发出神兵降世的眩光。宗主夜观天象得其先机,推算出有神宝降世。”玄星子扫了台下众人一眼,站在高台之上朗声道。

台下众天选弟子闻言脸色皆是一变,而其他弟子更是炸开了锅。

“神宝是什么?”一众记名弟子最为好奇,讨论也最为激烈。周术一向自诩走南闯北见多识广,于是便成了记名弟子的争论中心。

“周师兄,这神宝是什么东西?你肯定知道!给我们讲解讲解?!”记名弟子中有人问道。

“这个嘛。”周术故作神秘一副得道高人的样子朝周围说道,“正所谓天机不可泄露,神宝就是神的宝贝。我等修者修为低下不知道是什么反而更好,不然引来了祸端就得不偿失了。”

“别丢人了,不知道就不知道,不要装作好像知道。”人群外传来不和谐的声音,周术听这声音便知道是马立——马瘟神。

上次马立和卫帮助刘平、刘震两兄弟的狸猫换太子参加比斗的事被刘氏兄弟供了出来,欧阳烈极为愤怒让两人各领了五百责杖并降级为了记名弟子,所以两人此时在记名弟子方阵之中和那群老油子混在一起。

“哦?那不知道马师兄有什么高见呢?”周术实力不如马立自然不会与他争执自讨苦吃,更何况他身边如同毒蛇一般的卫扬冷冷盯着他们似乎只要稍不对口便要暴起杀人。

“哼,让老子给你们涨涨见识。”马立推开人群站到中间,“我们凡界的器物达到天级就是到了顶了,而且这方凡界撑死也找不到十件天级灵器来。神宝则是天上神仙落入凡尘的器物,至少也是天级的灵器。要知道一件天级的灵器甚至可以帮助修者开山立宗。听师祖话语这么慎重,此次掉落的神宝应该非同凡响。”

“真是废话,这不就是神的宝贝吗,周师兄又没说错。”黄山岳一向和马立不对付,闻言反声讥讽道。

“你…”马立见黄山岳敢讥讽自己,顿时就要爆发。周术连忙挡在他面前,“马师兄,你消气。门规可规定的同门弟子不可斗殴,难道你就忘记五百责杖的威力了?”

马立闻言两腿一颤,屁股上似乎还在火辣辣的疼痛:“哼,别以为门规能帮你们一辈子!要是让我抓住机会,你和他还有那个叫白不语的小子不死也得掉层皮!”说完便气冲冲的回到老油子的阵营中。

“有什么了不起的,修为高还不是得跟我们一起挖矿!”黄山岳见马立吃了瘪,笑道。

“对!现在马瘟神可嚣张不起来了!”其他被他欺侮过的记名弟子闻言都附和起来。

“安静….”火羽子声若洪钟,他见底下讨论了片刻还没有结束终于出声制止。

“咳咳…”玄星子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神宝降世对于我们玄天宗来说也是一件大事,此次的神宝我等九门商定要选取门下弟子前去,我等门中长老不能参加也算作是门下的试炼。不过有两件事需要告知你们,第一点是异兽;异兽凶狠,而岐山密林之中甚至有五阶以上的异兽存在,所以寻探神宝必定需要一定的修为。第二点是魔道中人也在对这神宝虎视眈眈。近期,北海有消息传来魔道中人频繁出现,看来是有所行动了。”

火羽子补充道:“魔道中人重形不重心,他们都是些崇尚暴力的血修,光论危险程度不会亚于异兽。而且他们的功力不容小觑,你们天选弟子修行多年谁有信心能帮我宗拿下这神宝?”

多年下来,玄天宗天选弟子的数目并不算少;但是因为修为突破的难度极大,所以老的天选弟子并不见得比新天选弟子强上多少。

“弟子无颜愿意参加比试。”第一个站出来的居然是那个面上有疤痕的丑陋女子。

“嗯,不错!巾帼不让须眉。”玄星子看了无颜一眼称赞道。

“弟子李诗广愿意参加比试。”第一个出头鸟已经出来,后面的弟子就络绎不绝的出现了。所有天选弟子中有大约二十人参加。

“好,你们都是明白人。此行虽然危机重重,但是却伴随着大机缘。”玄星子补充道,“这次选拔事关重大,暂时定在两年之后希望各位弟子都好好准备一番。”

“此次会议还有另外一件事。”火羽子接话道,“记名弟子刘平,外门弟子刘震因为违反门规现在已经被废除修为,扣押在烈阳洞直至身死。”

“他两人心存不良,杀心极重。又设计陷害同门弟子,理应重罚。这也警告你们其中这些心存不善的弟子,玄天宗不会容忍你们继续胡作非为。若是发现,绝不轻饶。”火羽子声色愈厉,“至于其他相关人等,都已经受到了相应的惩罚。多行不义必自毙,你们谨记!”

“这么严重!”周术等人面面相觑,远远观望到马立,卫扬等人脸色都是铁青,他们肯定没想到刘平刘震居然会受到如此严重的惩罚,毕竟修道者性命修为都是极为可贵的。

“那么接下来,记名弟子的晋升考核也要开始了….”玄星子在恰当的时候接过话来。





外界的嘈杂与白不语的关系并不大。

“这次外面的三阶异兽对我的威胁已经不大了!”白不语悠悠转醒,双眼流露出自信的神色。

这段时间的精修不仅让白不语全身的伤势恢复如初,魂湖之中魂婴也已经修炼得更为凝实,看来与异兽的这场激战让他受益匪浅。

白不语微微整理了一下呼吸,站起身来想道:“这下便可以来看看着石凳之下的机关到底隐藏着什么。不然这日子可够无聊的!”他走近石凳,双手抱住凳耳缓缓用力。

“咦!这石凳好沉。”白不语面露诧异,他用上五成力这石凳居然纹丝不动。他接着撸起袖子,沉下身去再一次抱紧石凳:“嘿!”一声低喝,千斤力气再无保留,石凳应了力缓缓的旋转起来。

吱呀酸牙的裂石声音从石床之上传了过来,石床挪开一个黑漆漆的洞口恰好能容纳一个人通过。

白不语停止转动,走到石床边一看竟是一个不知道通往何处的石阶梯。里面阵阵阴风夹杂着些许血腥味道传来肯定不是什么好去处。

白不语朝里面瞧了瞧,将隐龙刀握在手上慢慢钻了进去。密道入口极窄密,里面却能容纳两人并排通行。

白不语进入之后,密道墙壁仿佛感觉到了有人进入,居然发出微弱毫光照亮了石阶梯。白不语这才发现整个阶梯所通极深,根本看不到头。而石壁之上则是人为的刻着极多的划痕,那些划痕毫无规律可循似乎是有人曾在这密道之中进行过激烈的战斗。

“这个地方越来越玄异了。这些东西手册之中都没有记载,再加上那本日记。”白不语脑子不断旋转仍然在找寻其中的联系。

“呃…….”为不可闻的低吟从通道之中传出,白不语惊得汗毛倒倒竖。他隐龙刀超前直握,却发现那声音是从通道深处传来。

“到底是什么东西!”白不语并不是畏惧鬼神之人,他调整了一下呼吸慢慢朝地下走去。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