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乱婬长篇小说

<!--go-->

下战书的意思就是向对方正面提出挑战,就目前双方的体型身高对比来看,朴昌实在不应该是个来下战书的人。

“你要向我下战书?”罗维希说,他已经尽量用礼貌的语气说话了,但是字里行间还是充满了浓浓的不屑。

朴昌这人有一个好处,就是脸皮够厚,他神态自若地向罗维希解释:“我不是来找你打架的,你这个身高体重,我就算想打也打不过你。再说我们之间的一切事情都是因为足球引起的,足球的事就应该由足球来解决。”

“怎么解决?”

朴昌说:“我要向你下战书,我要和你进行一场足球比赛,时间就定在九月份中国队的第一场世界杯外围赛开打之前。”

“比赛?就你和我?”罗维希实在想不明白朴昌怎么会想出这么奇怪的主意。

朴昌说:“当然不是,足球是十一个人的,一个人怎么踢比赛?现在到九月份还有差不多半年的时间,在这半年时间里,你我将利用自己的能力各自组织起一支球队,然后在八月份的最后一天进行一场比赛,就一场!一场决胜负!”

这似乎才是朴昌真正的目的,罗维希警觉地看着朴昌,又把他的话前前后后都整理了一遍,说:“你的意思是说,你要在九月份到来之前和我踢一场比赛,如果我赢了,那片空地你就还给我们了;如果我输了,空地该怎么用还得怎么用,我还得帮你去解决另一个空间的韩国人的怨气?”

“说对了,就是这么个意思。”

“如果我不答应呢?”尽管还猜不透朴昌的意图,但是直觉告诉罗维希这应该不是什么好事。

朴昌说:“你不答应的话,也行,空地就按照定好的日程开始动工,而中国队这届世界杯的征程也就到此为止了,我会开始帮中国队备战下一届世界杯的。”

“你真以为你有这个本事?你刚刚得罪了谢鼎,说不定他以后都不再卖技能给你了。”

朴昌哈哈大笑:“谢鼎只是个分销商,这世界上卖技能的可不止他一人。他们可能在印度、也可能在美国或者欧洲,总之还有别的商人就是了,而且我向你保证,我肯定能找到他们。”

这句话不是吹牛,朴昌既然能当投资代表,出国自然也是家常便饭了,只要他的韩国仙人愿帮忙,他是肯定能找到别的卖家的。

“为了国足、为了这片空地,我好像都没有商量的余地了?”罗维希说。

朴昌不假思索地回答:“是的,你只能答应。”

罗维希没有急着答应他,而是说:“你要知道,就算空地被征用了、就算国足被淘汰了,对我来说都只是一个遗憾罢了,我的生活并没有因此而改变半分。但是只要我愿意,我现在就能在这里把你揍一顿。”

朴昌知道他敢这样做。罗维希敢在球队的更衣室揍朴昌、也敢在四万多人面前揍莫雷诺、甚至还打算在谢鼎的保健品店里揍谢鼎,只要打得过,天底下好像就没有他不敢揍的人一样。

朴昌有些紧张地把椅子向后挪了挪。

“不过……”罗维希这时话锋一转:“不过我这人天生就不喜欢动粗,我只喜欢踢球,特别是在我心情好的时候,正好我现在心情还不错。”

“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朴昌试探着问。

“我是说,我接受你的战书了!”罗维希猛地站了起来,大声说着,把朴昌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待到听清楚罗维希的话后,朴昌有些不敢相信地说:“你是说,你答应了?”

“是的,我答应了,时间就定在八月三十一日,场地由你出时间由我定,一场定胜负!”罗维希说。

“比赛的规则就按国际足联的规则,九十分钟踢平直接点球,输了的就按之前的约定履行职责!”朴昌补充道。

“一言为定,这次你要再说话不算数我保证会狠狠揍你一顿的。”

朴昌也说:“一言为定!你要是说话不算数,我保证让你们的国足一百年都进不去世界杯。”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说得就像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样,谢鼎站在一边,他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罗维希,他觉得一直表现得还算机灵的罗维希,怎么会这么轻率地就答应朴昌的赌约了呢。

达成目的,朴昌心满意足地离开了。等到确认朴昌走远了,谢鼎才问:“你真和他打这个赌了?我觉得朴昌肯定会有准备的,他不会平白无故地和你打这种赌。”

“我当然知道,但是不接受的话,他又要在背后对国足使小动作了。”罗维希说:“你放心,他有准备,我也会有准备的。而且,你不是很希望能继续保留那块空地吗?我要是赢了,那块空地又能继续保留下来了。”

谢鼎叹了口气,说:“哎,刚才朴昌在场,我无法向你解释,其实我没有帮朴昌……”

“你不用解释,我明白你,你要是真的在帮朴昌,菲律宾今晚就赢不了朝鲜队了。”罗维希拍了拍谢鼎的肩膀:“以后我不会动不动就揍你了。”

走出真舒适成人保健品店的时候已经快凌晨一点了,整个小区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罗维希舒了口气,把帽子套上脑袋,快步往家里走去。

走不出几步,背后突然传来谢鼎的声音:“小罗,你等一等。”

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在夜深人静的小区里却显得异常的响亮,罗维希被这声喊叫吓得紧张地四处张望着。还好,现在实在是太晚了,并没有人在周围,罗维希转过身来。

只见谢鼎光着双脚从店里吃力地跑了出来,到了罗维希面前,谢鼎说:“刚才我跟你说了,让你明天把老林叫来,我去买些下酒菜,咱们一起搓一顿。我想说,这句话不是敷衍你的,而是真的,就这么说定了,我们明天见。”

罗维希笑了,他突然觉得这个奸商也怪可爱的,他伸出手来摸了摸谢鼎的地中海,说:“有吃的我肯定不会忘记的,不过以后你能不能别在小区里

<!--over-->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