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搜子居住的日子2

晨曦二人又闹着要吃街口卖的糖葫芦了,可是那个老人家已经好几天没来了。

岚岚急的嘴上起了水泡,两个孩子就像是商量好了一样哭唧唧的没完。连许久不回家的石峻都忍不住发起火来,说不就是个糖葫芦么怎么就非要吃哪一家的,怎么就那一家让人念念不忘了呢。

晨曦姐妹瘪着嘴不敢说话,石峻看在眼里更难受。当年她们母亲还在的时候,两个丫头跟她们的娘一样活泼。现在看见自己就像老鼠见到了猫儿,怯怯的躲着根本不敢看自己。

房间里静谧的针落地都能听见动静,石峻明显感受到两个孩子压抑着自己的情绪,控制着自己的呼吸。连大气都不敢喘,这叫什么话,自己是老虎不成?

“喜欢糖葫芦而已,那个人不来就让人去寻。真做的那么好吃,就请家里来交给厨娘。”石峻沉默了一会,对着岚岚说道:“你可记得那人长的什么样子?既然来附近卖糖葫芦,兴许就住在附近。没准现在走街串巷去了,你让人出去找一找。”

见到石峻今日心情还算不错,岚岚也跟着松了一口气。小丫鬟端着茶水走了进来,石峻看了一眼重重的放在茶几上。

小丫鬟慌张的跪在地上,岚岚上前解围道:“她是新进府的丫鬟还留着头呢。本来是陪着两位小姐玩的,最近规矩学的不错,我让她们几个试着进来服侍。她们是不知道爷的规矩的,只知道两位小姐的。”

岚岚原本是个伶俐的人,碰见石峻这阴晴不定的家伙一时间也没了方寸。石峻眼角瞥过两个女儿,知道自己这个样子定是吓到了她们。

想了想阴沉道:“无妨!服侍小姐就行了,我的规矩不用守。”

话虽如此却也没有动那茶杯,岚岚意会拉着那吓瘫的小丫头走了出去。亲自泡了一杯菊花茶端进来,一进屋就看见石峻拿着两位小姐写的字在瞧。

“爷,您的茶!”石峻端着那杯菊花茶抿了一口。抬起头看见多宝阁上摆着一个果盘,上面摆着两个红彤彤的苹果隔着老远都能闻到一股子清香。

“怎么新橘还没有送过来吗?”石峻蹙眉,两个女儿抱在一起泪眼涟涟:好想哭啊,爹爹怎么又生气了?

岚岚面露一僵,略有尴尬的回道:“这个,最近天气不好商行的人说新橘都冻了不新鲜。”

石峻反问一句:“太太回来了,没有橘子吃怎么办?”

见众人目若呆鸡,他忽然觉得没意思。站起身来,弹了弹衣角头也不回的走了。

岚岚看着石峻的背影,忍不住叹气。这两年他越发的古怪起来,也不知道怎么的一会儿高兴一会儿又不高兴了。

这天寒地冻的要时时备着新鲜的橘子,什么龙井什么碧螺春一律不进口只喝那菊花泡的水。

这都是太太还在家里的时候她自己的习惯,爱吃那酸甜的橘子,尤其是屋子里绕着地龙热的额头冒汗那是一定要吃略带冰渣的甜橘。

平时也长劝着众人多喝菊花水,说那样能护着眼睛。

天也暗下来四处的灯笼就要挂起来,整夜整夜的亮着也不怕晃了眼睛。自打太太失踪之后,他就让人夜夜亮烛说怕太太找不到回家路。太太有夜盲症,太黑暗的地方就看不见东西。

岚岚不知道是不是情到深处就会这样,把自己活成了爱人的模样。

程家二夫人全家死于非命,二老爷痴痴傻傻成了废人。清风寨几十年都那样过来了,结果被程家与石峻联合着石家老祖宗一夜之间大清洗。

找了快一年也没找到最终查出来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任谁也猜不出来那人为了什么。

石峻真怒之下对这个女人严刑拷打,的出来一个匪夷所思的结果。

居然说她们在上一世就是仇人,她家太太如何如何做了多少冤孽之事。她这么做不过就是报仇而已,那也算是替天行道。

听八爷说石峻当时就崩溃了,要不是他们兄弟几个拦着就能手撕了那个女人。后来带着那女人在附近徘徊了许久,也没找到太太的踪迹。

所有仇人相干的不相干的都已经铲除了,可是太太还是没有踪迹。现在连老太爷都来劝,实在不成就找一个实在的女人续弦。不能让孩子们没了娘,没有母亲教养的女儿在议亲的时候可是会让人诟病的。

石峻却也听不进去,只说会找个教养嬷嬷来。这事儿就耽搁下去了,也没有人再提。

“岚岚姐!”院里的小丫鬟冲进来,笑嘻嘻的对她说道:“听吴婆子说,那个卖糖葫芦的老汉找到了。”

岚岚点了点头,出了二门将亲自去见那老汉。老汉看着岚岚举止大方衣着光鲜,以为是这府里的奶奶。一问才知原来是个管事大丫鬟,也就不那么紧张了。笑着说道:“老汉就是替东家出来跑腿的,东家老太太总是让我出山买点胭脂水粉或者是针头线脑之类的女儿家的玩意。顺便拿着家里的糖葫芦送给我,让我也赚点钱买点东西给家里的娃娃。”

也就是说这个糖葫芦还不是他做的,岚岚有些失望。“你们东家家住哪里,可能来我们府里教厨娘做这个?您不知道,我们家两位小姐就爱吃这个味儿,也不知道怎得,就着了迷!”

那老汉摆摆手:“东家现在也忙得很,头两年捡了一个女娃娃回家。老太太无儿无女的,当她是亲闺女一样疼。那女娃娃伤的重着咧,昏昏沉沉睡了一年多。现在人是大好了,就是嘴巴没有味儿。平时就爱做这个糖葫芦吃,越酸越好,奇怪着咧。”

岚岚如遭雷击,惊呼一声道:“你说,你们家东家老太太捡了一个女人?是什么时候,在哪里?”

老汉被岚岚忽然的喊声吓了一跳,结结巴巴说道:“这,这,我们在深山外头,东家在山里头。我就是给东家在山外种几亩地的长工。记得那是三年前吧,东家出山捡了一个从山顶上摔下来的娃娃。摔的可重咧,东家说那骨头都断了好几根。还是老汉我背回去的。”

“你们东家家住在哪儿?”

“就在那狼山里面,穿过一个山洞走拐十八个弯就能找到了。不过没有人领着你们,肯定是找不到的,狼都找不到!”老汉嘿嘿一笑,面露得意。

是了,是了,怪不得两家人怎么找都找不到。原来是遇到好心人,去了隐蔽的山谷里疗伤去了。

“你且等着,我去去就回!”岚岚激动地腿脚发软,跑出门外不忘吩咐院子里看家护院的小厮:“可看住了,别让他跑了,我去找老爷。”

那老汉还没有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儿,难道卖个糖葫芦还犯法了不成?还是那俊俏的小姑娘是啥重犯,难不成好心惹来了官司?

正想着门被打开,走进来一个眉眼冷峻的精壮男人。话未说一句,拎着老汉就走吓得老汉哇哇直叫。

“闭嘴,领路,去你那个东家。”石峻低呵一声道。

越是靠近那狼山,石峻的心越是平静。他失败过很多次,每一次都是称兴而来败兴而归。可这一次他觉感觉异常的平静,一种特别亲切的感觉呼之欲出。

这里他来了无数次,狼山也寻遍了。竟然不知道还有一个这样隐蔽的入口,只能单人穿过。就像老汉说的那样,拐了十八个弯终于见天明。

就像是杂耍里说的水帘洞一般,又是一片天地。

“东家,有人要看看那姑娘。”老汉被石峻禁锢着,冲着山谷里面喊道。

不多时一个佝偻的老太太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一个身穿白衣红裙的少女。

石峻见到那少女的脸颊,浑身止不住的颤抖起来。岚岚也是双手捂脸,大哭起来:“姑娘,姑娘,你还活着。”

说着还贵在地上不断地磕头:“佛祖保佑,佛祖保佑啊!”

“你,,,,我。。。。”少女失神的看着朝她狂奔而来的男人。熟悉又陌生,却又不乏亲切感。

“你认识?你想起来了?”老太太回过头,好奇地问道。

“嗯,,,,,”程婉瑜歪头用力回忆,脑海里大量的片段如潮水一般涌进来。却又抓不住,正想着就一个大力拉到一个温热的怀里。

“你活着,你活着!”石峻兴奋的大喊,泪水喷薄而出。他自己竟然不知道原来男人也会这样哭泣。

程婉瑜听着那伏在自己肩头哀嚎的男人,好像是狼山月圆之夜那头狼一般。心里酸酸的,也忍不住哭了起来。

“那个,我们认识吗?”程婉瑜看见一群人围在二人不远处,有人兴奋有人跪地叩拜苍天,还有人哭哭啼啼。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想来应该跟自己有关。

听见程婉瑜这样问自己,石峻深吸一口气。自己来之前已经做了万全的准备,哪怕她残了傻了自己都不在乎。只要她还活着,他只要她活着。

“嗯,我们认识而且很熟悉。你摔伤了不记得了。”石峻粗粝的手指摩挲着她细腻的脸蛋。

程婉瑜不好意思道:“可是,我想不起来了。”

“没有关系!”石峻笑道:“你可以重新认识我,认识你的朋友,你的兄长,你的父母,还有我们的孩子。”

程婉瑜笑眯眯恭顺的点头:“好!”

“那我们回家?”

“我们回家!”未完待续。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