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奶还摸下面动态图

</script>

叶寻出了那次意外后,虽然人当天马上就醒过来了,但医院方面还是希望他留院观察多住几天。m..com 乐文移动网因此公司里这段时间的培训课,叶寻就需要请假几日。而叶寻突然的离开,让凉一突然觉得自己在公司里好像被刻意孤立了的感觉。往日凉一来公司上培训课的时候,他身边都有叶寻和他一起聊天,但现在叶寻走了,凉一却找不到一个能闲聊的人了。

陈佳佳虽然能够和凉一说几句话,但她毕竟是女生,凉一经常跟她走在一起对彼此之间在公司的影响不好。要知道,公司里可是有明文规定的恋爱禁令呢!所以陈佳佳最多也就偶尔和凉一说几句,大多数时候她都是和她那一群小女生朋友玩在一起的。

除了陈佳佳和叶寻,凉一在班级里并没有其他认识的人。而且班级里小团体现象很严重,凉一不可能突然加入到其他小团体中。加上凉一觉得其他小团体的人对自己的感官不是很好,所以凉一自然也不会刻意去触碰他们。他们带着恶意凉一自己也不会去热恋贴冷屁股。

因此,凉一在公司里突然看起来就像是被刻意孤立了一样。一个人去上课,一个人去食堂,一个人会宿舍。公司众人看到凉一孤独的身影,有些员工因为挺喜欢凉一所以他们会心疼他。但更多的员工们都是保证着围观且不加入的吃瓜群众们的想法。或许还有个别人持有着看笑话的心态。

对于那些只是围观或者背后嘲笑自己的存在,凉一心里无所谓他们的想法。虽然每天都只是自己一个人挺孤独的,但凉一心里却也觉得这几日自己特别充实。

这天,凉一上完一上午培训课程后,他就收拾东西前往隔壁的c班。

当路上的其他练习生们看到凉一突然出现在c班的门口时,他们纷纷疑惑的互相谈论起来。

“你说这个凉一怎么突然出现在c班教室门口了?”

“我也很好奇啊!不过听说这几天凉一都是一个人呢。真可怜。”虽然嘴里说着可怜,但语气却是幸灾乐祸的。

“哼!像他这么有心机的人,被孤立活该。”

“心机?快给我说说他干了什么好事!”另一人加入谈话。

“就是……”

……

在周围的练习生们猜测凉一为什么会出现在c班教室门口时,c班的薛轩走出c班教室来到凉一的身边对凉一说:“让你多等了。今天老师留了作业,我刚才多练习了一遍。”

凉一摇头道,“还好,我也没多等。那现在我们先去食堂吧。等吃完饭后我们在去舞蹈教室。”

“嗯。都可以。”薛轩点头。

看凉一来c班门口竟然是寻c班风云人物薛轩的,那群围观练习生纷纷对此感到特别惊讶以及新生嫉妒。

“这凉一手段也太高了吧!薛轩可是有名的独行侠。”

“他不仅心机深手段还这么厉害。怪不得和那个叶寻……”

“呵呵,真不知道这些人怎么就喜欢跟这个心机鬼混在一起了。”

“人家抱大腿各种服软手到擒来,我们这些不畏强权的自然无法比拟。”

……

薛轩听到那群人互相低语的话后,他脸色突然变得难看起来。薛轩皱着眉头问身旁的凉一,说:“要不要我帮你跟他们解释清楚。”

凉一一脸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说:“没什么好解释的。娱乐圈这种事情还少吗?以后我们出道了,遇到的这种恶语中伤只会更多。而且这些人不会听你解释的,既然解释不清楚那就随他们吧。”

薛轩却不赞同,“可是他们这是在诋毁你的名声吧。”

凉一对此却露出得意的表情,道:“优秀的人谁不被人诋毁过。我想你应该也听到过非议你的言论吧。”

薛轩说,“那群诽谤我的人,我都亲自和对方说明,让他们不要随便乱说了。”

“结果呢?他们就真的从此不诽谤你了吗?”凉一才不相信呢。“他们不过是把明面的事情留在背后说了。难道我们听不到就可以当做他们没说吗!”

薛轩听了,虽然想反驳,但几次张开嘴都觉得自己说不出反驳凉一刚才话语的证据。

见此,凉一无奈的说,“好了,我们不说了。还是快去食堂占位置吧。而且与其说议论这些,我们还不如多花点时间练习舞蹈动作呢!对吧?”

薛轩叹气,点头,“你说的对。”身处娱乐圈就是有这样的无奈。

凉一和薛轩在公司食堂吃好午饭后,两个人就去那天他们第一次相遇的舞蹈练习室。

“明天我舞蹈导师要考这个舞蹈,但这几天我一直练习不好。你能不能帮我看一下,我是哪里需要好好改进的。”凉一一放下手中的书包就对身旁的薛轩求教。虽然对方的好感度对自己的巨星系统挺重要的,但凉一早已不是那个特别在意好感度的人。而且凉一一开始会想认识薛轩这个人,也是因为对方的舞蹈惊艳了自己,才让凉一有这个冲/动认识那个人。

对于凉一的求助,薛轩脸上虽然还是面无表情但嘴上已经开口答应了,“可以。你先全部跳一遍给我看一下吧。我找找看你是有哪些不足。”

薛轩看起来很冷淡,但接触后发现对方其实很热心。

凉一点头,马上在教室里开始跳起舞蹈导师所教的那段舞蹈。

薛轩在一旁打着节拍,一边认真的看清凉一手脚的每一个动作。等薛轩看完凉一所有的舞蹈动作后,他非常直接的开口道:“你这舞蹈跳起来感觉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没有。舞蹈的动作幅度也太小,总体就像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初学者。”

薛轩这犀利不留情面的话把凉一打击到了。不过凉一虽然对薛轩说出口的评价非常难过,但他还是觉得有一个人能够当面说出自己的缺点,还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虽然知道了自己的不足之处,但凉一还是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改正这些错误。

见到凉一一脸为难的表情,薛轩说,“我帮你一个动作一个动作的纠正吧。现在你先开始做前面的四拍动作给我看一下。”

能得到薛轩这样的照顾,凉一心里觉得特别感动。因为严格来说,凉一和薛轩年纪只差三岁,未来公司选择出道的人选时,两个人其实是最直接的竞争关系。

现在薛轩这么帮助凉一,未来凉一或许就会成为对方出道的最大威胁之一。

凉一把四个拍子上的动作做出来后,薛轩马上走到他的身边伸手抓着凉一的四肢让他改变一下动作。后来见凉一怎么都改不了,薛轩还亲自给凉一示范了一遍,这个动作应该怎么做到位的。

薛轩真心对待自己,凉一自然也不会对对方虚情假意。凉一心底下定决心,未来对方有用的上自己帮助的地方,自己也不会吝啬的帮助对方的。

之后,凉一就在薛轩的讲解下把那些舞蹈动作都一一根据薛轩的示范加以改善了。

等到凉一再次全部跳一遍这个舞蹈时,他明显的就能够从舞蹈教室的全身镜子上看到自己这个舞蹈进步了很多。

“真是太感谢你了。你讲课比我的舞蹈导师还要清楚明了。”凉一佩服道。心里想着,怪不得薛轩未来会成为那么优秀的舞蹈家的同时,还能因为教导偶像团体舞蹈而闻名。有实力的人,从小就开始和别人不一样。

面对凉一的夸奖,薛轩解释,“我也是因为自己喜欢所以特别研究过。不过你说比你导师讲课还要清楚就夸张了。舞蹈导师上课需要教一个班级的学生,而我只要教好你一个人就行了。”

凉一笑,“不管怎么样还是要谢谢你。对了,时间还很早,我们再多练习一些其他的舞蹈吧。”

薛轩点头。

之后的时间里,凉一和薛轩两个人又互相一起练习了几个舞蹈,后来看时间下午的培训课快要开始时,两个人才从舞蹈教室里出来。

走出舞蹈室时,凉一看到从他们隔壁舞蹈教室里也走出了几位练习生。

说起来,凉一觉得他和薛轩会比其他同班的练习生们要优秀,是因为他们除了天赋外也比那些练习生们更加努力。起码凉一和薛轩会在休息的时间里去舞蹈教室练习,而其他练习生们则全部回他们自己的寝室休息。

那天凉一和薛轩第一次相遇时,这片舞蹈室就只有他们两个人是放假了还来这里练习的。不过今天除了凉一和薛轩之外,竟然还有其他练习生呢!

凉一转头朝那群从他们隔壁走出来的练习生看去,发现这群练习生们竟然是凉一认识的人。而这群练习生不是别人,正是因为“杨言树事件”而推迟出道的那群准出道艺人。

至于凉一为什么会认出他们几位,也是托了公司前段时间有放出新出道组合成员们的照片。凉一当时挺好奇到底是那些a班的人出道的,所以之前就好好的看了这些人的照片。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