肚子里灌满男人们的尿

()凌断茫然的望着四周,却猜不透女修的意思,可以肯定的是整个岛屿上只有女修一人,而且女修一直呆呆的站在那里,望着远方,并没有任何动作,却说凌断已经死了…

“你只是将我困在此处,何论生死?”凌断不解的问到

女修看着凌断,突然嫣然一笑,温和的问到

“我美吗?”

凌断可以看到女修脸上的苦涩和内心的惆怅,同样温和的回到

“美…美的毫无掩饰。wenxue6.com”

“这样的一个美人儿,陪着你,一起…死在这里,知足吗?”女修说完,不再理会凌断,竟然开始褪去自己的衣衫…

凌断看着悲情的女修,想要阻止却无从下,然现在也不明白女修的意思,即便是同归于尽,为何要褪去衣衫?

凌断显然发现了异样,从女修出现到现在不足半柱香的时间,已经可以感觉到此时的女修与先前判若两人,刚出现的美艳,傲慢,现在却只剩下孤寂,解脱…

凌断通过灵魂努力的查看女修,却一无所获,女修的周身有着一层牢固的能量印记,无论凌断做何动作,全部都被拒之门外,这种灵魂上的无力感,必然是千幡门针对泣长岭的一种措施。

女修妩媚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身上只剩下一层薄纱,凹凸玲珑的身材清晰可见,身上道道疤痕也清晰可见…

女修慢慢解开薄纱的纽扣,嘴里喃喃自语

“生有诸多欢,死无半点苦…”

“笑过,哭过,期盼过,绝望过…”

“我愿化身初露,由生到死,虽稍纵即逝,却拥有世上最清澈的洁白无瑕…”

“我愿化身泥坛,由生到死,虽肮脏腐臭,却不用面对最无情的蹂躏践踏…”

“大千的圣灵,我愿放弃轮回…诅咒…辱我之人,虐我之人,屠我妤家百八十口凡子性命之人,受尽丧魂噬骨之痛…宗门为奴之辱,终不得安息…永不得再行卑劣之事…”

女修的声音越来越大,恨意越来越浓,伴随着深沉的诅咒,整个岛屿开始剧烈的动荡,凌断此时才明白,女修是要以身献祭,让整个岛屿崩溃,同时与凌断葬身在此。

能够幻化成岛屿的法宝,或者说将一座现成的岛屿修炼成的法宝绝非凡品,若是自曝,威力必定是凌断所不能承受的…

凌断望着眼前的女修,白皙的皮肤上,无数道新旧相间的疤痕,交织交汇,触目惊心,唯一美不胜收的脸颊,此时却满面泪痕…

凌断此时若是出击杀女修,或许可以停止献祭,阻止法宝的爆炸,但眼前的惨象,让凌断紧握的五行法术,迟迟不肯释放。

凌断悲哀的一声叹息,御起飞剑,快速移动到女修身后,伸出一只,抓向女修的天灵盖…

凌断无法对一名受尽折磨的女子,再痛下杀,即便是生死边缘,凌断依然不想背弃人之根本,只要利用灵魂,将女修控制,让其休眠,也许同样可以化解眼前的危急…

凌断本以为想要打破千幡门留在女修身上的能量印记需要费些段,岂不知就在凌断的扣住女修天灵盖的那一刻,一股强大的死气,直接从女修的天灵盖透过掌,直接侵蚀凌断的五脏六腑…

“噗…”

一口鲜血喷出,凌断跌倒在地,嘲弄的脸上挂满了羞耻…

身前**的女修,同样跌倒在地,只是原本出窍期的修为突然消失,直接化为凡子,尚存的气息若有若无,好似正在死亡边缘挣扎…

凌断知道自己又一次,再一次的掉进敌人设计好的陷阱之,苦涩的脸上已经毫无表情,正在此时,又是一名女修原地闪现,看着狼狈的凌断嘲笑着说

“哈哈…百草堂,啧啧啧,哎呀呀…真是可笑,真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好郎儿…”

凌断苦涩的笑着,虚弱的问到

“要战便战,要杀便杀,何许如此麻烦?”

女修向前走出几步,稍有思虑后说到

“千幡门的执事说过,在杀死你之前,必须有人先因你而死,这样才不会违背法则,文学楼完,看着凌断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继续又说到

“我本在淬炼法宝,看上了妤家百多口凡子的魂魄,在即将淬炼完成之时,却接到了追杀你的命令,于是便将妤家上下全部杀死,只留下这名面貌出众的女子,作为诱饵,好让你吸收妤家上下百多人的死气…”

“你的计划已经成功,为何还不动?”凌断一边说着,一边强硬镇压入体的死气,同时准备好,随时迎战。

“不着急,虽然可以将你击杀,但是上交活的,奖励会更高…”女修的脸上挂满得意的笑容。

凌断早已猜到女修的动,女修是鬼煞宗的修士,即便是接到千幡门击杀的命令,鬼煞宗为求有后退之路,也会更改命令,让门下弟子,只是有限的逮捕,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击杀,因为鬼煞宗无法保证天蓝海和太清宫最后是否会追究凌断的死…

死亡非常可怕,等待死亡更加可怕,凌断知道女修肯定通知了千幡门的修士,待他们到来之时,便是凌断死亡之时,本来伤势就没有痊愈,现在又被死气侵入,凌断已经成了待宰的羔羊…

凌断一声轻咳,转身看到**的女子,随后掏出一件衣衫,将女子的躯体掩盖,随后问到

“她身上的伤,是你打的?”

“自然不假…若非如此,她不会听话,你也不会上当。”女修轻描淡写的说到

“为何要屠戮生灵?因我而死?若非因我,他们会不会依然好好的活着?”凌断想不明白,因果之间,是否与自己存在着关系。

“并非因你而死,而是因为你,他们的死才有了理由…”女修冷冷的说

“她对你的诅咒,也是真的…”凌断笑着说到

“诅咒…哈哈,鬼煞宗的修士,每天受到的诅咒成千上万,何曾惧过…”女修看着凌断不屑的说到

“真不明白,九门为何会让你们昌盛…”凌断恶狠狠的看着女修说到

女修看向文学楼到

“你以为只有强大才能生存吗?没有恶,怎会有善,没有毁灭,怎有新生,没有我们消灭多余的凡子,整个大千的资源早就濒临匮乏,等到那时,饿殍满地,同族相食,才真的是人间地狱。”

“谬论…满口胡言,朗朗大千,怎会养育不了凡子,莫要用谎言来安抚你的罪行,莫要用你眼的美好来遮掩你丑陋的面孔…”凌断实在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辩解…

“哼…将死之人,我懒得理你。”女修说完,不再理会凌断,盘膝而坐,背后赫然飘出一只鬼物,虎视眈眈的盯着凌断,若是凌断稍有逃离的动作,鬼物定会扑上前去,啃食凌断。

凌断低声叹息,本想从女修口获得一些线索,现在可好,对方彻底不再理会凌断,侧身又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女子,呼吸声越来越弱,气息也越来越弱,再有一会儿,女子便可以解脱,离开人世,步入轮回。

不知为何,凌断望着眼前的女子,心里竟然徒生痛意,若说怜悯,凌断现在与女子的处境几乎相同,只是前后迈入死亡而已…凌断无法解释内心的酸痛,这种揪心的感觉与失去同门,失去伊凡时的痛基本相同,甚至相比痛的更加清楚,痛的更加透彻。

凌断只能认为是自己吸收了妤家百多凡子的死气,而妤家唯一存活的女子也即将死亡,才会激起凌断心的痛楚,凌断知道自己无能无力,即便是救的了眼前的女子,鬼煞宗的女修,一样也会将她杀死,心纵有再多不甘,事实如此,亦是无法改变,凌断只能伸出苍白的,无力的抚摸着女子的脸颊。

“安息吧…来世你会化身初露,迎接最美的朝阳。”

凌断不停的抚摸着女子的脸颊,内心的痛楚慢慢的有所缓解…只是那股沮丧的心酸,依然无法化解,慢慢的,慢慢的女子的气息即将消失…

凌断知道,时间到了,眼前的女子要走了…此时凌断更是无法控制自己,两行泪水止不住往下流,就像有人钻进了自己的胸膛,正在拿着利刃,一刀刀的割裂的自己的跳动的心脏…

这种痛苦,不是飞剑划过**的痛,不是鬼物拍击胸膛的痛,不是骨剑刺入骨肉的痛,是真真切切发自灵魂的痛…痛的无法忍受,痛到窒息,痛到凌断无力拿开自己停留在女子脸颊的…

问经何时,有过如此之痛,凌断只能想起,自己双亲被千幡门杀害之时的场景…凌断无法理解,无法忍受,甚至无法开口,只有悲凉的泪水滑过颤抖的双唇…

该来的终究会来,无论多么的痛,都无法留住大限已到的女子,女子痛苦的的表情慢慢变得柔和,呼吸已经停止,气息…也已经消失。

她走了…步入轮回,化为尘埃,此生就此结束,凌断慢慢的收回酸楚的臂,就在凌断的指尖即将离开女子脸颊之时,毫无生和气息的女子突然睁开双眼,对着鬼煞宗的女修挥一击,同时对着凌断无力的呼喊

“孩子…快逃…”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