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紧好爽浪货我还要

“艾德里德,我不明白,塞亚女王所生的孩子难道不应该成为埃拉西亚的王储吗?你为什么不宣誓对他效忠?”驿站里的麦林德终于忍不住开始问了。

“他当然应该是埃拉西亚的王储!”艾德里德道:“但他刚生下来,还无法成为埃拉西亚的国王!塞亚女王去世后,埃拉西亚需要一个摄政王,在小王子殿下成年后再移交权利。作为小王子殿下的合法监护人,太后陛下显然是想以此摄政,重新登上权利的巅峰……”

“那可不是一个好主意!”麦林德似乎明白了:“据我所知,她以前当王后就当得非常糟糕,暗地里杀害了很多情敌和政敌!甚至……甚至有人说她就是埃拉西亚的赫拉!”

“是的!如果大权重新落入肯达尔和太后手中,我们辛辛苦苦为之奋斗的一切成果将付诸东流……”

“凯瑟琳公主才是摄政的最合适人选,因为只有她才能团结埃拉西亚的所有人民!”麦林德叹气道:“不过看来她的阻力会非常大,因为太后陛下的理由似乎也很充分!”

“他们是不会让凯瑟琳公主顺利摄政的!”艾德里德忧心忡忡地道:“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去阻止!”

“看来埃拉西亚又要陷入混乱之中了!”麦林德叹气道:“这可不是好事,埃拉西亚一乱,亡灵和恶魔族就会趁机卷土重来!”

麦林德的担心是有理由的。女巫族如今已经卷入了战争,她当然要考虑泰塔利亚的将来。

“我必须立刻把这个情况报告给凯瑟琳公主!”艾德里德站起来道:“提醒她做好准备,时刻防备明刀和暗箭!”

“你还能出去吗?”麦林德担心地道:“我担心你已经被太后软禁起来了!”

“他们不会对我怎么样的!”艾德里德摇头道:“他们的目标不是我,而是凯瑟琳公主!”

果然,负责守卫的士兵们并没有阻拦她们,而是任由她们自由出入。

“库斯伯特不在城里,我不知道现在还有谁值得信任!”艾德里德低声对麦林德道:“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太后陛下如今也在到处寻找盟友!”她站了片刻,忽然道:“我们去巨人铁匠铺吧,至始至终,他们都在站在我们一边!”

不过当她们来到国王大道昔日的巨人铁匠铺处,迎风招展的铁砧招牌已经不见,而是变成了杂货铺。

“您得去山坡上的魔法学院找他!”杂货铺的老板介绍道:“天选者曾给他们划拨了一大块土地,他们在那里冶炼钢铁制作大炮呢!”

“谢谢您!您不说我倒忘了!”艾德里德一拍自己的额头。

麦林德同情地望着艾德里德。她是自己见过的最聪慧的姑娘之一,看来如今也急晕了头。

不过她们还才走出十余步,就被一个一身黑衣的男人给拦住了。那人躬身道:“尊敬的麦林德女王,尊敬的艾德里德司令官,有人想跟你们谈谈,请你们跟我来吧!”

“你说的那个人我认识吗?”艾德里德警惕地道。

“您应该不认识!”那个男人摇头道:“不过您和凯瑟琳公主偶尔会跟我们打交道……”

“盗贼工会?”

“是的……您也可以叫我们刺客联盟!不过请您放心,我们并没有任何恶意!”那汉子诡异地笑道:“有谁胆敢冒犯强大的女巫之王和埃拉西亚的第一牧师呢?不用任何士兵,你们俩就足以发动一场战争了!”

那个人带着麦林德和艾德里德在大街小巷里七拐八拐,背后总会有一些人替他们打掩护。有行人,有商贩,有士兵,还有流浪汉。

“我们得甩开跟踪你们的人!”那人解释道:“我想他们应该是肯达尔司令官派来的!”

“我知道!”艾德里德点头道:“他的耳目众多,随便走在哪里都能碰到。”

这倒是实话。刚走出驿站大门,她们俩就发现了背后的跟踪者。她们也曾甩脱过几个,但发现还是有人鬼鬼祟祟地尾随身后,索性就懒得回避了。

“不过你们的伎俩跟他相差无几!”艾德里德补充道。

那人讪讪地道:“这有什么办法呢,为了生存,我们不得不这样做!”

“那倒是,因为你们干的都是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带路的男人没有吱声。只要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千万别跟女人辩嘴,特别是跟伶牙俐齿的女人,否则就是自讨苦吃。何况盗贼工会本来就是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比如说打探情报,偷盗、抢劫、绑架、甚至是暗杀!

这是一支不可小觑的力量,因为他们手里掌握着为数众多的佣兵和刺客。历代的统治者都对这些人深恶痛绝,但他们偶尔也能替自己干些见不得人的事,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在这个世界上,总会有许多事情是见不得人的。只要存在这样的需求,他们就会象苔藓一样在黑暗中生长。

他们拐进了一个小巷,满地的垃圾和四处流淌的污水几乎让人无法落脚。还有嗡嗡飞舞的苍蝇,大摇大摆在小巷里穿行的老鼠。

这就是闹市中的贫民窟,或者叫跳蚤窝。只要世上存有不公,这样的地方就会存在。

“我们到了!”那汉子推开了一扇门,这让艾德里德和麦林德终于松了口气。

“很抱歉让你们来到这个地方!”房里光线很昏暗,依稀能看见一个人影。

“看来你与这个地方都见不得光!”艾德里德哼了一句。

“这就是我请你们来这里的原因……请坐吧,我最尊贵的客人!”

蜡烛点起来了。随着光线填满整个房间,艾德里德和麦林德惊讶地睁大了眼!这哪里是什么跳蚤窝,其装饰的奢华丝毫不亚于王宫!

在她们的面前,是用整块玉石雕刻而成的一张精美长桌,美轮美奂,无与伦比!桌上摆放的各式鲜艳欲滴的水果,有很多甚至连博学的麦林德和艾德里德也叫不出名字!

那人开始逐一介绍水果的出处。埃拉西亚本地的水果除外,有来自克鲁罗德的,有来自拜尔德斯的,有来自阿维利的,有来自布拉卡达的,还有来自泰塔利亚的……艾德里德和麦林德甚至还发现了失落之地独有的牛油果!

“你很有权势!”艾德里德叹道:“王宫里甚至都无法见到这么多的品种!据我所知,天下能有这样权势的人只有一个……告诉我们你真实的目的吧!”

“您已经看出我的身份了吗,艾德里德司令官?”

“如果我所料没错,你应该叫做霍山,盗贼工会或者是刺客联盟的首领!”

“您很聪明!”霍山点了点头:“看来这些水果的出处泄露了我的身份!”

艾德里德坐了下来,用小刀将牛油果切成小块,抹上食盐和蜂蜜,然后细细地品尝着:“我还以为这辈子再也无法品尝到来自失落之地的水果了……它能让我回忆起在失落之地修行的艰辛日子……”

“您错了!牛油果并不是失落之地特有的物种……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许多地方都盛产牛油果!”

“看来你很博学!”麦林德也细细地品尝着:“你的势力范围已经远远超过我们对已知世界的了解……”

“可以说,世界上任何有酒馆的地方,就会有我们的足迹!”黑影人得意地道。

“以你的真面目示人吧!”艾德里德用雪白的手帕抹了抹嘴唇:“那能让我感觉到你的诚意!”

黑影人犹豫了片刻,终于解开了围住面目的面纱。

“你!”艾德里德和麦林德立刻跳了起来。

“看来我吓着你们了!”霍山叹气道:“我能理解你们此时过激的反应……不错,我就是肯达尔的私生子,他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一个儿子!”

“你……你想干什么?”艾德里德的手已经搭上腰间的魔法杖。

“我身体里虽然流淌着他的鲜血,但他始终不肯承认我的身份!”霍山无奈地摇了摇头:“对于他来说,我是一个并不存在的人!”

“塞亚女王在即位之前,你们好像针对她进行了一次暗杀活动……也许是你们的那次行动彻底激怒了他!”

“那是我那位鲁莽的弟弟所为!”霍山叹了口气:“他的鲁莽行为不但害死了他自己,还有我的母亲……”

“说吧,你叫我们来,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我不会让那个贱人摄政的!她的双手沾满了我亲人的鲜血!”

这人口中所说的那个“贱人”,看来就是指太后了。

“我会将她从权力的巅峰上拉下来,让她也感受一下什么是彻底的失败!”霍山恨恨地道:“她会众叛亲离,惶惶如丧家之犬!”

“为此你想与我们结盟?”艾德里德问道。

“是的!只有我们双方联手,方才能挫败那个贱人的诡计!”

“你想得到什么?让天下人承认你是肯达尔的儿子,艾恩法斯特家族的合法继承人?”艾德里德反问道。

“这对我来说简直是一个奢望!”霍山摇了摇头:“我的要求很简单,既然我不能成为艾恩法斯特家族的一员,那就让我继承我母亲家族的衣钵,归还我那贱人用卑鄙伎俩所夺走的一切!”

“据我所知,你兄弟的叛国罪行已是铁案,不可能再翻盘昭雪……你母亲的爵位已被剥夺,所有的封地和财产都已经被没收……你必须凭借你自己所立下的卓越功勋,方才有可能重新获得爵位!”

“难道还有什么功勋能比让那个贱人失败更卓越吗?”霍山道:“大家的目标都是一致的,我找不出什么能让我们不结盟的理由!”

艾德里德沉默良久,方才道:“好吧……如果你能支持凯瑟琳公主殿下成功摄政,我们会给你想要的东西!”

两人并没有在暗室里停留多久。当她们再度行走在街道上沐浴着阳光时,方才长长地松了口气。

“这个人很强大,也很可怕!”麦林德说出了她对霍山的看法。

“盗贼工会的前任首领是一个老人,据说没有人能够打败他……”艾德里德点头道:“看来这个人最终击败了他,从而获得了霍山这个名号!”

“那是他们的传统……只有组织里的最强者才能成为霍山!”麦林德道:“我能感觉出来,他的目标远不止如此!”

“还好他现在暂时还不是敌人!”艾德里德忧心忡忡地道:“但我们跟他迟早会兵刃相见的,在国家利益面前,没有永久的朋友,也没有永久的敌人……”

“但我会永远站在你们身边……”

“您当然是个例外!”艾德里德笑了:“我们永远也不会忘记,您在埃拉西亚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伸出了援手!还有什么能比并肩作战的友谊更加珍贵的呢?”

“我之所以帮助你们,目的是想让世人们知道,女巫族并不邪恶!”麦林德道:“我们崇尚和平,崇尚正义,如果有人妄图破坏和平与正义,女巫族不会置身事外,而是勇敢地选择战斗!”(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