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木马上

方金花的叫骂,让路过的行人停下来观望,不一会时间,就围了好些人。

有人开始七嘴八舌的议论了,芸芸被方金花气乐了,用手拉拉吴子卓的衣袖,然后说道:“老公,你看,刚刚你对我说,遇到事情没有什么可怕呢,结果就来事情了。”

吴子卓冷眼看着方金花,他听到方金花骂芸芸时,他就想过去给她大嘴巴抽过去,听到芸芸的话后,怒气散了不少。

芸芸接着说:“别生气,让我来,你在边上看着就好。”

吴子卓拉着芸芸的手,说道:“这样的人,不用靠近。”

芸芸看出吴子卓眼里的担忧,他担心方金花出手伤到她,点点头说道:“我知道的。”

芸芸说完,转头对着站在不远处的方金花大声的说道:“站在对面乱说话的阿姨,这人呢,饭可以乱吃,这话呢,不能乱说的,我看你是人老了,眼神也不好了吧,才会在大街上乱咬乱叫。”

说到这里,芸芸转头对吴子卓说:“老公,你打110,我们要报警,遇到神经病一样的人在街上叫骂,还真是遇到鬼了。”

吴子卓听了芸芸的话,拿起手机打了110,面对这种拎不清的人,跟秀才遇到兵一样,没有什么好说的,直接丢给警察就行。

路人听到芸芸的话后,有人转头对方金花说:“老人家,你认错人了吧,话真不能乱说,你看人家都报警了,如果小夫妻不是真夫妻,他们还敢报警呀。”

方金花一脸笃定的说:“把她认错?她就是化成灰我都认得,我怎么会认错她。”

有路人问:“那她和你儿子结婚了?是领证了还是举行婚礼了?我跟你说,除了领证会有法律保护外,举行婚礼都不算的。”

方金花正要回答那人什么,结果她的电话响了,方金花忙着拿起手机接起来,“远秀呀,我在广场这边,我跟你说,我遇到景芸芸那个贱人和她那个野男人了,我不会让他们好过的。”

远秀听了方金花的话,吓得忙问道:“妈妈,你在广场哪里?我马上过来。”

方金花听远秀说要过来,以为多了帮手,忙抬头看看四周,说道:“广场东路这边,苏宁电器门口。”

杨远秀挂了电话,拿着包飞快的下楼,拦了辆出租车,说道:“师傅,快,送我到广场的苏宁电器门口。”

说完,远秀给杨远峰打电话,电话响两声,杨远峰接起电话:“远秀,什么事?我在上班。”

杨远秀着急的说:“哥,妈妈在街上遇到芸芸和一个男的,好像堵着芸芸骂呢。”

杨远峰一听急了,说道:“你赶快过去,把妈劝回家。别让妈妈伤到芸芸。还有,回家把我的事给妈妈说了吧。”

杨远秀点头道:“好的,我知道了,哥,你上班吧,我把妈带回家再给你电话。”

“嗯,好的,辛苦你了。”

方金花收起电话,对身边的人说:“一会儿我女儿来了,你们看看我是不是认错人了,我说了,她就是化成灰,我也认识。”

芸芸的方金花说杨远秀要过来,转头对吴子卓说:“等等吧,我到要看看那个杨远秀来了会怎么样?”

芸芸回过身来对方金花说:“阿姨,我想起来了,你儿媳妇刘莎莎是我同学,我和你儿媳妇一点都不像呀,你等等,我给你儿媳妇打电话。”

说着,芸芸拿起电话准备拨打,方金花以为芸芸要给刘莎莎打电话,忙阻止道:“你别给那女人打电话,远峰已经和她离婚了,她和我们家没有关系了。”

有好事的路人问道:“老人家,你不是说这个才是你儿媳妇吗,怎么你儿子又跟别的女人离婚了?你有几个儿子?”

方金花脸上有些说不出的尴尬,芸芸正好笑的看着方金花变脸,路边上停下一辆警车,从车上走下来两个警察,走到围观的人群里,一个警察问道:“怎么回事?刚才谁报的警。”

吴子卓举举手说:“我报的。”

询问的警察向吴子卓走来,另一个警察驱散着围观的人群道:“散了,散了,有什么好看的,赶紧散了。”

这个点是市中心位置,人群聚集影响很不好,所以报警后,出警也很快。

吴子卓把护照递给警察,简明扼要的把事情的经过交待一下。警察看了吴子卓的护照以后,明白了吴子卓的身份,做好登记好,把护照还给吴子卓。

随后客气的说道:“对不起,吴先生,我们会妥善处理好眼前的事。”

方金花见警察来后,又开始骂骂咧咧的撒泼,警察走到方金花面前,说道:“这位阿姨,你别在这里闹了,你看你,在这里乱说话,造成诽谤罪,引起那么多人围观,那么多人聚到一起,如果做出什么事了,就是扰乱社会秩序罪。我们可以把你带回警局,对你进行拘留的。”

方金花就一法盲,她以为警察吓唬她的,骂道:“你们就会吓唬我这老太婆,我诽谤她,我诽谤她什么了?我儿子为了她,把工作都不要了,去找她,她背着我儿子跟别的男人混,就是她不要脸。”

警察见跟方金花说不通,一个警察准备掏出手铐来给她铐上,然后把她带回局里。

杨远秀从出租车下车就开到这一幕,忙说道:“警察同志,等等。”

拿手铐的警察回头看着杨远秀,问道:“你是什么人?”

杨远秀回道:“我是她女儿。”

方金花见到杨远秀来了,大声的嚷嚷道:“远秀,你来告诉他们,这个女人是不是以前跟你哥,你看看,她现在背着你哥,跟这个野男人在一起。”

杨远秀忙阻止道:“妈,你乱说什么呢?哥哥跟芸芸老早就分手了,你别在这里乱说话了,我求你了,妈,我们回去吧。”

杨远秀说完,转身对芸芸和吴子卓鞠躬,然后说道:“芸芸,对不起了,请你原谅我妈,让我带她回去,好吗?”

方金花用力拍着杨远秀的背说道:“远秀,你做什么呢,你跟她道什么谦?”

,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