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男人下不了床的技巧

这个事情最诡异的地方就在于整件事情都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

“嗯?”很多人都盯着陈太龙。

经过了几天的调查,陈太龙忽然间揪住了一条线索。

殡仪馆,死尸,小女孩,连续三起极为古怪的案子。

有人说,不是两起吗?

殡仪馆闹的算一起,这唐宝两人之死算一起,那就整好两起。

不,还有一起,孙群瑛丈夫之死。

孙群瑛的丈夫在死之前究竟做了什么?

他们都是普通人而已,但是他们都搭上了唯一一条线。

那就是那个小女孩。

陈太龙翻开了一张旧卷宗,里面有关于一些当年失踪孩童的信息的新闻。

没有,完全没有。

只不过翻阅旧卷宗的时候,发现了一件离奇的事情。

这件事情自然就是我们开头所讲的那个老人的事情,如今读到这个事情的时候,陈太龙不禁还是一阵发麻。

“科学拯救生命!”

一张奇怪的报纸从那卷宗中弹出。

“寄生!”

不愿意死去的人,会将怨念传达给别人,那种怨念带来的是更多的死亡!

他们想活在生者身上。

陈太龙突然像是想到了一件恐怖的事情,他立即打了一个电话。

那个电话是打给他其中一个下属小林的。

“小林,你去中心医院帮我查一下,看一下五年前有没有一例生双胞胎却发生变故的……”

电话一头,那个小林不断地说好的好的,随即挂断了电话。

夜色凄迷,夜太过漫长,漫长得足够发生许多的事情了。

当夜的十点半,陈太龙手机响了。

是小林的电话。

陈太龙有一种微妙的感觉,总感觉这次会有些成果。

更{}新8o最快◎,上

“队长。”

“小林,怎么样啦?”

“查到了,查到了,没有错,当年确实发生过一例相当诡异的双胞胎在肚中互掐的事件。因而出生之后发生了相当恐怖的一幕,在那母亲将双胞胎生出来后,发现其中一个在笑,而另一个已经死去多时。”

“嗯?”陈太龙登时间就愣住了,他问道:“对了,还有那天案子查的怎么样了?”

“队长,报告昨天已经呈给了案情分析组了。”

“有什么重要发现吗?”

“这个嘛,跟这个案子没有多大的关系。”

“不管有没有关系,只要是线索,我们都应该重视,不能放过的,不是吗?”陈太龙严肃地说道。

“是的,我明白了,龙队。”

这时候的电话突然传出一段吱吱的笑声。

陈太龙吓了一大跳,“小林,怎么啦?你怎么在笑?”

“我没有啊!”

“那刚刚……”

“刚刚是龙队你在笑吧?”

陈太龙登时间一愣。

他的心陡地起了一个古怪的念头,“刚刚的时候,你听到了笑声?”

“嗯!”

陈太龙登时间一惊,“刚刚你听到的是不是像一个小孩子的……”

“吱吱吱!”

又是一段笑声。

“应该是线路不通吧?”

“早不出问题,晚不出问题,就在这时候出问题?”

“那……”

“别管了,你将你知道的告诉我吧。”

“好的,龙队,我有一点要说。”

……

李丹婷坐在小屋子里头,她黯然地注视着那面白得跟一张纸的墙,这时候的她忽然流出了眼泪。

有些时候,孤立无援是痛苦的。

忽然,她听到有什么躁动。

她怕得整个身子都蜷缩起来。

这是这个月的最后一天,也是最后一个晚上。

你只要熬得过这个月的最后一天,你就会没事了!

李丹婷想起了施老太太的话,这时候她整个人都平静了下来。

已经顺利地过了那么多时辰,她知道最后一个时刻绝对不会那么简单。

暴风雨要来之前,总是会很平静的。

她明白这一点,所以她才会恐惧,她这几天都不敢出门。

拒绝电话,拒绝工作,她拒绝了一切的社交。

越知道会死的人,越不想死。

或许……

没有或许!

这时候,那白刷刷的墙面突然流出了一些红色的液体。

还是来了!

李丹婷整个人都弹了起来,她离那面墙实在是太近了,近的都可以发生任何的状况了。

她的身子正在发抖,她害怕在那墙边会不知道跑出来个什么东西。

可是等她退后了两步以后,她有些后悔了。

因为这时候的她已经碰到了什么东西,那东西就在她的后面。

有一双手!

一双冰冷的手,正贴在了她的衣服上面。

“不……不要!”

她有些歇斯底里地尖叫着,然而那身后却一点声音也没有。

有一双白得跟那墙一样的手出现在她的裤腿以下,她想晕过去,但是她晕不过去。

似乎有什么力量正克制着她,它不允许她晕过去。

它要她看清楚这一切,而且是清清楚楚地看清楚这一切。

忽然间,一切又没了。

慢慢地,李丹婷很是恐惧地回头。

没有了,什么也没有了。

可是奇怪的是,就在她回头的时候,她发觉有一些冰冷的气息吹来。

“啊!”

月光射入窗户中,在李丹婷的面前,一个浑身阴白的女孩,就从她面前的门口走了过去!

是她!

李丹婷整个人都定在了原地,她这时候擦了擦眼睛,心里默默地叨念着什么。

而脖子上忽然又是一口凉气。

这时候,他扭回了一下头,结果……整个人僵住了。

一只满是鲜血的手,从墙面伸出!李丹婷时整个人瘫软在地上,想说什么,可却卡在喉咙里,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接着,一颗完全被浓密长发覆盖的头颅,也缓缓地从墙面露了出来……

那个小女孩的脸在对着她笑。

“姐姐!”

李丹婷喝道:“滚开,我不是你姐姐,我不是你姐姐!”

“姐姐,陪我!”

“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不想死!”李丹婷几乎要哭了出来。

然而那墙面上的手却不断地伸长出来,已经点到了她的脖子上,对着她那柔软的脖子上一掐。

李丹婷终于想动,可是这时候的她已经动弹不了,她觉得自己的腿就像是长在了地面上一样。

渐渐地,终于有了些血腥的气息。

她想,死定了!

李丹婷啊的一声。</br>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