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做爰性体图

最后一狱,残魂狱。

这一狱不同于恶灵,乃是上古大能们灵魂的安身之处,为了避免邪恶的力量打扰那些至高无上神的安宁,历代神皇都要保护这片地方。

由于这里阴气很重,总有些妖鬼喜欢在这里聚集,盘月所带来的大多数宇帝都在这里镇守。

只是此次天狱动乱,一些神灵魂被惊扰,若是没有好办法,这些神魂大怒,天狱就别想存在了,整个宇宙将面临花神级别的灾难。

韩新进入残魂狱,众宇帝很有礼的问好。

“各位前辈可有法子,这残魂狱乃是重中之重,我该如何?”

“神皇应奏响九歌,安抚上古神魂。文帝其实正是古老的神皇,所创九歌也正是为祭拜前上神。”

韩新到现在也只是学会了九歌中的八首,最后一剑用不出来,一点头绪没有。

琴棋书画四位宇帝来到韩新身边,帮助韩新领悟九歌。

五位在残魂狱的中心,用了百年的时间才领悟出了最后一首。

韩新站起身,将圣云剑插入大地。

“九歌,皇歌剑舞。”

“九歌,君屠天下。”

“九歌,山崩地裂。”

“九歌,音迷沉沉。”

“九歌,生死往复。”

“九歌,决而无生。”

“九歌,离破天净。”

“九歌,礼崩乐坏。”

“九歌,魂归故里。”

完整的九歌重现天狱,众帝开始了古老的吟唱。

韩新以神皇之姿,虔诚的祭拜上神,发出誓言,用生命守护天狱。

最后在所有人的努力下,残魂狱终于恢复如初,安抚了那能灭世的神魂们。

这最后一首歌谣,居然用了百年时间。

百年对寻常人来说是一世,但是对这些宇帝来说不过是一瞬间。

当韩新走出残魂狱,七大狱终于重归平静,在天狱中四散游荡的恶灵全部被关押。

韩新的女人们跟在他的身后,天狱兄弟纷纷归位,武云们不知该何去何从。

韩新笑道:“既然已经成就宇帝,那你们自然就属于这里,在这里呆腻了,就去暗夜长廊看看吧。就此一别,或许我们再无相见,保重。”

不等兄弟们说什么,韩新已经带着老婆们消失了。

一路走来,生生死死,互相扶持,感情深厚。

终于将天狱安定,大家也都成就宇帝。

天狱在盘月的治理下重归当年的盛况,下界的人飞升重归正常,再也不需要狱命,新的宇帝源源不断的补充在暗夜长廊中。

有了新力量的补充,天狱更加的稳定。

韩新离开天狱之后,整整三年的时间,到处寻找花神,终于找到了那片磁云。

只是花神和静儿就像消失了一般,没有了半点音讯。

这个时候,众女眉心的花印大放光彩,十四道彩光融合成一道巨大的蓝色射线,直冲到宇宙的深处。

先确定了众女的安全,韩新带着她们一同朝着那个方向飞去。

一行人感觉用了没有没多久时间,其实是经历了漫长的岁月,跨越了惊人的距离。

在茫茫黑暗中,一圈又一圈庞大的烈焰在燃烧。

花神带着失去神魂的静儿在中心等着韩新,这一大一小的美人,在整个宇宙中都找不到比她两更美的了。

韩新独身一人来到花神的面前,静儿在花神手中,他心中早就知道了。

只要花神没死,自己就救不出静儿,只能等到最后。所以当年只能无奈的不去追静儿。

“我来了,说吧,你到底想要什么?”

花神伸手...抚摸着韩新的脸颊,呼吸着韩新身上的问道。

“哈哈哈,我的神皇,终于等到你。我要的就是你的命,你的一切都要被我吞噬,这样我能拥有一切,再也不必受到道源的限制。”

花神与韩新是一样的,都在创世域诞生。只是韩新顺应道源,天生皇命,所有的一切都在保护他,出生便是天子一般的人,成长又能成就天父,挣脱道源,成为宇宙中至高无上的皇。

但是花神生在创世域最黑暗的地方,力量强大,但是毫无人性,韩新尝遍酸甜苦辣,历经千难万险,从人到神皇,是完整的。但是花神不同,她没有经历这些,只是凭借自己的想法,肆无忌惮的祸乱宇宙,她是注定要被消灭的,但是花神也有办法,成为韩新一样的存在,那就是吞噬韩新,吸取他的神皇之魂,夺走他的一切,加以炼化,那么花神就会很轻松的成就至高无上神,道源对她也无可奈何。

四周的烈火烧的很凶猛,韩新淡定的说了一句:“我走到今天,就是为了被你吞噬?”

花神将手放在静儿的头上,韩新想动,却发现静儿早已和花神命命相通。

以静儿为圆心,外面十四个女人被吸收了进来。

此时终于明白了那花印诅咒是什么了。

十五个女人变成了透明,绽放着光彩的花,漂浮在哪里,一朵朵美得醉人。

幽兰,凌薇,瑾萱,静儿,曼柔,忆寒,洛娆,段涵,伊娜,团子,薛儿,若云,月娆,秦嫣,琬妍。

兰花,牡丹花,梅花,雪莲花,玫瑰,荷花,月季,梨花,三色堇,星辰花,六月雪,花烟草,月光花,兰花楹,昙花。

花神单手一转,十五多花在她手心旋转。

“看看,多美,花会开,自然会凋谢。你以为我给你这么多时间成长到与我一般强大,会不留后手吗?”

此时,这些花在抗拒花神,意图告诉韩新,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这花神是杀定了。

花神挑眉看着韩新一笑:“怎么?想跟我同归于尽。怕是你没有那个机会。这些花我轻而易举便可以撕碎,她们一死,加持在你皇脉中的种种力量就会全部消失。你没有机会。”

韩新心中想着无数的办法,只是没有一条能行,活也不对,死也不行,无奈,一路与命运抗争,死磕。

不能习武,我承受狱戒之痛。不愿伤与我有缘的女人,从躲开,再到用生命去爱护。兄弟情深,一路相伴,成就宇帝,震铄天宇。

难道,我他么这一路走来就是为了被你吞噬,成就你个不人不鬼的东西?(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