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快点亲爱的别停

比起李旭杀人以及李红帅偷伐建木,姜泽宇公开播放限制级录像的行为,并不算太大的过错。

牛鸿飞为了讨好姜泽宇,在做完笔录,象征『性』地做了一番批评教育后,便告诉他可以回家了。

怕影响不好,姜泽宇并未直接离开派出所,而是在已经住习惯了的拘留室睡了一晚上,第二天才乘坐经过镇上的通勤车,悄悄回到姜家庄。

当然,在离开派出所前,姜泽宇又留下一张存有十万块的银行卡给了牛鸿飞,美其名曰罚款,实际上是给牛鸿飞的好处费。

牛鸿飞稍作推辞,便将其收下,心里高兴得不行。

对他这种在乡镇工作,待遇极低的民警来说,十万块绝对算是一笔巨款。

经历了小广场的血案,整个姜家庄都变得比以往沉寂了不少。

老人们足不出户,几个经常在村口玩耍的小孩子,也都被各自家长喝令禁止出门,直到一个月后,这种情况才渐渐恢复过来。

姜氏『药』谷『药』田的维护工作,并不需要姜泽宇『操』心。回到村子后,他专注于在后山划分那头孟加拉虎的活动区域,并采购搭建铁丝防护网,构筑微型自然保护区。

另一方面,未免有些村民动歪念头,姜泽宇又托动保办公室主任斯庆的关系,请来了植保办公室的专业人员,在姜家庄的周边村落,展开了一场为期数日的普法宣讲活动。

物以稀为贵,建木打造的家具或是工艺品虽然能卖出好价钱,但是姜泽宇并不打算踩在高压线上赚这个钱。

在他看来,只要这几棵建木在姜家庄的后山存在着,就是一座巨大的金矿。

建木的噱头可比那头孟加拉虎大得多,等日后的旅游度假山庄建设起来,绝对能够吸引更多的游客。

在普法活动进行的同时,姜泽宇又抽出时间,召开了一场姜氏『药』业的全体员工会议。

因为那天发生在小广场上的惨剧还在村民们的心中留有阴影,所以姜泽宇便把召开会议的场所选在了自己家。

不同于在后山开荒的时候,那时姜氏『药』谷的工人上千,而现在,算上冯汉威等高级员工,也就一百人左右。

当然,即便如此,成员上百名的公司也算不小了,尤其还是在农村。

姜泽宇家上次翻修院墙时,还是在八年前,院内面积不大,容纳五六十人已经是极限了,最后胡同里还堵得水泄不通。

没有办法,姜泽宇只好翻身登上院墙,这样起码能将院子内外的人全部照顾到。

开会演讲什么的,姜泽宇早已经驾轻就熟,话筒接好了电后,他没用冯汉威递上来的稿子,直接对下面的员工们说道:“大家静一静,马上就要天黑了,有些人可能还没吃晚饭,咱们尽量长话短说。”

“小宇,你有啥子话,让小芳姑娘在明天上班的时候跟我们说,不就行了嘛?”

见证了不久前老李家家破人亡的惨剧,村民们凑热闹的热情远没有过去那么高涨了。

很多人都脸『色』严肃,似乎无心去听姜泽宇的发言。

“当然不行,今天要谈的事情,可是非常重要的。”姜泽宇有意抬高了嗓门道。

说着,他拍了拍手,就见冯汉威和李炫君二人,抬着一个不小的瓦楞纸箱,从姜泽宇家的客厅内走出。

瓦楞纸箱里,装的是那天在公司高层会议上讨论整理出来的,姜氏『药』业的新版公司条例。

“大家都知道,不久前,咱们公司发生了一起工作事故,这个结果,是任何人都不愿意看到的。”

姜二雷的家和姜泽宇的家都在同一条胡同,虽然姜至高现在由李依航照顾,家里已经没人住了,但姜泽宇为了照顾大多数人的心情,并未具体提及事故死者的名字。

反正村民们不用他多说,各自也都能明白。

“虽然事后证明,这起意外是李红帅在后背搞的鬼,但是那几名员工如果能够严格遵守公司的规定,也同样能避免惨剧的发生。”姜泽宇继续说道。

“因此,金经理和公司的众位高层们,彻夜整理出了这本新款的公司条例,每人一本,不用交钱,但是切记不许弄丢。”

姜泽宇说着,伸手指了指瓦楞纸箱里整齐叠放的小本子,同时,冯汉威和李炫君也开始为员工们发放。

见一些村民接过手册后,随手便铺在屁股底下当成了座垫,姜泽宇不禁眉头一皱,语气也变得不善起来:“咳咳,我再强调一下,这本册子和那天分发给全体村民的动植物保护文件可不一样。”

“不仅要阅读,还要定期考试,谁不重视,就可以卷铺盖回家了,反正这份工作有的是人抢着干。”

听闻此言,下面的公司员工们立刻炸开了锅。

“不是…小宇,俺们可都是兢兢业业,从来没犯过错啊,你这是什么意思?”

“对呀,我儿子的小学算术我都教不了,考试不是要我的命嘛。”

……

听着台下员工们的连声抱怨,姜泽宇脸『色』镇定,目光迥然,没有一丝动摇之意。

他就这样一直保持着沉默,等到众人主动安静下来,这才开口说道:“没有轨迹,不成方圆。大家可以打听打听,就算是在省城打最辛苦、最累的工,我们这些没有文凭,没有专业技能的农民,最多也就是和我开出的工资,处在同一水平。”

“如果连这点要求大家都觉得不合理,是不是有些不讲究了?或者说,是不是有些欺负人了?”

姜泽宇语气之中并无怒意,言语内容也表达得阴晦委婉。

然而不知为何,此言一出,下面的众人都不由觉得脊背一凉,隐约间,甚至感到连呼吸都有些吃力。

势如猛虎,不怒自威!

“大家觉得我说的有没有道理?”姜泽宇顿了顿,环顾四周问道。

员工们都纷纷点头,没人做声,但是也无一人敢出声反驳。

与此同时,就见刚才那些把公司条例当成座垫的人,也都主动把弄皱的书页捋顺平整。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圣手仙医(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