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快穿做任务高辣H

青州。慧云港。

看着金国联邦政府军最后一艘军舰驶出内港,慧云港水军大校戴军才算是松了一口气——慧云港几万人的性命,算是保住了。

“元帅大人,今日天气很好,是回程的好日子。”

“九头蛇”总参谋长鲁道利·格拉奇波塔站在船头,一边吃着最爱的豆糕,一边喝着热茶,吹着海风,看上去十分惬意。

“鲁道利,你的心情很不错呐。”金国联邦政府军元帅,“金犀”元帅奇奥拉·梅瑟夫转头说道。

“唔……”鲁道利吃着豆糕,吐字有点含糊,“这次远征如此顺利,甚至超出了我的预期,我们以最小的损失,换来了最大的利益。”

元帅奇奥拉点点头,“不过伯尼大人似乎很不满。”

“无妨,伯尼大人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毕竟,王文泰将军活不长了。”鲁道利说。

“可怜的王文泰……我倒是挺好奇,伯尼脾气硬得像石头,你是如何说动他撤军回程的?”奇奥拉问道。

鲁道利喝了一口热茶,又拿起一块豆糕咬了一口,“在下并没有向伯尼大人说什么,这都城国君已经公告了王文泰犯了叛国罪,被处死是板上钉钉的了,而落英州方面,据说正举兵反抗都城,这下恐怕岁东国要乱一阵子了,正是我们撤军最好的时机,将来岁东国被金国收了,落英州就是他波尔蒂卡家族的属地,伯尼大人虽然脾气硬,但这其中利弊,他还是掂量得清楚。”

“辉煌了百年的世界三大诸侯鼎立局面,很快就要被打破了,那就先从凤山王氏的陨落开始!”奇奥拉看着茫茫大海,“世界要变了,我们就等着坐收渔利吧,哈哈!”

“哼哼,别忘了,还有很多好戏等着上演”。总参谋长笑道。

落英州。绿谷关。

大元帅陈飞虎率领的五十万大军,已经来到了落英州关外。

落英州陆军两大将军赵金和彭新,早已等候在绿谷关城门外。

“落英州陆军左将军赵金、右将军彭新,拜见全军大元帅!”

陈飞虎看了看二人,便知都是极其厉害的角色,将这二人同时安排在绿谷关,孔氏与都城对抗的决心可见一斑。

“孔夫人身在何处?”陈飞虎在马上问道。

“禀告大元帅,夫人在落英州城中府上。”赵金回道。

“哦?那你二人在此,是迎接本帅,还是要阻拦本帅?”陈飞虎问道。

“禀告大元帅,在下二人只是奉夫人命令,严守绿谷关,在没有得到夫人指令前,在下不敢放任何人进入落英州。”赵金回道。

“凭你二人,能拦得住本帅?”陈飞虎虎目一瞪。

“自然是不能。”赵金抱拳说道,“但职责所在,必定万死不辞。”

“呵呵呵,”陈飞虎听了笑道,“二位将军都是难得的人才,本帅也不想为难你们,来此之前,本帅曾去狱中见过文泰,除非万不得已,本帅不会轻易攻打落英州。”

赵金和彭新听了,深感意外,向陈飞虎抱拳谢道“在下便替将军和夫人谢过大元帅了。”

“别急着谢我,”陈飞虎说道,“本帅既然奉君上旨意,领军前来,则此行无论如何,是要收回落英州的,只是早晚而已,决议全在你们夫人和王氏后人,本帅现在可以退后三十里扎营,但你们必须领一人去城中见孔夫人。”

赵金二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向陈飞虎回道“请大元帅明示。”

“王大人,请到前方来。”陈飞虎叫道。

赵金二人正狐疑着,见陈飞虎身后的军中,慢慢走上来一个人,神情落寞,目光飘忽。赵金二人定睛一看,此人正是王文泰的大哥,当朝中书令王文彧。

“在下拜见王大人!”赵金和彭新同时向王文彧行礼道。

王文彧并没有立刻回二人,只是站在陈飞虎旁边沉默不语。

“你们即刻领王大人进城,王大人有要务在身,是吧,王大人?”陈飞虎在马上说道。

王文彧没有回答,垮着脸,喉咙里哼了一声,便算是应了。

“记住,本帅有言在先,三日后,若你们仍要拦着本帅,便休怪本帅不客气了。”陈飞虎说完,又看了看王文彧和赵金二人,便调转马头,向身后大军发令道“所有人听令,退后三十里扎营!”

看着陈飞虎领军退后,赵金二人向王文彧请道“请王大人随在下进去吧。”

王文彧始终不发一言,进了绿谷关后,在赵金的安排下,坐上了马车,由一位大校护送着,直奔落英州城去。

王文彧自从去都城做了官后,便少有回落英州的机会了,上次回老家还是三年前。坐在马车上的他,一路掀开帘子看外面,让他觉得既亲切又陌生。亲切的是,这毕竟是生养他的故乡,陌生的是,三年没回,故乡许多地方,又变了模样。那走在路上或田间地头的百姓们,多是一副满足的表情,想来王文泰在治理发展落英州上,的确是耗费了巨大心力。看着看着,王文彧心中不免又升起悲戚,竟然在马车中独自垂泪起来。

马车走了约两个时辰,在落英州城内的王府前停下了。王文彧走下马车,看着眼前这无比熟悉的“家”,忽而变得踟蹰不前,甚至大有不敢走进去的恐惧了。

“王大人,请进。”

王文彧在王府大门外徘徊不定,那随行的大校则在一旁催促,王文彧摇了摇头,叹息一声,抬脚走进了府中。

进去自然不需要人来带路,王文彧径直向厅堂走去。刚走了一半的路,王关吉便在十步开外叫大伯,然后快步走到王文彧跟前,说道“大伯,我正要去外面接你,你就到了。”

王文彧没有停步,边走边问“我们到厅堂上说事,你母亲现在何处?”

“正在厅堂等候大伯。”

“好。”

二人一道,快步走到了厅堂门口,孔玥如正坐在堂上,见王文彧到了,便站起来行礼道“大哥,这边请坐。”

厅堂上还有王关吉妻室谢无双、王炎九和王千崇也在,纷纷起身向大伯请安,王文彧一一向他们点头回应了,正要坐下,又听门外响起了百鹤妙华的声音“大伯,大伯!”

声音刚落,妙华和三哥王坤平转过门来,小跑着进了厅堂,孔玥如招呼道“妙华,大伯刚到,你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

“大伯,我父亲现在怎样了?是否安好?几时能回来?”妙华径直跑到王文彧跟前,便是一连串的问题。

王文彧听了,不知如何回答,幸好孔玥如又招呼妙华“妙华,你过来!让大伯坐下喝口茶再说!”

“不!大伯,你快说,父亲他还好吗?”妙华拉着大伯父,不依不饶,眼神中满是焦急与期待。

“这……”王文彧一时语塞。

“妙华!”孔玥如大叫一声,“你安静点!”

王坤平也在一旁拉妙华,“妙华,大伯这次来,就是要说父亲的事,你莫急,到一旁坐下,听大伯如何说。”

妙华眼中已经噙着泪,翻起眼皮又看了一眼大伯,才不甘心的撒了手,随着三哥一同到旁边坐下了。

厅堂上一下子变得十分安静,让在场的人都感到不同程度的尴尬,但似乎又没有一个人愿意去打破这种安静,接受那已经到来的现实。

最终,还是孔玥如先开了口。

“大哥,你为何会随陈飞虎一起回来?”

。(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